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四回战-2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4.immortal/blue blue howl moon

 

正因拥有力量,所以偏离正轨。

为了偏离常规,所以向超脱常理之力祈愿。

这份矛盾即是人类之证。

即使是充满了调和的世界,异端仍会显现。

——为了什么呢?

 

4回战开幕  剩余16人

 

 

 

 

早上

教室

 

::2楼的公告栏上,

已发表你的对战者。

 

四回战的通知来了。

这又是一声,告知你必须为了打倒敌人而奋战七天的晨钟。

 

又要开始了。

这双手已经三度沐浴鲜血,

可我却还站在这里。

 

——是啊,就连那么小的孩子,都被我夺取了性命。

 

我这么活下去真的好吗?

我还有资格、有生存的理由(存在价值)吗?

 

慎二那时哭喊着“我不想死”,

直到最后都还渴望生存,但他死了。

 

丹卿的时候,且不说他的真实心意如何。

他在战斗中做好了觉悟、找回了自己的真心,

并接受了自己战斗的结果,溘然长逝了。

 

而Alice——她只是个寂寞的孩子。

只是个孤单的、想要玩伴的孩子罢了。

 

而活下来的我

打败(杀死)了他们所有人,

用的就是这双手……用的就是名为servant的利刃。

 

可是我有

配得上他们性命的目的吗?

我仅仅是

——不想死而已啊。

 

丹卿告诉过我,

要去找自己战斗的意义。

 

我找得到这种东西吗?

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如果找回在开始学园生活时、被消除的记忆的话,

我就能找到了吗?

 

找到、战斗的意义——

 

 

 

 

走廊

 

我被客户端的提示音叫了出来,

一如既往地站在公告栏之前。

 

随着我的视线落在公告栏杂多的告示上,

众多的文字消失了,

唯一一个有意义的情报浮了上来。

 

Master:卧藤门司

决战场:第四月想海

 

……这个名字,读作Gatoo吗?

我这么想道。

 

???:“你就是小生的对手吗?”

 

背后传来的声音非常洪亮、

如同高硬度的金属。

 

卧藤:“……你的表情真是驽钝啊。那是和后世无缘、令人想到佛像的表情啊。

既没有觉悟也没有高尚的目的,不就是在欲界随波逐流的流浪者吗?”

 

走过来的男人,

是个身如钢铜的巨汉。

 

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迷茫,

我虽不知这眼睛究竟看向何方,

但我认为,这是他自身绝对自信的证明。

 

“你说小生?呼嗯,别把小生和你这样的流浪者相提并论啊。

小生是为了这浮世中最崇高的目的、而奔赴战地的。

那就是……让我的神成为全世界的神!这才是响彻此世的安魂曲!

你也感受到了吧?小生全身中充满的、足以战胜修罗的力量!

呵呵呵,但这不是小生自己的力量,而是那万能的优美的吾神,赐予小生脆弱之身的力量!

此即是佛光!即便是大天使之羽也无法比拟的、压倒性的观无量寿经!

吾神不需要伪书、就连格力亚提也要退避三舍!

吾神凌驾于鬼子母神之上,乃是指引世界净土的存在、居于约翰纽姆上位的绝对存在!

拥有这等力量的神,怎么能只做小生一个人的神?

不!!!这等事即使是造物主也绝不容许!

全人类都应有平等地前往伊甸园的资格!你不这么认为吗?

所以小生必须获胜,此乃因果、此乃宿命。”

 

——我完全没听懂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唯一知道的是

这个叫卧藤的男性,

有着强烈的愿望、信念。

 

……强烈到了聒噪的地步。

 

 

 

 

傍晚

教室

 

对战者已经发表,准备时间也开始了。

可是,我仍旧迈不出脚步。

 

我到底、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参加圣杯战争?

 

脑袋里充满了这些问题,

脚步一步也走不动。

 

“唉,主人真是太实诚了。但是禁止消极思考!

你看,虽然没有预料但我们也救了人不是吗?我们到那女人那边去,跟她说说话吧?”

