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四回战-4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傍晚

操场

 

男学生:“这是……鱼翅啊!——我知道了,我会去老虎的办公室的。你去跟她说一声。”

 

 

 

 

自室

 

……一瞬间,我还以为我穿到了异世界。

 

在一如既往的休息时间,

Caster站了起来。我正想着“她在干嘛呢”的时候,

她站在桌上对着空气扭打了起来。

 

“首先是人中!下一个也是人中!最后一击当然也是人中————!”

 

针对要害的三连击。

即使身为同伴,我也忍不住对这个设想感到害怕。

 

“哎呀,出了好多汗呢!偶尔活动活动身体也不错!”

 

……这是怎样的心情转换啊。

 

除了咒术什么也不会……不、

身为专职咒术师的Caster,

竟然也会做这种体力运动吗?

 

“啊没什么,因为这次的对手是体力派的,我觉得我偶尔也该打一打肉搏战。

只会甩镜子的话,是赢不了用剑和枪的敌人的。

而且、要是镜子被敌人没收的话,那我不就只能单方面挨打了吗!

为什么我至今为止都不肯锻炼肉搏啊?!”

 

倒不如说,为什么事到如今才开始在意肉搏战啊?

 

这世上也许有肌肉隆起的Caster,

但那也是特例吧。

 

如果说Caster的卖点就是魔术的话,

用肉体强化或者防御魔术来巩固自身不是更好吗?

 

“我当然已经这么做了啊。要是不时长肉体强化,我根本没法和其他的Servant战斗嘛。

主人,我可是个弱女子哦?在这方面,请你务必好好的顾虑一下我哦。”

 

生气了。

 

……不过,确实如她所说。

Caster如果没有咒术,那就和我一样,

不、是比我更脆弱的少女。

 

就算是英灵也不能太过依赖她。

我必须认真的,作为一个人类来和她携手合作。

 

“————。

诶、那个、刚刚的、只是玩笑而已啦!主人要是这么认真的反省的话,那我也得动真格了……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我想让主人来做一个问卷调查!”

 

Caster在桌子摆成的榻榻米上正座着,

然后取出一张半纸。

她在半纸上用笔写道:

 

“关于这次的对手”

 

写了这样的题目。

 

“难得的好机会,我想研究一下主人的兴趣方向。

好了,请放轻松来回答吧。”

 

……问题有两个。

第一个问题是:

 

“你怎样看待大量虐杀?”

 

【当然是绝不原谅】

【虽然有点疑问,不过这当然是该被惩治的行为】→

【……这什么问题?】

 

“是啊。就算有什么辩解的理由,但根本上是必须惩处的。

若是不然,就不能在这世上立足了。无论是天皇还是主人,都做了正确的选择。”

 

(如果选择:

【当然是绝不原谅】→

【虽然有点疑问,不过这当然是该被惩治的行为】

【……这什么问题?】

 

“对,正是如此!

就算只是为了衣食住行,但导致一个种族灭绝的行为,还是必须得遏制!

诶?讨厌啦,我当然是在说地球上全体的生物啊,不单只人类哦。就算是我,也是站在肯定人类的这一边的。”)

 

(如果选择:

【当然是绝不原谅】

【虽然有点疑问,不过这当然是该被惩治的行为】

【……这什么问题?】→

 

“提问内容是随机的,请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话说,禁止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哦?

唉,这次就当作中立意见吧。”)

 

下一个问题是……

 

“你怎么看待非人之物?”

 

【只要可爱怎样都行】

【虽然我不在意这个,但是总会有些问题】→

【……所以说,这什么问题?】

 

“是啊,社会的风气可是很冷淡的……

唔呣唔呣……主人是个用情很深的人,不过在社会问题上也是个深思熟虑的正常人呢……”

 

(如果选择:

【只要可爱怎样都行】→

【虽然我不在意这个,但是总会有些问题】

【……所以说,这什么问题?】

 

“没想到竟然有人在这个选项上画圈!而且还这么冠冕堂皇!毫不犹豫!

