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五回战-1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5.un born/dead end

 

无可回避的死亡,

别无选择的结局。

终局将近之时,本质才会显现。

无论是祈祷还是拯救,都是多余的。

战斗,就在今天结束。

 

在这之前——请你,务必看一看。

如同无数个过去,

“赌上全部的人类,

能否在绝望中找到一缕光芒?”

 

5回战 开幕  剩余8人

 

 

 

 

早上

教室

 

我又——

赢过来了。

 

再一次顺利地

活下来了。

 

敌人是迄今为止最强的一个。

所以,我曾疑惑自己是谁

曾为此动摇过。

 

可是,由于Servant的话语

和拉尼的鼓励,我决定

无论如何都要向前迈进。

 

即使

我的愿望,仅仅只是“不想死”而已……

 

我有保护我的Servant。

还有为我应援的少女。

 

所以,现在就作为一个Master,

努力前进吧——

 

::2楼的公告栏上,

已发表你的对战者。

 

 

 

 

 

走廊

 

早已看惯的公告栏,

以及毫无装饰的通知单。

 

已经没有必要确认通知单上写着的对手是谁了。

 

在我踏入这个空间的瞬间,

我感到了曾几度冻结我的杀气。

 

尤里乌斯:“…………”

 

他的眼睛一如既往冰冷得毫无热度,

正直直的瞪着我。

 

我以前没有注意过,

他和其他的Master们有着决定性的差别。

 

威压如同看不见的刺针,

扎在我的头和胸口上。

 

“……眼神变得独当一面了,你好像变强了很多嘛。

所以我才搞不懂你们这些魔术师啊。

跟肉搏战不同,魔术师能在短暂的时间内激剧成长。”

 

男人慢慢地走了过来。

威压感也慢慢的、逐渐迫近过来。

渐渐的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不过,你也到此为止了。”

 

在擦肩而过的瞬间,

男人如此低语道。

 

“世界——圣杯是雷欧的所有物。不可能有例外。绝不会。”

 

男人的气息离我的后背越来越远了。

我甚至无法回头,只能屏息

等着他的气息完全消失。

 

“还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啊。肯定有人误以为他‘好帅啊’之类的。”

 

Caster厌烦的声音

把我拉回了现实。

 

“这种家伙,不过是自顾不暇的小人物罢了。他明明唾弃这种人,却没察觉自己就是这种人。

那个纸老虎根本不足为惧。毕竟,主人比那家伙要强多了帅多了!”

 

 

 

 

傍晚

保健室

 

为了告诉拉尼,我下一场对战的对手已经决定了,

我来到了保健室。

 

一说到对手是尤里乌斯,

拉尼的脸立刻微微僵硬了起来。

 

“尤里乌斯·贝尔奇斯科·哈维……哈维家的黑蝎——他是负责排除所有碍事者的…暗杀者。”

 

看来,

拉尼认识尤里乌斯。

 

在我露出惊讶的表情的时候,

拉尼看了看我,然后继续说道:

 

“我也不知道详细的事——

他是当家候补雷欧·哈维之影、将哈维的敌人尽数处理的暗杀者。

他的毒针锐利、他的毒液必定带来死亡——”

 

我想起那令人不快的杀气,

不禁毛骨悚然。

 

“……说实话,这次的对手,即使说打败了多少敌人、撑过了多少回合都是没有意义的,他和之前的对手有着天壤之别。

即使做了相当的准备、费尽心机搜集情报,说不定都是无用功——

但是,我还是决定帮你。我的身体已经没事了……

所以,请你有困难就告诉我。”

 

客户端里响起了电子音。

 

::第一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一层取得。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尤里乌斯

那深不见底的空虚视线。

 

敌人是……真正的暗杀者——

 

没错,只要出了一个差错,

我就会立刻失掉性命。

 

这次能否顺利撑过去,谁也无法保证,

但我会竭尽所能。

首先,去竞技场找暗号键吧——

 

 

 

 

自室

 

“这回的对手是那个阴沉男啊。他本人也好Servant也好,存在都太单薄了,在我看来根本不成气候!

……话虽如此也不能放松警戒啊。

那个阴沉男身上溢出的死之秽气,可不是一点两点啊。

这种污秽的敌人,对于主人而言就像天敌一样。”

 

 

 

 

 

屋顶

 

远坂凛:“你……又赢了?