 

Caster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我用令咒、介入两者的对决之中,

由此救下的生命

现在就躺在保健室里。

 

——她已经没事了吗?

 

虽然一切都是我的任性妄为之举,

但要是去见见她,也许能有什么改变。

 

等会去保健室看看吧。

 

 

 

 

保健室

 

我轻轻地拉开帘子,

走到拉尼躺着的床边。

 

因为没什么气息,

我本以为她还在睡,

但出乎我的意料,她张着眼睛。

 

呆呆地望着虚空、不倒映任何东西的眼睛——

 

我凝视了这眼睛一会儿,

正想着“果然还是没什么反应”的时候,

拉尼突然开了口。

 

她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

身体也一动不动,

可是,只有嘴巴却像是别的东西似的

发出了无机质、却剔透得反常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救我?”

 

拉尼用毫无光彩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然后重复了一遍、低语似的问道:

 

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

放任下去的话她会迎来电脑死。

 

会有人能眼睁睁地看着

眼前的人们厮杀、

然后让其中一方的生命之火熄灭吗……?

 

……至少,我是做不到的。

就算没有记忆,我的身体

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

真是傲慢啊。这样一来,我也——无法实现老师的夙愿了。

阿特拉斯院制造的、最后的并行变革机……失去了这个的我,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拉尼冷淡地说着。

 

并行变革机……这指的是,

她自爆的时候的、那个心脏吗?

不,看起来是心脏但机能却不是。

否则,她就没法躺在这里了。

 

虽然从以前开始,这位少女的身上就很难感觉到感情的波动,

而此时她的声音,已经只是单纯的机械音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这个问题,我不由得语塞了。

 

我是为了确定自己漂浮不定的心绪,才来到这里的,

但拉尼的话语深深地刺入了这根结的核心。

 

沉重的沉默之后,

我也无法回答她。

只能呆呆地、

嘟囔自己的名字罢了。

 

“岸波……白野……”

 

她像是在回味着什么似的私语着。

 

“你把、我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吾师给我的使命,给夺走了。

也就是说,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拉尼说完后,闭上了嘴。

她的眼睛,

仿佛在拒绝继续解除一样,

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确认生存的理由?

看看救过的生命的话,就能明白这一点?

 

她有着自己的

追求圣杯的理由,

而且这个理由有着为此赌上性命的价值。

 

可我却介入了她的战斗,

并中伤了她的理由。

 

我被这事实冲击着,就在沉默之中,

客户端传来了无机质的提示音。

 

::第一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一层取得。

 

现在也只好,

被客户端催促着,离开保健室了——

 

 

 

 

走廊

 

远坂凛:“……真是,你这脸真是越看越蠢啊……”

 

从我的前方,

投来了失礼至极的话语。

 

“唉,你等下。我们也认识了一段时间了,我有话要跟你说,有空不?

一件是关于尤里乌斯的机关,虽然是借着他做跳板,但你打破了障壁(防火墙)也是事实。

这种事,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魔术师能做到。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要是不好好回答我,我可不会让你安心地去竞技场。”

 

远坂凛的眼神更加锐利了,

甚至令人感到了杀意。

 

可是,要是我知道这个答案的话,

那我也不用苦恼了啊。

 

我到底是什么人。

 

在那个决斗场的两个人,

都问了我一样的问题。

被她们逼问到这个地步,与其说是疑惑,倒不如说是令人不安了。

 

我原来是、

这么奇特的master吗……

 

我的不安

被凛察觉到了吗?

她脸上的防备忽然消失了。

 

“哈……还真是张令人没干劲的脸啊……

好吧,你带着这个到竞技场去吧。”

 

如此说着,凛递出了某个东西。

 

……镶了宝石的吊坠?

为什么要给我……

 

“你拿着这个,到竞技场的动摇处去。”

 

动摇处……?