往我的方向靠拢也要有个限度哦。我对这样的主人怀抱敬畏之心、但是也不由得深深地担心主人的将来。”)

 

(【只要可爱怎样都行】

【虽然我不在意这个,但是总会有些问题】

【……所以说,这什么问题?】→

 

“我再说一遍,问题是随机的,请不要鸡蛋里挑骨头!

……唉,虽然我这么说不太好。主人真是靠不住啊。

现在没有争口气,将来一定会后悔。

总之,要像狐狸一样,有女人般的手腕策略。”)

 

……调查问卷写完了。

 

姑且不论Caster的意图,

问题本身并不是那么离奇。

 

大量虐杀、人外的怪物,

都是在指这次的对战对手。

 

“好了,感谢你的协助。

调查问卷的结果,将在日后发送哦❤

那么,今晚就到此为止……再会吧!”

 

Caster匆匆忙忙地挪到教室的角落。

 

那里摆着占卜师的摊子似的

用布遮挡的暗房。

 

不知怎的令人想起神社的神谕所。

虽说是那副样子,她果真是个巫女啊。

 

……比起这个,

Caster的举止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可疑。

 

 

 

 

保健室

 

和拉尼说了几天话,

她的表情明显的越来越开朗了,

我也不由得替她高兴。

 

一开始我还想着,“这是我救下的生命”。

但其实,

这么交谈了几天,

被救的也许是我吧。

 

“怎么了吗?”

 

看来我沉默的时间比想象中要长。

拉尼担心地看着我。

 

说起来,

拉尼说过要搜集卧藤的情报,

有没有碰到什么危险?

她的身体还没好全。

 

“没问题。可是——情报还远远不够。

根据‘拥有魔眼的人’这一特性在阿特拉斯的书库内查找,符合条件的人太多了。”

 

说的也是。

其实,

我对对手的调查也完全没有进展。

 

该怎么办呢?

就在我要和拉尼商量的时候,

背后传来了声音。

 

“抱歉!打搅了!

呜哇?!小生还刚想着能不能找到人,你们竟然在这种地方幽会简直不知廉耻!噢噢噢噢噢,真该神罚!

小姑娘!跟着我重复!禁欲主义(Stoic)And英雄主义(Heroic)!”

 

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是,我死也不跟着他说。

 

“噢噢噢噢可恶,你这怜悯的目光,令人想起那个魔性菩萨杀生院祈荒!

承接吾的愤怒——不、承接吾神的愤怒以死谢罪吧!若是没有战意,那就死在这里吧!”

 

在怒吼之后,

卧藤像念经一样低语了起来。

 

——难道要在这里开战吗?!

 

连处罚都不顾了,

不,这家伙根本什么都不考虑了。

 

Caster:“给我住手,这里是病房!要一决胜负的话就在竞技场里分个高下!”

 

“正合我意,小姑娘!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吾神的威光吧”

 

现在就按Caster说的,

到竞技场里去吧。

要是在这里开战,

拉尼也会受伤的——!

 

 

 

 

 

 

竞技场

 

“主人,那些家伙好像已经来了。我们去把他们揪出来吧!

狩猎也还得继续呢,我们快出发吧!”

 

???:“……迟缓、太迟缓了……!”

 

卧藤:“咕。伐由啊,请赐我追逐之风!”

 

(白野主从和卧藤主从继续竞争狩猎,下为语音)

 

Caster:“下一个!快点,Master!”

 

???:“脆得就像纸!”

 

卧藤:“这光辉如何!越是屠戮敌人就越是野性十足!”

 

(狩猎结束,白野领先)

 

“哦,狩猎已经结束了呢。那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去找主菜吧。

敌方的Master似乎就在附近了,我们快去教训他吧!”

 

(白野主从遇到卧藤主从)

 

“找到你了小姑娘!竟然没有逃走而是光明正大地来了,我就替吾神表扬你一番吧!

你这瞻望的信仰!不如在我的圣典上编写新的一节吧!

就在《门司奋斗记》第四节第五章上写:最终,小姑娘可喜可贺地拜入了小生的军门下!

那么,就让吾神亲自来问你们吧。

来吧!吾神啊、我的主人啊!给予悲哀的羔羊慈悲与惩罚吧!

