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三回战-2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早上

教室


我昨天做了些什么事呢?


这一次和慎二、丹那时的情况

有根本性的不同,


我没办法冷静地分析现状。


首先是,Alice有两个人……

她们是双胞胎Master吗?


还有,再加上,

完全没有露出任何情报的那个Servant到底是……


作为Master而言Alice的力量非常强大。

那个Servant

说不定也会再度现身。


如果解不开Alice的谜团,

我就不会有胜算。


有没有谁、有没有谁可以当当商谈的对象呢……





傍晚





操场


男学生:“哦哦!还真是口大锅啊,那好吧,这本《少年Sunday》给你。

我家Servant的胃口很大嘛,普通的锅做的分量完全不够。”






屋顶


远坂凛:“你说那个叫Alice的孩子是双胞胎Master?

……这可难说。在圣杯战争里,一对一是最根本的规则。

Master即使想联手,就算在学园这边可行,在竞技场也是不可能并肩作战的。”


那么,一个Master

有可能使役复数的Servant吗?


会不会黑色的ALICE和怪物

两个都是Alice的Servant……


“那不可能。Servant和Master的ID是关联的。

也就是说,一个Master想使役两个Servant,从系统上来讲就是不可能的。

是用什么魔术制造了分身?还是其中有一个是人偶……答案多半是其中之一。

双胞胎Master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不能就这么断言,但那孩子肯定是不可能的。

因为令咒的反应只有一个,应该是……其中一个是人偶吧。”






3楼走廊


拉尼:“你说……双胞胎Master?

……就算是一对双胞胎一起参加圣杯战争——

从系统上讲,他们也是没办法在竞技场里并肩作战的。”


那,

她们两个其实只有一个Master是吗……?


“……我不知道,她们真的可以算作‘两个人’吗?

说到底,我从那孩子身上感觉不到生气。

参加圣杯战争的生者身上、特有的电脑震,我没从她们身上感觉到。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也不明白……”





自室


“诶——料理的基本是さしす……せ……そ?……呣呣呣。

さしす是指砂糖(さとう)、盐(しお)和醋(す),那せ和そ呢?

せろり和そーす?这是指战争和复苏吗?话说,干嘛写得跟暗号似的?”


Caster正在阅读

从图书馆借来的家庭料理的书。


好像是因为反思迄今为止的料理,

而决定去学习前人的智慧。


……我偶尔也会想:

“这家伙还记得我们在参加圣杯战争吗?”

不过她这种脱线的地方,

倒是使得自室的空气都变得明亮起来了。


顺便一提,せ是指酱油(セロリ),そ是指味增(ソース)。


“啊,还真是意想不到的豆知识啊。话说回来,主人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吗?”


我虽然想不起自己的事,但是一般常识还是有的。


为了适应社会而得来的知识

和为了形成自我而产生的记忆,似乎完全是两回事。


“……这样啊,还真是遗憾。我也差不多想听听主人的经历了。

但是嘛,想不起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现在就面向前方,专心考虑主人的未来吧!”


这是在安慰我吗?还是单纯的真心话呢?

无论如何,

她的笑脸拂拭掉了我心中的阴霾。


虽然在战斗上不怎么靠得住,

但对于我这丧失记忆的Master来说,

Caster说不定是最好的Servant。


“诶、我才不是最弱的呢。只不过是稍微有些原因,所以才使不出全力而已。”


……所以说你弱啊。


她之所以使不出全力,

也是由于我作为魔术师而言太不成熟。


“啊、不,虽然这也是其中一个理由,应该说、我从一开始就接不上频道吧……唉、算了!

比起这些,还是说说以后的事吧。主人如果得到了圣杯,会许怎样的愿望?”


唐突、却又非常切实的提问。

迄今为止,光是获胜就让我竭尽全力了,

这种“胜利的结局”我根本没有想过。


就算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许愿机是真的,

我也——


【可是,我不觉得我能获胜。】→


……是啊。


记忆没有恢复,连自已以前是怎样的人都不知道,

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愿望呢?


唉,更确切的说,

能有像其他的Master们一样的、具体的愿望吗?


因为不想死所以选择战斗。


因为想活下来所以才战斗。


可这并不是愿望,

而是作为生命体理所当然的本能,而不是愿望。


雷欧、丹卿、远坂凛。


还有侵入了SE·RA·PH、

却还不相识的魔术师们。


我没有如他们那般

长年累月磨练自己、只为实现一个愿望的意志。


所以现在,毫无疑问的,

我说不出“我有自己的心愿”这种大话。


“原来如此……看来主人的喜怒哀乐经历得还远远不够啊。

还是说,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愤怒’这种感情呢?