那是什么——

 

“动摇处就是,组成竞技场的块与块之间的缝隙,也就是Moon-Cell在创造SE·RA·PH时的漏洞。

唉,你当做世界的龟裂、境界就行。在这种地方,会漏出这层竞技场里所没有的情报。

包括规定外的情报、未处理的灵子。总之,就是残留魔力(噪音)。

这个宝石是禁制的礼装,只要拿着它就能和噪音接触。

噪音就是未知的情报,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能解决你的烦恼。

做法很简单。到噪音残留的浓厚区域去,然后就可以随便获取魔力(数据)了。

如果我的假设是真的……你应该能找到自己身世的线索。应该。”

 

知晓自己身世的线索——

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啊。

 

我感激地接过了吊坠。

就算是陷阱,

为了得到自身的线索、

也有冒一次险的价值。

 

总之,先向远坂凛道谢吧。

 

“哼、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事啊。魔力浓厚的地方会发光,一看就明白了。

那就这样吧,运气好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

 

(凛离开)

 

……带着这个吊坠,

去竞技场发光的地方吧。

 

为了得到

我自身的线索,

去竞技场魔力浓厚的地方找找看吧。

 

 

 

 

 

自室

 

“恭喜你,主人。虽然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端,不过我们平安进阶四回战了。

接下来竞技场的战斗也会越来越困难,就让我们乘风破浪共度难关吧♥”

 

 

 

 

 

 

图书室

 

为了尽力寻找敌方的情报,

我来到图书室。

 

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时,我的视线停在了某本书上,

书面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写。

可是……不知为何却意外地吸引人。

 

我把书抽出来,翻开。

在书中,写了如下内容:

 

〖——开端要追溯到上个世纪。

那时,在某个场所,人类发现了巨大的造物。

 

“古代遗物(人工造物)”

 

那是存在于遥远的过去、

由非人类的科技创造的古代遗物。

 

后来,我们把这个古代遗物称为圣杯。

 

可是,当时的人类无法解析

它的真相、构造、技术体系。

 

而且即使是现在,甚至在未来

都依旧无法解析。

构成圣杯的技术就是如此特殊——〗

 

“哎呀,你也发现了这本书吗?”

 

——不知何时,

雷欧和他的Servant站在我面前。

 

“这本书,是在Master达到一定等级后才能开放的,关于圣杯的情报的书。

啊,不必在意我,你继续读吧。”

 

——虽然多少有些介意雷欧,

但是我更在意关于圣杯的情报。

还是继续读吧。

 

〖不过那时的人类,对遗物的认知

仅至于知道“圣杯在做什么”。

圣杯,在观察地球。

 

并且,从遥远的过去开始,就一直在记录着地球。

记录着地球全部的生命、全部的生态、历史、思想——甚至是灵魂。

 

最终人类明白了——

圣杯就是记录着全地球的设计图,圣杯就是将地上的一切遗留下来的神的遗物。〗

 

从过去开始就记录着地球上的一切……?

这可真是……荒谬的故事啊……

 

实在是太过超出想象范围了,

光是读懂内容都就竭尽全力了——

 

“你很吃惊吧。不过,圣杯的知识这才只是冰山一角。

哈维也只知道一点构成圣杯的素材的情报,你要是有兴趣,下次可以来这里找我。”

 

雷欧和他的Servant离开了。

 

这本书里写的只是冰山一角?

 

那,

他还知道些什么?

 

 

 

 

 

竞技场

 

“主人,有敌人的气息。呜哇,这股杀气……怎么说呢,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现在又没有情报,今天就先避免接触吧。总觉得……有股非常讨厌的Servant的气息!”

 

(白野找到迷宫的动摇处)

 

来到远坂凛所说的

魔力浓厚的地方了。

 

【靠近】→

【不靠近】

 

————!

越是接近光源,

头痛就越是剧烈。

 

不过,这头痛也很快平息了。

 

这下子就能接触残留魔力、取得情报了。

把这结果告诉远坂凛的话,

我就能知道自己是谁了……吧。

 

好,要是没别的事,

就离开竞技场吧——

 

(白野遭遇卧藤主从)

 

“小姑娘!不去消灭佛敌,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这聒噪的声音——

绝对是卧藤。

 

呜,这里可是竞技场……

他还带着Servant。

要在这里开战吗——

 

“啊!吾神啊!请让你的光芒遍及三千世界吧!”