现在剩下的Master还有八人,没想到这之中竟然有你呢。我好像太多管闲事了。”

 

 

 

 

教会

 

又一次,突然的,

我的心头涌上了对于那对姐妹的疑问。

 

两人似乎都是优秀的魔术师,

可是归根结底,作为非Master,

为什么SE·RA·PH会接纳她们的存在呢?

 

苍崎橙子:“啊啊,我和这家伙遵守的是另外的规则。你们Master使用的是Moon-Cell准备的、“圣杯战争”侵入线路。

因为你们的目的是Moon-Cell的中枢,也就是圣杯。

但是,我们对圣杯没有兴趣。我们是为了使用Moon-Cell制造的网路而来的。

所以,我们和Moon-Cell签下了契约,以帮助Master们为条件,我们得到了常住权。

你们得不到圣杯就出不去对吧,这点上我们也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

她们虽然不参与圣杯战争,

但在最终结论上,她们和Master处在同样的境地。

 

可是,那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什么,

特地跑到Moon-Cell里来呢?

 

“呣、我没说过吗?我在找人,我朋友的朋友最近身体不太好。

据说是‘一部分意识被带走了’,如果是被带到电脑世界的话,那应该就是这里了。”

 

苍崎青子:“我跟她可不一样哦。未来的走向似乎会变得很糟糕,为了防止不祥的预兆成真,我才来这里看看。

然后就碰到了这个根本不想再见的大姐、在这种地方建造了秘密基地。

事已至此,也不能放着她不管吧?没办法,我也暂时待在这里好了

要是放着这女的不管,她肯定会干坏事的。比如疯狂科学之类的。”

 

“好了,我休息够了,要继续找人了。你们俩也少说点废话。”

 

苍崎橙子故意咳嗽

打断了对话。

 

她没有否定青子的话,

看来这位女性的本质也相当的恶劣啊。

 

 

 

 

竞技场门口

 

“主人,我有点担心。那个阴沉男,眼神里一点光都没有……

唉,要是有个万一我也会想办法应对的。好了好了,我们出发吧Master♪”

 

 

 

 

竞技场

 

“呣…呣呣呣!可能只是我的错觉,敌人好像在呢。

真奇怪啊……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白野探索竞技场,一段时间后)

 

————!

 

如同浮现的影子,黑衣男人

轻轻地现身了。

那个身影、那个视线,我绝不会搞错。

 

他正是尤里乌斯。

可是,明明在竞技场内,

却看不到他的Servant在哪。

 

这到底是——

 

“呣呣、刚才感觉到的气息……果然是在啊,主人。真是遭遇。

话说…咦?Servant不在诶。你还真是大意啊,一个人在这里晃——”

 

???:“呵,在大意方面是您更胜一筹啊。”

 

“诶……?”

 

(Caster被看不见身影的???打倒)

 

发生什么了?!

 

本以为空无一物的身后,

突然感到了惊人的重压。

就像是巨大的重量踏在地板上一样。

 

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Caster无力地倒在地上,

无论我肯不肯承认这个在一瞬之前就发生的结果,时间还在继续。

 

Caster:“什么……怎么会……”

 

“结束了吗?我们走。”

 

???:“……嗯?”

 

“怎么了?果然还是应该把头砍下来以防后患吗?”

 

???:“不,那倒不至于。我已经打中心穴了。虽然打中了——

算了,就这样吧。是这家伙太大意了,放着不管迟早要死。”

 

“是吗。那我们走吧。”

 

是我的错觉吗?

这么说着的尤里乌斯,视线微微看向了我。

 

尤里乌斯像幽灵一样,

慢慢地转过身。

黑衣的男人就如他现身时一样,消融在黑暗中了。

 

可刚刚,尤里乌斯的Servant……

说了什么?

 

迟早、会死——?

 

仔细一看、确实,

Caster一动也不动。

 

看着这个光景,

一瞬间思维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那个可靠的Servant,

竟然会这么无力的倒在地上……!

 

突然的奇袭、

及其结果。

 

……然而,就算我再怎么不接受,

这就是现实。

就算如何移开视线,

也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

 

“刚刚…发生了什么……?不仅是身影……连气息、气味都‘没有’,是技能吗——

Assassin的Servant……?那、那种隐藏气息的办法……很…棘手……”

 

Caster站了起来。

 

可是,她的面孔

明显的失掉了生气。

 

“对不起……主人……我输掉了……”

 

Caster?!

