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五回战-2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早上 

保健室


——我失去意识多久了呢?


昨天,我在竞技场被尤里乌斯袭击,

然后被光包围,接下来的事就没有记忆了……


这时,呆呆的头脑中

似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

没问题,身体能动。


虽然好多地方都在犯疼,

不过,我还活得好好的。

我坐起身,睁开眼睛——


拉尼:“早上好,白野同学。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昨天从竞技场强制传送之后,你就一直在昏睡。”


我从客户端上确认了一下时间。

确实,已经过了一天了。


对了,昨天我在竞技场被尤里乌斯袭击的时候,

拉尼启动强制传送救了我。

因为这场冲击,才导致我睡了一整晚吧。


“幸亏那里是魔力浓厚的地方。如果不在那里,就没办法强制传送了。”


也就是说,不幸中的万幸吧。


对了,割入回路——


回路有在顺利运作吗?


“割入回路中的魔力在良好流通中。这样一来就可以供给魔力了。”


听了拉尼的话,

我放下心来。


在这个时间点找到了

令Caster回复的救命稻草,

完全可以说是运气太好吧。


“那个……你能稍微闭一下眼睛吗?”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我还是按拉尼说的闭上了眼睛。


“……请保持一会儿。”


如此说着的拉尼

声音近得奇怪啊。

就在我正这么想的时候,唇上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一触即撤。


——?

这也是为了给Servant供给魔力

的手续之一吗?


“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

……刚才,我在你和Servant的契约关系之间,流入了我的割入程序。

这样一来,就可以由我来给你的Servant供给魔力了。”


就在我确认发生了什么、

确认唇上残留的余韵的时候,

拉尼突然红了脸颊,背向我。


“我没关系。因为你是我的主人——不、我的朋友。

接下来,由我给你的Servant建立魔力供给的仪式就行了。

这个就交给我,白野同学请在傍晚的时候再过来。”


啊——不能再让拉尼

为我大费周章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

我也想帮忙……


“……不,那倒是没有。比起这个,请答应我……一个愿望。

那个……仪式会在保健室里建立……请不要偷看。”


不要偷看……?

对哦,如果打搅她专心就不好了。


就先按她说的,

等到傍晚吧。






傍晚

教室


我看了看客户端,

时间并没有过那么久。


我身旁空无一人,

对此,我稍稍有点不安。

也许是因为这里是战场吧。


在拉尼告诉我完事之前,

先去图书馆待着吧。


还是说——

心血来潮的去保健室看看呢……





保健室


间桐樱:“啊,岸波同学……拉尼突然来到保健室,把我赶出来了…

到底在做什么啊?我难得有个…可以待的地方……这么一来,连药都不能提供了……”


虽然被嘱咐过不能偷看……

可我是Caster的Master啊,

当然在意得不得了。


那么,现在应该——


【废话,不确认一下算什么Master啊。】→

【不行不行,还是先忍忍吧。】


可不是嘛。

不确认一下算什么Master啊。


我把手搭在门把上的时候,

稍稍有一股电流通过的感觉。


我悄悄地拉开一点门。

往里面看……


Caster:“呵呵呵,我才不会输呢……”


拉尼:“在这种状态下…竟然还能…太…太不合理了……啊…”


——看不太清楚。


现在要怎么办呢……


【再拉开…再来拉开一点点……】→


当我把门再拉开一些的时候,

难以言喻的芳香刺激着我的鼻腔。


甜甜的,

像是在刺激着脑海深处似的。


还有——


这、到底是——


拉尼:“欸……啊……是谁……啊………”


伴着炫目的闪光,我全身麻痹了,

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


怎么说呢,冲击很强烈……

不过,那个瞬间我看见了细长的腿——


拉尼:“这可不行。请再……稍等片刻。”


(白野被赶出去了)


惹拉尼生气了。

可是,她那腿…到底在…


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

下次再偷看的话,就不止是麻痹的程度而已了。


到图书室之类的地方,

打发一下时间吧。


间桐樱:“……呵呵呵,才这种程度就慌成那样…拉尼同学还真可爱啊。

如果是我的话…会更加…呵呵呵。”


——怎么回事?!