 

???:“…………”

 

Caster:“那个、果然是Berserker吧?

还是我最讨厌的类型……但是——我会加油的!”

 

【先观察状况】→

【先下手为强!】

 

???:“…………”

 

 

……?怎么回事?

对手的Servant并没有战意。

 

“神啊,您意下如何?”

 

???:“…………”

 

“噢噢,这里就是修行之地吗!

既然如此,我卧藤就是上至针山、下至黄泉比良坂,也要耐过这次修行!

噢噢噢不必担心,小生最喜欢修行了!

就是这么回事小姑娘!我今天没空和你玩,予你速速离开的权利!”

 

……似乎是因为对手的心血来潮,

我捡回一条命啊。

 

“主人,就按那个怪大叔说的,今天先撤退吧。

虽然也不是不能开战,但是——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Caster既然这么说,

一定是感到了相当奇怪的气息吧。

 

现在还是先撤退比较好。

等得到了一些情报后,

再去发起挑战吧。

 

 

 

晚上

自室

 

“主人,你今天从那女人那里,收到了什么东西对吧?

这东西……不会突然一下抽出我们的情报、然后发送给她吧?

从那家伙的个性来看也不是不可能……

唉,残留魔力(噪音)也拿到手了,明天早点去问问她吧。”

 

 

 

早上

自室

 

/我做了个梦。

 

好像看见了,网路上无数的碎片中

其中一个无足轻重的画面。

那是我以前也见过的光景。

在突破圣杯战争的预选、

陷入长眠的时候梦到的那个光景。

 

那么,这是我想不起来的过去之一吗?

或者是,我已失去的曾经。

就像是,即使头脑被破坏

也依旧铭刻在体内的遗传情报一样。

 

/我听见了叹息的声音。

 

为何?为何?为何?

为何在憎恨的同时却又焦急?

为何在哀悼的同时却又深爱?

 

一边瞪视着灾难、纷争、

种种残酷的死亡,

“        ”又为何,站在这片风景下呢?

 

若是无法得出

 

这份不合理的现象的答案,那么,就必须自己清醒过来才行。

 

无需记忆。

无需过去。

 

只需战斗便可。

现在,我听见了几度呼唤我的声音。

 

……我醒了。

好像做了一个残缺的梦。

 

……刚刚的是……

虽然一点实感也没有,

但好像是我过去经历的梦。

 

只有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

 

虽然很在意这个梦,

可是再怎么冥思苦想

我也一个片段都想不起来。

 

再怎么在意也无济于事。

在自己想起什么之前,

只好先不管这个了。

 

 

 

 

 

傍晚

教室

 

“怎么了,主人?啊,我的耳朵响了一下哦,难道又在想保健室的那个女人的事吗?

比起这个,先处理昨天到手的咒具吧。我也很在意这个魔力为什么会反弹啦,去问个清楚吧。”

 

……对哦。

只要问清楚,肯定能明白些什么。

 

她大概还是在平时的位置吧。

拉尼的状况也很值得担心,

但现在必须得问问凛那时头痛的原因——

 

 

 

屋顶

 

远坂凛:“……你去动摇处了?”

 

啊啊,好不容易去的。

我在取得数据的时候感觉到了轻微的头痛,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你说,只是头痛而已吗……

……这样啊,虽然也预想到会出些状况,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啊。

那个吊坠,虽然可以取得残留魔力,但是——

实际上,对使用者的大脑负担非常大。”

 

大脑……负担——?

 

“对。具体反映表现为:活人会失去意识,要是没有魔术回路八成会死。”

 

————!!

我背后一寒。

 

这是陷阱吗?

我对眼前的这个少女太过大意……

 

——不,不对。

我昨天明明接触过噪音了,

可是我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

她在开玩笑吗?