以及,无量之光与无量的时间,与您的荣光同在!”

 

???:“…………”

 

我一边听着,卧藤一如既往地发表着令人厌烦、听也听不懂的演说,

忽然浮出一个念头。

 

——神?

 

将Servant奉为神、

将信仰传播,就是他的“愿望”吗?

 

“竟然把吾神和你的仆从(Servant)相提并论,别叫人笑掉大牙了!

吾神乃是真祖,吾神乃是真正的母神!

我的愿望是,将我得以与吾神共存的这份美好和慈悲,遍及万民!

所以,圣杯理应属于吾神!”

 

“哈,真祖……?这什么啊?哪来的微创作暗黑神话吗?

啊、不对,只有力量在规格外?也许是因为和Moon-Cell相性好……

但是,不管怎么看都已经Berserker化了呢。这样一来,也许——!”

 

“吾神啊!赐予这些愚者母星的铁锤吧!”

 

(双方主从开战)

 

“什、什么?!竟然能破吾神的招……因为我的修行还不足吗啊啊啊啊!

噢噢神啊,您是自然间的调停者!是君临世界的绝对战神!是比《创世之书》更有力的宇宙秩序!

请再一次,将力量——”

 

聒噪地大吼着,

卧藤从竞技场登出了。

 

可是,真祖到底是什么?

 

“这个啊,换个说法,与其说是地球的生灵,不如说是星球的意志吧。

真祖虽然被称作吸血鬼,不过其实吧,被称作神的典例也不为过。

总之,绝对不是那种粗鲁的男人能够使役的货色啦!所以才Berserker化了吧?

如果是正常的真祖,说实话我也有些对付不来。不过Berserker化的真祖还是能应付的!”

 

星球的意志——?

 

虽然听不太懂,

难道那个Servant真的是神吗……?

 

不过,看着似在思考的Caster的脸庞,

那个Berserker如果发挥出原本的力量,该是多么可怕,

光是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了。

 

总之,今天成功击退敌人了。

趁此机会继续探索吧。

 

 

 

 

早上

走廊

 

藤村大河:“诶?上回那个学生,是你叫他来的?谢谢!

那么作为谢礼,给你这个室内装饰,挂在自室里吧。”

 

 

 

 

 

傍晚

保健室

 

我把昨天后来发生的事,告诉了拉尼。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来已经恢复了大半了。

而且拉尼的脸色也比一周之前明朗得多。

 

“真祖、吗——”

 

听见这个单词,

拉尼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就连这等人物都……岸波同学,你不要紧吧?

老师告诉过我,真祖就是星球本身。”

 

没错,承担星球的重量该是何其之重,

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觉得卧藤能够使役真祖。

而证据就是

真祖Berserker化了。

 

而且,更何况——

 

“…………?”

 

更何况,和拉尼对话后我明白了

我到底是什么人。

 

也就是说,

我明白了我其实空无一物。

 

可是在此之上,我还有拉尼

还有Caster在我身边。

 

所以,

我不可能输给孤军奋战的卧藤。

 

“——正是如此。”

 

拉尼对我温柔地笑着说道。

没错,我不是一个人。

 

所以,我是不会输的。

 

“果然——就是你啊。

老师说过的话,果然是正确的。

请一定获胜。获胜后……我们再来——好好地说话吧。”

 

啊啊,当然。

 

就算对手是真祖,

能回到校舍的人也一定是我。

 

所以,谨慎地度过

准备时间的最后一天吧。

为了能再度,和拉尼一起交谈——

 

 

 

 

 

教会

 

我忽的对吸血鬼这个词有点疑问。

 

苍崎橙子应该愿意和我说说这个话题……

不知怎的我有这种预感。

 

——但是。

 

“吸血鬼?啊啊,这种生物当然有啊。虽然我是没遇见过啦。

青子,你这边怎么样啊?同样是怪物,再认识一两匹怪物也不奇怪吧?”