樱的样子和平时不同……


看起来有点可怕,

我还是悄悄离开吧。





图书室


我决定在拉尼来联络之前,

先在图书馆打发时间。

时间可是有限的。


我想着至少要用这时间找到点什么,

望向了书架。

忽然感觉到旁边有人在看我。


“你好。”


突然被人搭话了。是雷欧。


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想趁现在,和你好好道别。我听说你下回的对手是我的哥哥。”


哥哥——?


难道是尤里乌斯?


“咦,你不知道吗?我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不过,这个事实和哥哥参加圣杯战争,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单纯的在执行护送哈维下任当家的任务,才来到这里的。”


……那么,

道别又是指什么?


“你赢不了哥哥。所以,我来向你告别。”


……还真是斩钉截铁啊。


我和尤里乌斯确实在力量上相差甚远,

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打算输,


“仅有意志是不够的。这就是现实。你和哥哥的战力差太明显了。”


就算是这样,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胜负呢。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


“是吗……说的也是。他也不是绝对的。真是的,真如你所说。”


雷欧静静地点头。

轻轻的,仿佛在怜悯着无法成为天的凡人一样。


这股肯定不是给我的,

而是面向他的哥哥尤里乌斯的——

我如此想到。


“若是上天的意志,就算是哥哥也不可能违抗吧。

真出现这种情况再说吧。虽然我还是认为,这回的胜者是哥哥——

如果哥哥输了,那就当做是他运气不好吧。他只是单纯的、运气不好罢了。”


对血亲的想法

还真是冷淡啊。


难道雷欧他

没有期待尤里乌斯的胜利吗?


“不。我没有期待哥哥的胜利,这不是王者所为。

虽然冷淡,但在我的心中,他的胜利不可动摇。

他的努力是他自己的东西。即使无法传达给君主,那也和君主毫无关系。

不管怎么说,期待毫无意义。因为最后,从这场战争中胜利的也只会有我一个人而已。

总有一天,哥哥也会被我打倒。现在期待他一时的生存,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若是有什么救赎的话,那就是:他的死不是毫无意义的。

哥哥为了让我统治世界,而成为了基石。这对人们来说是不可动摇的成果吧。”


这就是雷欧的思考方式……

注定君临世界的王者的思想——


“那么,我该做的都做了。我就此告辞。

我曾想像你这般,作为一个人来与人对话。

既然你坚信这不是最后一次对话,那么,我便不和你告别了。

如果有机会,我定会再见。那么,再见了。”


和现身时同样,

离去时的脚步声也充满了威严。


不必雷欧提醒我也知道,

我和尤里乌斯的战力差是绝对的。


但是——

我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的。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


〖魔力供给平安结束了。Caster应该已经没问题了,我们在一楼汇合吧。〗






走廊


“白野同学。”


按照指示,我来到一楼,

拉尼已经等在那里了。


她的身后,我家Servant也在。


“啊!主人!请看,我完全恢复精神了!”


我呆呆地看着Caster的笑脸。

她的脸色完全变好了,

看起来不需要担心了。


然后,我将视线转向拉尼。

她不知怎的看起来非常疲惫。

魔力供给,是这么累人的事吗——?


“不、没什么——我没事。但是……Caster…真厉害啊。

总、总之,Caster的魔力已经不需要担心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话说回来,刚才那股甜香……

你们到底在保健室里做什么啊?

也许能作为将来的参考,请告诉我。


“你想知道吗?我觉得Caster应该更懂…”


“我可没想隐瞒哦,我对主人是绝对服从的。来吧,主人!现在就开始也OK哦。

啊,但是说不定会惹了不得的人生气呢。那就把本体的电源拔掉之后,我再偷偷地告诉主人吧…呵呵呵…”


本体?!电源?!

到底在说什么?我一点也没听懂。

总觉得触发了了不得的展开……


“又来了又来了…主人这个乱战黄色痴汉~!”