 

确认了我没事、

为此而露出安心的笑的瞬间,

Caster再次倒了下去。

 

必须尽快回去

给Caster治疗才行——

 

 

 

 

晚上

自室

 

“呜呜……非常抱歉……Master……

好不容易才让我慢慢回复灵格、Master也、变得独当一面了……我却、大意了……

……就算Master没发现、

我也应该更加警戒地保护你才对,我太自大了……

……对不起。我很快就会好的……在哪之前,请主人不要勉强……”

 

明明连说话都很困难了,

Caster还在费心的为我担忧。

 

她明明已经预见了尤里乌斯会暗杀。

 

在此之上,她还一直挂心我,

一直只身守护我。

 

可是,对方的Servant超越了她所能提防的范围。

只考虑着保护Master的Caster,

没想到被狙击的正是她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我、又……又要因为我的错、失去、侍奉的人……”

 

……Caster没必要道歉,

没能防住尤里乌斯的偷袭,

本来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注意到。

 

作为Caster保护我至今的回报,

我必须得快点想办法治好Caster——

 

 

 

 

早上

走廊

 

昨天发生的事

让我的脑袋一团糟。

 

Caster在自室里沉睡,

到了早上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看着她的睡脸,

我想起尤里乌斯那不见身影的Servant的话,

不住地责备自己。

 

——早晚、会死。

 

死。

 

那个Caster,会死?

一路走来,做着我的支柱、守护着不成熟的我、

那么强大的Caster,会死?

 

……理性阻止了我逃避现实的想法。

 

Caster痛苦地呼吸着,

一直没有醒来。

 

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

 

这种空洞的想法,

一直在我的头脑里回荡。

 

我打算转换一下头脑、

走到走廊上,

这时,我遇见了一脸担心的少女。

 

“白野同学……早上好。”

 

啊啊……是拉尼啊——

早上好……

 

我心不在焉地和她打招呼。

 

“……那个,你的脸色不太好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拉尼担忧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的表情这么外露吗?

我这才意识到我眉头紧锁、

面颊紧绷。

 

也许已经迟了,

我露出笑脸重新面向拉尼。

 

——你能恢复健康,真是太好了。

 

“我没事。我已经休息够了。

但是,白野同学,你遇到什么事了吗?要是不嫌弃的话,请你告诉我。

我的命是你救的。按照老师的教导,我必须帮你——”

 

老师的教导?

说起来,虽然拉尼总在说她的老师,

她老师到底教了些什么啊?

 

“在老师刚创造出我不久的时候,他对我说过。

‘去找,即使你身为人偶也依旧珍惜你性命的人’,等找到那个人的时候……

我这个器皿,就有灵魂了。

所以,我才一直——寻找着。

然后,我找到了。就在这里,找到了白野同学。

你和吾师毫无相似之处,但是,我一直在找的人就是你。对……我的主人。

所以,请让我为你而战。”

 

【主、主人?!】→

【人偶……】

 

主人?!

 

也就是说,

拉尼在找

能够代替老师的庇护者吧。

 

在我忍不住苦恼地陷入沉默的时候

拉尼继续说道。

 

“不,老师对我而言依旧至高无上。但是,白野同学是我自身找到的、我的感情(魂魄)。

我至今都将吾师的话语当作我的使命。

但是,看着白野同学,我就知道了。这不是为了吾师,而是单纯的因为我想做。若是妨碍到你了——那我就停手……”

 

不,我从来不觉得拉尼碍事。

在这场圣杯战争里,

竟然会有人对我说出这番话。

而且有拉尼这般强大的协助者,

真是没有比这更令人安心的事了。

 

可是,主人什么的也太破廉耻了。

我们做“朋友”不好吗?

 

“朋友——吗?如果白野同学希望的话。那么,作为证明……

可以让白野同学的客户端和我的链接起来吗?”

 

我没理由拒绝。

我点头过后,

将客户端递给拉尼。

 

拉尼低语了一两句咒语后,

客户端发出微小的白光。

这就说明,链接成功了吧。

 

“顺利链接了。这样一来,你在竞技场里的时候也可以和我通话了。”

 

原来如此,

能保持通话也比较安心。

我向拉尼道谢后,

她微微笑道:

 

“虽然不及老师,但我也是炼金术(阿特拉斯)的末裔。

尽管我已经没有Servant了,不过如果有能帮上你的地方,无论是什么,请尽管吩咐。”

 

无论是什么——

 

对了,如果是拉尼的话……

 

她也许会知道

怎么帮助Caster回复。

 

“诶……Servant被黑蝎、打倒了?