 

“别说这种奇怪的坏话!我可是如假包换的人类,怎么会认识吸血鬼——

——啊,这、这个啊,虽然认识几个啦,不过只是认识而已,说不上是朋友。”

 

青子不自在地挠了挠脸颊。

虽然和我预想的相反,

不过听听青子说的也不错。

 

“可是啊,吸血鬼的种类多不胜数啊。

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些家伙里少之又少的、遵守规则的一部分生物而已哦?

虽然和人类的价值观不同,不过人类那样的‘毫无道理’的坏人,他们中是没有的。

倒不如说,他们有借必还,比人类还要重视义理。”

 

……青子如此说道。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那我这回的对手,尽管外表是那副样子,

但也是“正统”的英灵吗……?

 

 

 

 

 

走廊

 

“年轻的Master哟,趣味活动好玩吗?”

 

——是言峰啊。

 

那个趣味活动……

是我赢了吧?

 

“呼呣,现在就来发表结果。Master们打倒的敌性程序,数量分别是——

8比6。是你赢了。总之,姑且就对你表示祝贺吧。

那么,按照规则,对你公开一则对手的情报。

好了,准备时间还剩下一点点。今天一天,你就去为了决战好好准备准备吧。”

 

 

 

 

竞技场

 

Caster:“虽然很突然,不过我在这里要提一个问题。

圆的和尖的,主人比较喜欢哪一个?

其实这是问狗派还是猫派的问题啦……”(竞技场特定位置语音)

 

 

 

 

晚上

自室

 

“主人,明天就是决战了呢。

那边的攻击如果正面接下会很痛的,所以要点就是,别被对面打中。

还有那个恶心的Master也是,快点让他退场吧。”

 

 

 

 

 

早上

教室

 

言峰神父:“到决战的日子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听到背后的声音,回过头去。

果然又是言峰站在我身后。

 

“全部准备完毕之后,就到我这边来,至少还是有让你去小卖部买东西的时间的。”

 

说完后,

他拉开门走出教室。

 

为了决战做准备,

等会去去小卖部和教会吧。

 

或者

在自室整理整理

敌方Servant的情报也行。

 

最后,全部准备好了之后,

就去找言峰吧。

 

 

 

 

 

自室

 

谁都无法停留住时间。

决战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为了获胜,我现在能做的是——

稍微整理一下

目前收集到的情报吧。

 

这回的对手是……大杂烩(奇迹)宗教家,卧藤

虽然他的信仰根本就是在杂糅古今东西的宗教,

可他的Servant很强。

 

他的Servant

有着虹彩异色的眼眸。

卧藤是怎么称呼这个眼睛的呢——

 

【超眼吧】

【肯定是近视眼】

【说是魔眼】→

 

他把那双眼睛叫做“魔眼”。

虽然不知道这双眼睛有怎样的力量,

我在后来才知道拥有这双眼睛有怎样的意义。

 

只是,当时看着这双眼睛就有股异样的感觉。

除了这股不祥的预感外什么也没感觉到。

 

可是,这不祥的预感成了现实。

 

我们和他的Servant在竞技场激战的时候,

得知了他的Servant有着令人战栗的恐怖力量,

对我们而言,说是最糟的Servant也不为过。

 

她的真实身份是——

 

【星球本身“真祖”】→

【隐藏着超能力的“教祖”】

【世界的源头“元祖”】

 

没错,她的真实身份就是

被称为星球意志的吸血鬼之王,

其名为“真祖”。

 

如果她拿出原本的实力,

那纯粹的力量足以轻松的令我方蒸腾。

 

但是,因为卧藤的原因而Berserker化的她

无法使出她的真正力量。

 

还有一个决定性的情报。

那就是我在言峰设计的趣味活动中取胜后、

所获得的奖品。

 

那是一则情报。

 

就是——

 

【妄想心音(Zabaniya)】

【血之姐妹(Blut Die Schwester)】→

【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

 

那个情报就是,“Blut Die Schwester”。

 

把这个德语翻译一下,就是“血之姐妹”……

这是什么意思呢?

虽然不知道这个单词本身隐藏着什么意义,

不过,这想必是和被称为“地球的触觉”的她,所相应的“超”能力吧?