“比起这个…白野同学。我都那么郑重地告诉过你不要偷看。”


这个……作为一个Master我也很在意嘛。


“唉,好吧。不过,那个程度的攻击还算轻的。如果你再往里侵入的话——

说不定会对大脑造成严重的破坏。毕竟是对敌对策。”


……拉尼……真是可怕的孩子啊。

幸好我没有再开门。


不过,总而言之,

向拉尼道谢吧。

她的眼神都累得这么没有光彩了。


“没什么,不必道谢。我的位置也并没有那么大的负担。

不过,我也有点累了,我今天就先休息了。”


谢谢。

我说着,目送拉尼离开。


在她离开之后,我想起

尤里乌斯和他的Servant压倒性的力量,

不由得胆寒。


如果不想想办法反戈一击的话,

我就得变成这个电脑世界的灰烬了……


“请放心吧,主人。我不会再在主人面前露出那等丑态了。

确实,Caster的职介有弱小的一面。不过,我们也可以据此制造陷阱。

腹中藏刀的Caster可是很多的哦。

总之,就让那个Servant好好尝尝,我的咒力到底有多可怕吧!”


尤里乌斯:“……这还真是有胆量啊。完全不像刚刚还一副濒死样子的家伙会说的话啊。”


完全不愿想起的、

冰冷又锐利的杀气——


回过神来的时候,尤里乌斯就在旁边了。


“啊!终于出来了啊你这冒牌教师!

作为你让我吃大亏的谢礼,我要暴露你的一个秘密!

那个透明Servant的攻击,是基于阴阳螺旋的反气功——七窍喷血的毒血对吧?

那是体现宇宙真理的中华武术。你的真名,就是哪个见鬼的拳法家吧!”


???:“呵——呵呵呵呵呵!唔呣,不错嘛!

不错,这次的对手当真不错。就让吾之手粉碎你的四肢,就让吾之足碾碎你的斗志。

哎呀,这股愉悦感就像再怎么老都戒不掉的恶酒啊,尤里乌斯哟!”


“……我没兴趣享受杀戮。工作就要简单快速。”


???:“是吗?只有这一点我们无法相容啊。那你呢?享受战斗吗?”


“别把我跟你混为一谈!

这、这个嘛,我也许有点享受吧,但这是两码事。甜食只会消化在别的胃里!

我家主人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不可能跟你合得来的!

可话说啊……你的拳法都达到这等境地了,竟然是个暗杀者。

真是的,完全无法理解!”


???:“呵呵,被你说到痛处了!唔呣,我的道确实与大道相差甚远。

但是,诸多老师也曾说过,这也是武道的一种末路。也就是说,毒手也是一种真髓。

武道修行的尽头是死亡?还是濒临死亡的前方是武道?唉,不管是哪种都没甚差别。”


“啊啊,那你这又是啥?这股烈火般的杀气?!

请小心,主人!这家伙打算在这里开战!”


真没办法。

这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全力应战吧——


“等等——”


言峰的一句话,令现场的空气立刻冷却下来。


就在这一句话中,

有着如此的凝重和严肃。


“你们也知道吧,系统禁止在学校开战。

如果你们要当做不知道,视管理为无物、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战的话,那我也不拦着。

你们若要继续,那么双方都会受到相应的处罚。好了,你们怎么做?”


尤里乌斯:“…………”


???:“我不在乎。你也是如此吧,尤里乌斯?”


“……不,我没兴致了。我们走,我可不想为了杀这种程度的家伙而降低数值。”


???:“……呣,真没办法,你说的也有道理。确实,在这里开战也太无趣了。”


尤里乌斯走了。

在他的身后,那个不见身影的Servant想必也走了。


“你们也要去竞技场对吧?那你们就在那里尽情较量吧。”


如此说着,言峰也离开了。


接下来——


Servant恢复正常,我也可以放心了。


现在就按言峰说的,

照常探索竞技场也没什么问题吧。


没时间止步不前了。

去竞技场吧。





竞技场


“呣呣、这是……敌人就在附近呢。好不容易恢复好了,今天就复仇去吧。

呵呵呵,我一定要让那张阴沉的脸变色。”


(小玉补魔之后……开放了一些新语音。)


“两人一起出门呢?”(进入竞技场语音)


“主人,敌人来了!”(遇敌语音)


“来吧,Master。火速地干掉它吧。”(战斗开始时语音)


“觉悟吧!”(战斗开始时语音)


“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爱的力量吧!”(有利时)


“重新来过吧。”(战斗结束时语音)


“漂漂亮亮地击退敌人吧!”(战斗开始时语音)


“我感觉更加有劲了!”(白野加血后语音)


“那么,就此别过吧。”(战斗结束时语音)


“我开动了~”(战斗开始时语音)