 

“这下子就明了了。你不是普通的魔术师,甚至可能连人类也不是。”

 

什……么?

 

她说什么?

 

“我说你不是人类,至少不是普通人类。你的大脑是被改造过的,要么就是半人半妖。

就跟那个人造人的女孩一样,你们都不是正常的人类。

你来到这个世界时,真的什么都不记得?”

 

我不知道,只是——

啊,说起来我梦到过

一个似曾相识的梦……

 

“梦?在来电脑世界的时候梦到的?不可能。因为从理论上讲,灵子潜行和梦属于一个分类。

……难道是梦中梦?真是的,你到底有多少谜团啊?”

 

留下这些话语,远坂凛离开了。

 

不是通常的魔术师?

不是正常的人类?

 

听起来完全不像是自己的事啊。

要说为什么,是因为我并不是这么了不起的人。

即使没有记忆,这一点

我还是可以断言的——

 

 

 

 

保健室

 

我和昨天一样,拉开了帘子,

坐到拉尼的床边。

 

拉尼已经醒了。

她的眼神毫无变化,

身体也一动不动。

 

就这么沉默地和拉尼对视了一会后,

她忽然开口道:

 

“看坏掉的道具很有趣吗?”

 

——道具?

虽然很介意拉尼的措辞,

可我也说不出什么好话,只好将话头踢给拉尼。

 

拉尼注意到了我的意图吧,

她继续说道:

 

“我是为了得到圣杯而打造出的道具。

为了让老师得到圣杯,我仅是为此而活。

但是,我的目的已经无法实现了,所以我现在是坏掉的道具。就像尘该归于尘,星该还于星一样。”

 

她淡淡地、毫无起伏地说着。

她的眼中了无生气。

 

她说,自己只是道具,

伴着圣杯战争的落第,

她连生存的理由一并失去了。

 

听她这么说,我忍不住想问。

被她称作老师的人,

会仅仅因为想得到圣杯

而特地去养育一个人吗?

 

还是说,

她自身的意志太过薄弱了呢?

 

“——你问、老师吗?

老师就是我的全部。在这世上造出我,传授我慈悲、知识的人。

老师要是想要圣杯,我就把圣杯带给他。这就是我存在的理由。”

 

——那,拉尼要对圣杯寄予什么愿望?

 

堵上性命、

为老师鞠躬尽瘁、

拉尼难道没有自己的愿望吗?

 

听着拉尼的话,

我不知为何有些生气。

就算知道老师已经死了,

这女孩也不会改变她的决定吧。

 

“老师说的话就是绝对。这和你岸波白野无关。”

 

拉尼的语气,第一次激动了起来。

类似于感情的东西伴上了语言,

眼睛里也隐隐有了光芒。

 

“请出去。还有,请别——别再管我了。”

 

和昨天的谢绝,

明显的不一样。

 

如果……这女孩能敞开心扉,

如果我能帮上哪怕一点忙,

明天就继续来吧。

 

这兴许才是“救人者”的职责吧。

 

 

 

 

 

图书室

 

雷欧:“欢迎,岸波小姐。你想问些什么?”

 

【关于发现圣杯的历史】→

【关于构成圣杯的素材】

【关于圣杯的存在方式】

【圣杯战争是?】

【不用了】

 

“……开端要追溯到上个世纪。那时,人类观测并发现了巨大的构造物。

那是从遥远的过去就一直存在的、非人类技术制造的古代遗物,那就是圣杯——Moon-Cell。

可是,当时的人类完全无法解析它的真相、构造、技术体系。

……不,即使是现在、甚至是未来,都不可能解析吧。

制造Moon-Cell的技术就是如此异常。

但是我们还是知道,这个机械‘在干些什么’。

……Moon-Cell,在一瞬不瞬的观测地球。并且,从遥远的过去,便一直在记录着地球的全部。

全部的生命、全部的生态、历史、思想——甚至是灵魂。

Moon-Cell是记录着全地球的设计图,有着七层阶级的神的遗物。

所以,人们如此称呼它:奇迹的圣杯。足以解明世上的一切的、七天之圣杯。

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关于发现圣杯的历史】

【关于构成圣杯的素材】→

【关于圣杯的存在方式】

【圣杯战争是?】

【不用了】

 