 

因为卧藤这个Master的原因,

这个能力也许被大幅的限制住了——

 

要战胜爱尔奎德·布伦史塔德、

据说是星球本身的她,

想必绝非易事。

 

不过,我有拉尼

还有Caster在我身边。

 

我不能输,

不、我绝不会输。

因为卧藤是孤军奋战,

而我却有着可靠的同伴们。

 

 

 

 

走廊

 

言峰神父:“欢迎来到决战之地。全身心准备好了吗?

门只有一道,能再度返回校舍的只有一对组从。你若做好了觉悟,就打开角斗场的门吧。”

 

【去决斗场】→

【再准备准备】

 

“好吧,年轻的斗士哟,决斗的门就此敞开。

祈祷自己能够再度回到校舍吧,然后——尽情地、厮杀吧。”

 

(白野主从和卧藤主从走进电梯)

 

“你来了啊小姑娘!奔赴圣战之地的勇气值得嘉许!

但是!你还在恐惧小生!

证据就是你和小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且绝不靠近,对不对?”

 

【不,是你太吵了……】→

【确实挺怕呢。某种意义上】

 

“小生的声音能如雷贯耳不是当然的事吗!

因为小生在这浮世,有着传达神之声的使命!

因此吾声为神的代言!如韦驮天般传遍盖亚——

甚至比超雷米尔更快,将神的声音扩散到天地间!

也就是说,小生的声音比圣家堂的钟楼,更加沉重!

你们也真够可悲啊。

如果没碰上神命加身的小生,这条寿命说不定还能长一点……

悲哀的羔羊啊,好好享受最后的晚餐吧。”

 

(沉默)

 

“怎么了?回答啊!拜倒在吾雷光般的威严下了吗?”

 

【……别跟我搭话了】

【你的宗教我不懂】→

 

“可笑!这是何等愚蠢的问题!确实,小生学习了所有的宗教,再现了所有的教义。

可是!那个时候小生注意到了。

每个教义都是矛盾的,每个教义都不过是单方面的自问自答!

矛盾的宗教是无法改变世界的。

而在绝望的小生面前出现的是……

真正的神!”

 

Berserker:“…………”

 

“如同圣母玛利亚般的美!匹敌不动明王的威压!啊啊,泰姬玛哈尔陵!

那个瞬间小生领悟了!这就是我的使命、我的命运!You’re mine 、my destiny!

小生已经不再信教了!小生信仰的,只有我的神!

你懂了吗小姑娘?!”

 

“主人,请蒙住耳朵。那家伙的发言已经跟精神污染的咒语没两样了。

要是认真的听他的话,连主人都要变成怪人了!

来吧主人!我亲手来帮你蒙住耳朵!

啊,我没关系的。就算想蒙住耳朵手也不够了……”

 

“呣,你带着声音小得像苍蝇的Servant啊。

但是!无论你带着怎样的Servant,小生依旧诸法无我!

若问为什么!那就是小生乃是真神的仆从!”

 

【Servant的仆从?】

【真神……Berserker吗?】→

 

“正是!你终于注意到了!我就赞赏赞赏你堪比神之徽的知识吧!

吾神之所以不能发言,是上天赐予小生的最后的试炼!

在这场战斗获胜的时候,就是小生得到万能之器的时候——

吾神也就能对小生展露最初的微笑、让小生一听玉音了!”

 

Berserker:“…………”

 

“理解了吗?我和你们的觉悟,从一开始就不同!

小生的行为即是救世!挡在小生面前的你们就是拦路的路西法。

你们这些该死的堕天使!知耻吧!以为有几根黑羽毛就是视觉系了吗?!”

 

【我们不是堕天使】

【堕落的是你吧】→

 

“——呣,还挺能吠嘛。不过想跟为神的意志而战的小生提意见,你还早了几千年。”

 

——这时,机械与机械间

响起了大幅度的震动。

 

废话结束了,

该开战了。

——战斗吧。

 

“到了啊。这里就是你们的终点站了。

至少让你们无悔的成佛,全力交战吧。”

 

(白野主从和卧藤主从出电梯)

 

“来吧,最后的审判!现在正是名副其实的诸神黄昏!