“呼~我都差不多想喝茶了。”(战斗结束后语音)


“好~我还能再加油喔。”(白野加血后语音)


“差不多该结束了吧。”(有利时)


“有句话叫一文钱压倒英雄好汉哟……不过这是真的吗?”(开宝箱时语音)


“Master,请下令。”(战斗开始时语音)


“奢侈即是爱!我最喜欢值钱的东西了!”(开宝箱时语音)


“好,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开宝箱时语音)


“啊啊真是的……烦死了!”(战斗开始时语音)


“Master,我一生都会追随你的!”(战斗结束时语音)


“真是一番苦战啊。”(战斗结束时语音)


“Nice指挥,主人!”(战斗结束后语音)


(白野前进一段时间后,遇到尤里乌斯)


“……真是越来越难以理解了,竟然敢大张旗鼓地攻过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们间的实力差吗?

到了这等地步,已经不能说是不理解,而是令人不快了。就像碾死虫子一样杀掉你吧。”


“你说得倒是轻巧,上一次不是因为偷袭才成功的吗!不会奏效第二次了!”


???:“挺能说嘛!尤里乌斯哟,这里就让老夫来放手一搏吧?”


“…………也是啊,总不能让你在后面的六回战上玩。随便你吧。”


???:“唔呣、谢了!那么小姑娘,看在你的勇气的份上,我们来打个赌吧!

由我出招的时候,我让你3个回合。你能捕捉到我的身影就算你赢,怎么样?条件不错吧?”


“用不着3回合。你这高傲劲儿,我马上就让它折在这里。就算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们的!”


???:“好吧,那就放马过来吧!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暗杀拳吧!”


(白野主从和尤里乌斯主从发生战斗)


???:果然顶住了啊。看到了吗尤里乌斯?这些家伙们,是你所说的小兵吗?


“…………”


总算是设法挡下了攻击。

尤里乌斯的Servant就如战前所说,

只是发散性地还击,

可是他的每一个攻击力道都在加重,

如果被打中的话,肯定会受致命伤吧。


“竟然完全看不见身影……还真是…稍稍有点服气了呢。”


Caster虽然顺利躲开了,

然而,为了躲避不知会从哪里攻过来的、

足以造成致命伤的攻击,Caster看起来很疲惫。


如果没有系统的介入,

我们大概已经惨败了吧。


???:“暂停了啊。好吧,那今天就先收手。

下回就在相应的地方开战吧。在此之前,你就尽力积蓄力量吧。”


Servant说着:我很期待喔。

然后便消失在黑暗里了。

尤里乌斯追上他,

瞥了一眼我们后,也消失了。


“要是能看见身影,说不定还能想想办法……总之,不想办法解决掉那个可不行啊。”


是啊,那个让尤里乌斯的Servant

透明化的能力。


如果能找出他的真身、想办法打破的话,

胜利也就没那么难了。


准备时间还剩3天。

在这个期间,一定要找出办法——


(白野得到暗号键)


“非常抱歉,主人……因为我的错,导致探索被推迟了……”





晚上

自室


“能看破一项那个Servant的技能,我们也算是有收获呢,主人!

可是,看不见身影,果然还是很难办啊……

明天再去想对策吧,主人!”






早上

教室


不见身影的Servant——


丹卿的Servant虽然也能隐藏身姿,

但是这一回的英灵,

似乎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手段。


再加上,Master之间的差距也很大。

我再怎么垫高脚尖也够不着尤里乌斯的水平。就是这么艰难的战斗。


Caster虽然恢复了,

但即使如此

她想挡住对方的攻击也并不容易。


如果不打破那个透明化的能力,

想必根本无法比试吧。


::第二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二层取得。


仿佛是看透了我焦躁的心似的,

客户端发出了暗号键的生成通知。


……我能在时限之前解除掉那个透明化的能力吗?


这是让我们和对手刀剑相交、

让我们登上决斗场的最低条件。


首先,来想想对策吧。

如果是拉尼的话,也许能想到什么好主意。





三楼走廊


“早上好,白野同学,Caster的身体怎么样了?”


魔力的流动很顺畅。

她在这方面已经毫无问题了。


——但是。


正因为Caster的咒言打不中

尤里乌斯的Servant,

所以我非常担心。


“你脸色不好……难道…进展得不顺利吗?”