那个、你们……没事吗?”

 

我告诉拉尼Caster在自室里睡觉,

然后拉尼思考了一会儿——

 

“她在自室睡觉吗?能不能让我去看看?

也许还有恢复的余地。”

 

这个请求可不容拒绝。

我点点头,

然后带拉尼往自室走去。

 

Caster应该还在

自室里沉睡。

 

 

 

 

自室

 

(拉尼查看Caster的伤势)

 

“这是——

以某种手法,将体内的神经——魔术回路给削弱了、不,应该说是被搅乱了。

简单的说,就是封住了你给Servant传送魔力的管道。

Servant是由Master提供的魔力形成的。如果没有收到魔力,就无法维持框体(身体)了。

……你的Servant,现在在以她自身的魔力维持身体。

但是,维持不了太久。如果没有Master的魔力,几天后就会消失。

——状况我了解了。我会想办法的。

回头告诉你。我会在平时那个三楼走廊等你的。”

 

拉尼严肃地说着,

离开了自室。

 

我对总是受人照顾的自己

感到万分惭愧。

只要看着在睡梦中痛苦地呼吸的Caster,

我就不禁想着……必须得做点什么。

 

傍晚的时候,去和拉尼商量对策吧。

 

 

 

 

傍晚

教室

 

……时间过去了。

距离今早和拉尼谈话以来,已经过了好长时间。

她也许已经想出办法了。

 

去3楼看看吧。

 

 

 

 

3楼走廊

 

“白野同学,感谢你的造访。

早上我们确认到Caster的魔术回路损伤严重。

如果一直不能提供魔力,最糟糕的情况下,她可能明天就会消失。”

 

明天……?!

 

再怎么说这也太快了……!

但是,要怎么提供魔力——

 

“就算是被敌方Servant施加了不打倒施术人就解不开的诅咒,也还是有办法的。”

 

拉尼盯着我的眼睛,

平静地继续说道。

 

“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暂时将我的魔力传送给Caster。”

 

拉尼的魔力…?

可是,这种事情可能吗?

 

首先,就算是听到了这个方法,

我也想象不出要怎么做。

 

“……多少需要一些准备,不过是做得到的。

首先,在竞技场里把我的客户端和圣杯链接起来,就能制造出暂时的通道(后门)。

然后,我就可以给你的Servant提供魔力了。也就是当作暂时的预备燃料(亚箱)。”

 

这也做得到吗?

但是,会给拉尼的身体造成负担吗……

 

“谢谢你的关心,但是这个办法是效率最高的。如果白野同学不愿意,那也没办法……”

 

如果拉尼同意,

那我就不会反对。

 

但是,那我该做些什么呢?

 

“这个、你先到竞技场去,然后找出适合骇客活动的地点。”

 

拉尼说着,

递给我一个黑色的立方体。

 

这是——?

 

“这是割入回路。用这个,就可以让魔力从竞技场流到我这里来。

具体的等到了竞技场再说,我会从客户端告诉你。首先,你先去竞技场吧。”

 

能和拉尼商量真是太好了——

如果接下来能一切顺利就好。

 

总之,就按拉尼说的,

去竞技场吧。

 

 

 

 

走廊

 

藤村大河:“你很没精神啊。这种时候不就应该听听老师的请求,然后打起精神吗?”

 

【Yes,女士】→

【No,女士】

 

“噢!这股气势不错喔。

那么,我的请求是,去找某个学生的失物。

据说是电脑化的传家宝,看起来就跟硬币一样。

失物预计两天左右就会消失,你动作得快点哦。”

 

 

 

 

保健室

 

(找间桐樱获得补给)

 

间桐樱:“白野同学,你又成功回来了呢。恭喜你。还有,欢迎回家。

这次虽然没有便当…请小心使用。”

 

 

 

 

竞技场门口

 

“一个人出发什么的…太危险了哟主人。我也…一起去……”

 

在我准备一个人去竞技场的时候,

Caster注意到了我的行动。

 

……她的脸色看起来就不像可以战斗的状态。

 

但是——

不管我再怎么担心,再怎么掩饰,

“我一个人去竞技场绝对会死”

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已经是第五回战了。

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微不足道的担心了。

Caster说:就算受伤了也要战斗。

 

那么,现在就——领受她的心意,然后战斗吧。

 

这是我作为和她一路走来的Master,

所能给出的最低限的回答。

 

“是,就应如此……!走吧,Master,战斗本就伴随死亡。

即使如此,作为能干的狐狸,就算肚子再怎么疼也要带着笑脸守护Master!”