接受神的雷霆吧!然后在比伊甸更远的庭院,埋葬你们肮脏的尸体吧!”

 

“我已经到极限了!

绝不能让那个白痴和主人呼吸同样的空气。

我要让你即使转生千百万回、也无法再忤逆主人。就让你魂飞魄散好了!”

 

(进入战斗)

 

Caster:“真希望你统一一下信仰……话说,要是你连稻荷明神都网罗了的话,那就真~的不可饶恕!”(开战语音)

 

卧藤:“说什么蠢话,小生当然也通晓稻荷明神。要吃油炸豆腐吗?”(开战语音)

 

Caster:“喂,这只是吐司啦!”(开战语音)

 

(战斗结束)

 

“怎么会————!

这怎么可能————!!!”

 

吼声似乎要撕裂喉咙,

钢铁般的躯体开始崩落。

 

“不可能!即使以撒旦打赌也绝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打败神明呢!!”

 

匍匐着

攀爬着

向自己的Servant靠近的卧藤。

 

那个身姿,就像只会爬的小婴儿

拼命爬像母亲一样。

 

“神啊!!请回答我!请回应……小生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神不肯回答我!!!”

 

——然而他的怒吼声也渐渐远去了。

我能感到

传到耳朵里的声音正在变小。

 

这就意味着……

卧藤的存在本身

正在从这个空间里消失。

 

“啊啊……神啊……”

 

最后的声音仿佛枯萎。

然后卧藤这一人物,

从这个空间里消失了。

 

——但是。

 

他的Servant还没有消失。

 

只身一人的Servant身上

好像有什么剥落下来了……

不知为何我就是这么感觉的。

 

Berserker:“…………”

 

不、应该说是,“恢复了”才对吧。

违和感消失了。

 

附加在原本的她

身上的重荷、枷锁,或者说诅咒,

这些东西终于消失了。

 

(爱尔奎德恢复意识)

 

“——哈,终于解放了。因为碰到了个没怎么见过的人类,我就陪了他一会。嗯,这也太扯淡了吧!

再见了,纯真的Master?你的信仰里应该有轮回转世吧?那么,下个轮回再见吧。

那家伙可真够死心眼啊,竟然还真的把我当成了神,这种搞错的家伙还真不少。

我是星之触觉,跟自然现象是一样的。神什么的,那不就落到了人类能够认知的形态吗?

虽说要把我当作真正的神,但是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了。

真品被迫降格到赝品,这种事谁能忍啊。

再说这里是哪啊?身体有点麻痹啊……我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这么说着,

她走向

封锁空间的墙壁……

 

只见一闪。

 

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堵在她面前的墙壁上

浮现出一个开放的洞穴。

 

这是个跟她身形差不多的

刚好够她通行的洞穴。

 

简直像是,

空间本身就认同了

她可以从这里通行似的。

 

这个空间

恐怕没有阻拦她的权利吧?

 

“——啊,对了对了,那边的Master。”

 

她突然停下脚步,

向我回过头。

 

被曾是敌人的人注视着,

我全身都紧张起来——并没有。

 

因为,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爽朗的笑容。

 

“虽然我没什么意识,不过你好像干掉我了?我还是第二次被杀呢。

让我体会到怀念的心情,这份谢礼我会好好奉还的。

如果你有这份心的话,就来找找我吧。那个时候——要好好负起打倒我的责任哦。”

 

她灿烂地微笑着,如此说道。

 

“希望能再会,拜拜。”

 

像是在交朋友似的,

她挥了挥手,转过身去。

 

——就在我这么想的瞬间,

她无声的一蹬地面,

跃出了这个空间。

 

(爱尔奎德离开)

 

“那个Servant也是个相当乱来的人呢。说到底,她应该不属于英灵这类人。

好像是从哪里迷路过来的呢……唉,反正是个已经打败过的对手,就随她去吧。”

 

看样子Berserker应该是法外的存在。

不过,我应该不会再和她作为圣杯战争的敌人再会了。

还是不要放在心上的好。

 

打倒了敌方的Master,Servant也走了。

四回战如此便算是赢了,

差不多该回校舍了。


评论(2)

热度(11)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