我的表情这么明显吗?

拉尼以担忧的表情看着我。


不对,不是这样的。


因为看不见尤里乌斯的Servant,

好不容易碰上了机会,也什么都没做到。

这都是因为我自己能力不足。


“——看不见身影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的职阶应该是Assassin吧。”


这还不能确定。

我们看不见那个Servant的身影,而他却能从我们察觉不到的地方

放出足以打散灵魂的攻击。


至少能捕捉到身影的话,

我们也就可以回击了。


“原来如此。对手能使用身影透明化(Translucent Sense),这是个很棘手的技能。这么一来Caster会很难战斗。

首先,要确定这个技能的形式,才能树立对策。

他是使用了特殊的装备使身体和周围同化……还是用的魔术?或者说气息切断?

可话说回来,对方是英灵。有什么更特殊的手段,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些个能力

总不能一个一个地去试。


总之,就先从前三个可能性开始找吧。


“……………………”


……?

当我从思考中抬起头时,

拉尼正以严肃的表情注视着我。


看她的表情,

她并不是在思考如何和尤里乌斯作战。

因为她的目光中有着疑惑和温柔。


她是在……担心我吗……?


发生什么了吗?


我如此问道。

然后她微微深呼吸了一番,

再正式地转向我。


“——是的……啊、不对,我这里没有发生什么。

倒不如说,该担心的应该是你……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但是,我果然还是不想对你有所隐瞒。

……所以,我决定告诉你。白野同学,我以前说过,要去找你和身体之间的链接——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没有所谓的链接。你的记忆,从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


——。


我一瞬就明白了。

对我自己而言也很稀奇,我一瞬就理解了

她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原以为你的链接被破坏了,但其实不是。

别说是过去的记忆了,在圣杯战争发生以前,你根本没有身份认证。

我并不是在说你没有和肉体间的链接,而是,你本来就没有肉体。你从未作为一个人类生存过。”


——原来如此。

我没说出口。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惊讶。

只是漠然的觉得:果然如此。


比起这些,

我现在应该感谢她那份不愿意伤害到我的温柔。


“……这里的NPC们,是Moon-Cell以地上的人类为参考、而再现出来的AI。

你也是这样的存在吧,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怎样的Bug,你获得了成为Master的资格……

还是说,你也许是Cyber Ghost(电子幽灵)……你的肉体虽已死亡,但作为灵魂的复制体,你得以留在网路内。

……无论如何,你不能被定义成一个生命。又或者说,你是无法称为生命的命。”


一边说着“原来如此”一边点头的自己、

以及咬牙切齿的自己,不知为何同时存在着。


但是无论如何,

这是我早有预感的事。


一直想不起记忆的理由。

Alice说过的“终于见到你了”的话。

我只是装作没有注意到罢了。


这幅身躯、这思考,都不是人类的东西。

不,至少不是现在仍然活着的人类的东西。

只是再现罢了。只是灵魂的块结。

只是0和1的集合体罢了。


“白野同学,现在有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你没有能回去的地方。

就算你得到了圣杯、许了愿,你也无法离开SE·RA·PH。

不,你只能留在SE·RA·PH之中。

……所以……你迄今为止以‘不想死’为理由的战斗,已经可以到此为止了。

你没有必要再在此之上因战斗而受伤、为此苦恼了。

……我知道你会因此而感到厌恶,可是,这个命题是躲不掉的。因为,你最后一定会痛苦的。

所以,我必须得问你才行。

即使你不过是数据之身,但即便如此,你也还有想从圣杯战争中胜出的理由吗?”


【即使如此我也不想死】→

【让圣杯战争结束吧】

【我不知道】


不过是数据之身的我

却和活人们战斗、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我思考着这股空虚,

就觉得心脏仿佛要渐渐冻结。


但是,

我不想死掉。


我也不想消失。


我绝不认为这是对的、

我也绝对不会这么选择。


这不正是因为我的内心在呼喊着——“我不想死”吗?


曾和我战斗的慎二、丹、Alice,还有尤里乌斯。

作为同伴,与我并肩而行的Servant。

凛、雷欧,还有其他的Master们。


我和他们之间发生过种种事情,苦恼过,也思考过。

要让我承认这些全是虚无、

要让我承认这些全是虚假的造物,

不知怎的,

我非常的不愿意——


曾经,造物不被承认为人。

曾经,那性命不被承认为故事中人。


有生命的人,必然从出生开始就有着他的命吗?