“圣杯是用地球本身存在的材料制作的。而且,在证明这一点的时候,我们都不得不承认……

这样一来,这个构造真的可以‘记录一切’。

最初发现这一点的是巨人的巢穴——阿特拉斯院。

这是吾等哈维、还有远坂凛所属的组织得知的情报。

圣杯是以人类的文明无法估量的、纯光子结晶构成的。

光子结晶是以纳为单位,完全集成光的矿物。

其处理速度、记忆容量都是压倒性的。

哈维也有进行光子结晶研究,但是至今为止,制作不满一公分的筐体就是极限了。

阿特拉斯院的开发规模更大,但也只能做到三公分的角……

——可是,Moon-Cell的中枢……不,圣杯本身就是光子的结晶。

圣杯全长三千千米都使用了这种光子结晶,利用光为媒介进行演算、记忆回路。

岂止是情报,连管理情报的筐都是用光构成的,圣杯就是如此高级的系统。

即使使用地上所有的资源也无法抗衡的、规格外的超级电脑……就算成为‘神的头脑’,也是当然的吧。

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关于发现圣杯的历史】

【关于构成圣杯的素材】

【关于圣杯的存在方式】→

【圣杯战争是?】

【不用了】

 

“在发现圣杯的存在的时候,人们都想要到达那里。

不过,这些人都被我等西欧财阀拦截了……

我们认为,这等程度的宝物若是交给了哈维之外的人,只会引起无用的混乱。

哈维限制了新的技术开发。因为人类已经不再需要新的先进技术了——

同时,我们从物理手段上封印了去往圣杯的道路,简单的说就是停止宇宙开发。

对,距离地球38万千里的遥远卫星——月球,就是圣杯。

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关于发现圣杯的历史】

【关于构成圣杯的素材】

【关于圣杯的存在方式】

【圣杯战争是?】→

【不用了】

 

“我等西欧财团在得知圣杯存在的时候,就为了不让任何人抵达圣杯而限制了宇宙开发。

可是,还有去往月球的小道,那就是通过灵子黑客来黑进月球。

其实,人类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和Moon-Cell有联系。

作为灵体、作为意识,被招至圣杯内部。

恐怕……对于Moon-Cell来说,只有人的精神是它无法观测的。

即使是观测了众多自然现象的圣杯,也无法观测形而上的东西。

所以我认为,Moon-Cell选择反过来将人类的灵体招进来‘请教’。

……如此一来,只有被称作魔术师(Wizard)的人们可以接触Moon-Cell。

他们不接受哈维的管理。

然后,Moon-Cell制造了为魔术师们活动而使用的Serial Phantasm——简称SE·RA·PH。

圣杯战争就是进入了圣杯的魔术师之间,展开的圣杯争夺战,这是为了将世界——

不,是为了将足以带来世界变革的古代遗物、Moon-Cell纳入管理。

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关于发现圣杯的历史】

【关于构成圣杯的素材】

【关于圣杯的存在方式】

【圣杯战争是?】

【不用了】→

 

“这样啊?那么,我会暂时待在这里一段时间,你若是回心转意,可以再来这里找我。”

 

 

 

 

自室

 

“战斗的中盘也需要适当的休息,对手既然是个无可救药的轻浮家伙,我们也带着野餐的情趣行动好了!

……话是这么说,可我觉得好烦啊。

那家伙是专门在人游玩的时候给人添堵的角色,简直就和上山遇到熊一样麻烦。

啊啊,我的耐心都要耗尽了。”

 

 

 

 

竞技场

 

(白野拿到暗号键)

 

“总算拿到暗号键了呢。不过那些家伙该怎么说呢?那就是……变态对吧?”


评论

热度(10)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