 

 

 

 

竞技场

 

拉尼:“感觉怎么样?

你好像已经进入竞技场了。

请去找找,我先前说过的竞技场防御较低的地方,然后使用割入回路。

现在开始我会直接指示你,请认真听。”

 

嗯,拜托了。

 

“……还有,在我和圣杯连接上的时候,白野同学的回线也会一起链接起来。

也许会接触到你的精神记录(数据),请谅解……”

 

没什么,不可抗力也是没办法的事。

别在意。

 

Caster现在

要战斗也太勉强了。

尽可能的靠着拉尼的指挥,

尽量避免和敌人相遇吧——

 

“…没问题了吗?

信号良好。那么,我们开始吧。

一般来说,迷宫中有6个适合骇客活动的薄弱点。

我把它们标记出来,请你按顺序查看。”

 

(白野找到第1个薄弱点)

 

“这里是薄弱点,请带着客户端靠近。

…很遗憾,这个防壁无法突破。”

 

(白野找到第2个薄弱点)

 

“…这里,也不行。”

 

(白野找到第3个薄弱点)

 

“抱歉…这里也不行,请去下一个薄弱点。”

 

(白野正在前进)

 

“恐惧感和高昂感…这种心情,我过去从未有过。”

 

(白野找到第4个薄弱点)

 

“非常抱歉…是我…能力不足…”

 

(白野正在前进)

 

“老师啊,我会、依照我的心意前进。”

 

(白野找到第5个薄弱点)

 

“对不起……这个不行,请去下一个薄弱点。”

 

(白野找到第6个薄弱点)

 

“……找到了!就是这里。

看来你找到候补地点了呢。客户端也捕捉到了这一反应。

那么,让我来详细解析这个地方是否适合放置割入回路。”

 

这里

就交给拉尼了。

 

——她很快就回复了我。

 

“……没问题,这里很适合放置割入回路。

那么,绕过防壁,我会在我和维持竞技场的圣杯之间制作魔力通道。”

 

如此说着,

她开始了低语——

 

“我要从客户端开始骇客行动了。请你保持不动。

……虽然以前没试过,不过割入回路似乎运作得很顺利。

完成了。多亏了你的助力,非常感谢。

那么,接下来就在学校——”

 

就在我准备回答的瞬间,

我的全身被冰冷的杀气灌注……

 

我立刻回过头——

 

“我等了好久系统也没有宣告我的胜利。原来如此。”

 

——尤里乌斯!!

 

“本该干掉的猎物竟然还在活动……你难道手下留情了吗?”

 

???:“不不,这可是那家伙的实力哟。之前那一击,她在决定性的瞬间躲开了致命伤,事实就是如此。”

 

“是吗?那我就没什么好问的了。这回就切切实实的砍掉你的脑袋吧。”

 

唔——

 

Servant明明还无法正常战斗……

即使如此也不得不战吗——

 

【想办法逃】→

【战斗】

 

在Servant无法正常战斗的时候挑战对手,

根本不会有胜算。

 

现在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得逃——

 

眼前的敌人,

是现存的Master中最糟糕的男人。

 

他绝对不可能让盯上的猎物逃掉吧。

我如此想着,紧握的拳头沁出了汗。

不管怎么看都没有退路。

 

就在我做好觉悟的时候——

 

“白野同学!要紧急传送了!”

 

就在我意识到客户端里传来拉尼声音的瞬间。

客户端发出了刺眼的光。

 

在我听明白拉尼说什么之前,

强烈的光芒溢满了视线——

 

视觉漂白了。

触觉丧失了。

 

足以刺瞎眼睛的强光、

以及令人忘却重力的拉力。

 

由灵子构成的肉体

压缩成一个点,逃出了竞技场。

 

我当然保不住意识。

就像是二次元之物被拉到一次元一样,

就像是从此岸跳跃到彼岸一样,我的意识完全消失了。

 

就在,这段时间里。

 

〖连上了——这是、那个人的、记录——?〗

 

听见了,拉尼的声音。

 

〖——怎么会——怎么、可能——〗

 

声音在颤抖。

她仿佛在诉说着,某个不肯相信的结论似的。

 

〖啊啊——没有、身体。〗

 

低声地、静静地、

诉说了事实。


评论(2)

热度(9)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