这条理论,直到现在都完美无缺吗……?


不。

我绝不承认。


因为——如果我承认了,

那她该怎么办呢?


拉尼。她是不知感情为何物的人偶。

如果我放弃了、如果我承认我既不是人也不是人类,

那就是对她的侮辱。


“……我对此,没有发言权。但是——

你的身上,有我所没有的光辉。正因为你一直在向前迈进、开拓,才会有这么坚强的意志。

就连我都能断言:这是人才有的素质。”


……她如此说道。

她说,即使我只是数据,

在我前进的方向,一定会有什么在等着我。


如果圣杯真的一如它的名字,

那么,我这不过是数据的生命,

说不定也能得到些什么。


这也一定——

对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的我来说,

是无与伦比的一线光明。


“那个、主人。你对自己没有肉体这件事,果然还是很受打击吗?”


Caster比平时要严肃,

担忧地向我搭话。


“但是,我稍微有点高兴。因为,我们这些Servant、还有那个人,不都是一样的吗?

啊,主人要是要是不喜欢和我混为一谈的话,那就抱歉啦。怪我多嘴了。

……差点又犯了同样的错。身为幻想证明的我,和身为现实记录的主人,从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

总、总之不要在意,Just Go!只要能得到圣杯,这种小问题肯定都会迎刃而解的啦!”


我这是在被安慰吗?


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不过先露出笑脸吧。

……希望我的笑脸不要太僵。


“——————。”


?怎么了?


刚刚,拉尼好像露出了非常奇怪的表情。


“没、没什么,我没有异常。只是、怎么说呢……只是觉得,你好像看见了非常珍贵的东西——

总、总之,你得出结论了吗?

就算白野同学继续战斗下去,也很可能不会像其他的Master们那样能获得报酬。

即使如此——你也要和那个黑蝎战斗吗?直到最后,都要作为一个Master去战斗吗?”


当然。

虽然我的迷茫还没有驱散,

但我可以清楚的断言这份心情是真的。


“——————啊啊,我真愚蠢。这种话,连讨论都不需要讨论呢。

白野同学,现在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以你为中心旋转的新生星辰。

我的旅途,终于——不,事到如今已经无所谓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现在来说作战的事吧,作为战士来思考策略吧。”


啊啊。我点头道。

我对思虑着我心情的拉尼,

静静地表示感谢。


她其实是想这么说吧?

“你可以逃。”“你已经不需要战斗了。”


但是,这是不对的。

我现在要为了未来,在圣杯战争中取胜。


“那么,我们来设立一些陷阱吧。”


陷阱?

拉尼打算怎么做?


“是的。我打算制作三种不同的术炉。

一个对装备反应、一个对魔术反应、还有一个对对手的气流反应。

设立陷阱的位置由我来设计。

白野同学就趁对手没有注意的时候,把陷阱设置好。”


——我了解了。

当然,我不反对。


“那么,等我收到你进入竞技场的讯息后,再在通话里和你详细说明。”


作战就这么定下了。

接下来,就趁尤里乌斯没注意到的时候,

去竞技场设置陷阱吧——





傍晚

自室


“完全复活啦!主人请看!拖主人的福,小玉完全复活啦!”


狐耳的巫女在坐垫上兴奋地上蹿下跳。

即使是这煞风景的房间,

现在也如同看见了花牌上的月景,发着鲜艳的光彩。


……诶,等等。

刚刚、Caster是不是说出了非常重要的话?!


“是的,事到如今我终于敢于亲口说出来了。玉藻前。这就是我的真名。请叫我小玉吧!”


而且还复述了一遍……!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Servant公开真名的时候

不是应该更加、

庄严华丽地宣布才对吗?


不应该先吊足人的胃口、然后在关键场合

在众人的捧场下说出来吗……?


“不!这种虚荣的自白就让Saber或者Archer他们去说吧!

小玉和这种人不一样,是非常Sweet的英灵!

对于恋爱中的女孩子而言,这些排场不过是多余的卡洛里!”


一边在桌上正座着、

一边伸出手指指指点点的Ca……不,玉藻前。


她这幅干劲满满的样子,

不就是一般Servant公开真名时的那股神采吗?

我现在就不要说出来了。


要是说出来的话,话题肯定会变得更加纠结吧。


“唉,小玉也是深思熟虑了一番才说出来的哟,Master?

出于对主人的感谢、

而且我也不想再被叫做Caster了,太见外了像是在喊外人似的……

不止这些喔。

这次的敌人我必须全力以赴,恐怕公开真名是免不了的。”


看着她理智的微笑,我终于放下心来。

在听到她的真名的时候,

她过去的经历也滑到了我的脑海中。


玉藻……玉藻前。

曾和朝廷几度发起大合战的大妖狐。


这就是她的真名。


“呵呵呵……能干的女人,就得让人踏进陷阱、机关算尽也不得偿喔。

现在主人正在成长的途中,我也该准备准备亮出王牌了。

接下来就是在决斗场决一胜负了。去吧主人——现在开始,就是和那个阴沉男一决胜负的时间了!”


小玉强烈地宣言道。

我感动于她的话语,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也握紧了拳头。


……对啊,

我和尤里乌斯之间的战斗,现在才正式开始。


时间虽然所剩不多,

这次一定要对他回以颜色——





走廊


藤村大河:“啊,你找到旧硬币了啊!谢谢,帮大忙了。

接下来就由老师去还给失主吧,话说回来——

你能不能再听一个,老师的请求啊?”


【放马过来吧】→

【饶了我吧】


“嗯?你的措辞有点不客气啊,不过算了。

那个啊,这回的竞技场里,好像有高级食材。我还没有吃过呢。

你问我是啥?是龙虾哟龙虾。你要是能帮我带回来的话,我也会给你报酬的。

别忘了喔,这可是龙虾喔?拜托你在五回战内带回来。”





竞技场


拉尼:“那我们开始吧。

去敌人可能会经过的地方设置术炉。那个Servant使用了某种手段消去了气息。

但是,如果能用术炉查明其根本的原理——你们就有希望击溃那个Servant。

这是我分析过的第二层地图,我预测了黑蝎的移动路线。

你沿着这条线路,分别在3个地方设置这3个术炉。

不同的术炉有不同的效果,不能设置在同一个地方。

具体的设置场合,就在你探索竞技场的时候决定吧。

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拉尼已经破解了

竞技场的地形了吗?

我忍不住对她的行事效率瞠目结舌。


为了不让她的努力落空,

谨慎地前进吧。


(白野到达第一个设置点)


“请在这附近走走看。

这里说不定可以。

这里看起来很适合设置术炉,就定在这里吧。我把对装备术炉传送给你,请把它放在地面上。”


按照拉尼的指示,

我把对装备术炉放在地面上。


陷阱代码似乎正从中传送。


“术炉已经设置好了。

这是对Servant的装备起反应的术炉。

如果那个Servant是用装备消去身影的话,他在进入这里的瞬间就会发生反应。

好了,我们去设置下一个吧。”


(白野到达第二个设置点)


“你去那个三岔路口看看。

这里说不定可以。

就设立在这里吧,正在设置术炉,请等待一秒。

好了,我传送了对魔术术炉,请把它放在地面上。”


按照拉尼的指示,

我把对魔术术炉放在地面上。


“术炉设置已完成。

如果那个Servant是用魔术消去身影的话,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发生反应。

好了,接下来是最后一个术炉。”


(白野到达第三个设置点)


“就在正前方,请继续前进。

这个平台怎么样?

白野同学,就在这里设置术炉吧。正在传送对精神术炉,请把它放在地面上。”


按照拉尼的指示,

我把对精神术炉放在地面上。

最后的术炉也传送过来了。


“这个术炉,对经络和气脉的流动等等精神力具有扰乱效果。

如果那个透明化的能力是靠体术形成的,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发生反应。

虽然我不认为那个Servant的体术有高到能够透明化的这等领域——不过,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构成术炉的魔力很弱。

但是,若是追求完美的招式,其防御也许意外的脆。

希望我的绵薄之力能助你取胜。

那么,明天见吧。”


拉尼今天似乎把通向暗号键的通路也堵上了,

总之先回去吧。


或者,继续和敌性程序战斗一会儿、

锻炼锻炼吧。







评论(1)

热度(11)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