愤怒、义愤、义务。正因为拥有这些自我的要素,

强大的人反而会有着非常简单的愿望。

不过,我觉得主人保持现状就够了。

太过纯粹的愿望,反而会将怀有这种心愿的人给侵蚀殆尽。

我不希望主人变成那样——

而且话说回来,能消费主人的时间、金钱、体力的人只有我。”


你刚刚、

明明白白地说了

“就由我来把主人侵蚀殆尽吧❤”对吧!


……唉,先不管这个。


我虽然还没有愿望,

那Caster呢?


既然已经作为一个Servant为我效力了,

作为报酬,她不也应该有着想用圣杯实现的愿望吗?


“诶?您问我的愿望、是吗?”


Caster呆呆地瞪大了眼,

惊地狐耳都竖了起来,

仿佛听见了意外的话似的,一时失语了。


……看她的样子,

Caster也许没有想实现的愿望吧。


毕竟她是英灵嘛,

愿望什么的大抵都实现了。


“不。我的愿望啊,长久以来都没有变过哟,Master。

该怎么说才好呢?……我想爱上某个人,为那个人献上一切,甚至是我的命。”


Caster静静地宣告着,

这话语无比沉稳,而又无比清净。


……虽然我没有见识过,

不过所谓的神域的清净,应当就是如此了吧。


她如此说着,


和圣杯战争、Servant的契约什么的没有关系。


她只是想要,

仅仅是为了我这个人、向我效力。


“就是这样!明明都知道了我的愿望了,真是的,主人这个草食系~❤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比谁都幸福的良妻哟,Master。”


她率直的眼神、纯真的微笑正定定地面对着我。


……虽然觉得Caster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我,

但她绝对没有骗我。


此乃对天地神明、天神地祇之誓。

她说过了,她打从心底,愿意向我这个不成熟的Master效力。









1楼走廊


???:“找到了!”


“找到了。”


???:“大姐姐在偷偷摸摸地做什么啊?”


“来玩吧!我想好新的游戏了。

在新的洞穴中,一定能玩得尽兴的。

一定要来哦!”


???:“呵呵……约好了哦。”


我没能动弹。


被两个少女夹在中间……

明明仅是如此而已,手脚却麻痹得动弹不得、

意识仿佛被冻结。


仿佛是为了唤醒我这般呆滞的躯体似的,

无机质的电子音响了起来。


::第二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二层取得。


是的。期限如此平静、

又如此切实地向我们迫近。


我摇了摇头,

双胞胎——不,还不能断定——

把脑袋里年幼的Master甩掉,

向竞技场前进。





竞技场


“啊,大姐姐!你来和我玩了啊!”


???:“大姐姐果然很好心呢。”


“稍微等会哦,现在就来做新的游乐场!

在这里,鸟仅是鸟。”


???:“在这里,人仅是人。”


“大姐姐,欢迎来到Alice的茶会!”


(黑白Alice开启固有结界)


“什么!竟然是固有结界!”


“在这里大家都是平等的,不管是我还是你,山田也好铃木也好,

一个一个的名字,大家都会忘记的。大姐姐也一样。”


???:“不仅如此哦。渐渐地,会忘记自己是谁——

到最后,不管是大姐姐还是Servant,最后都会消失的。”


“好玩吧!”


???:“那,现在来玩鬼抓人吧!大姐姐是鬼!”


“要跑了哦,预备,开始!”


“呣……削弱自我存在的固有结界吗——

虽然有点棘手,不过只要捉到那些孩子,就可以简单地解除固有结界了!

把她们堵到死胡同去,抓捕就会容易得多吧。适当地干掉吧,Master!”


(白野主从追上黑白Alice)


“果然还是小孩子呢,一下子,就能堵到呢!”


???:“呵呵……你抓得到吗……?”


“好厉害!大姐姐你们好快!”


???:“但是,差不多也该记不起名字了吧?”


“已经想不起来了对吧,大姐姐!”


————!


我的,名字。


少女们……那是、谁来着……她们在说、名字。

但头脑中一片漆黑,

完全失去了回忆知识的机能!


……不,不止如此

说到底,

自己本来就没有“名字”吧?


“主、主人!难道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吗?!”


Caster的……名字?

这么说来,也想不起——


“啊,真名还在保密中呢。唉嘿嘿,抱歉哦❤”


“再不快点抓到我们的话,下一个消失的就是身体咯!”


???:“呵呵呵,大姐姐抓得到吗?”


(黑白Alice跑掉)


“下次可不会让你们跑掉了!快追吧,主人!”


(白野主从追上黑白Alice)


少女们、又、停下了。


看样子、又是、

死胡同。


“呵呵呵……我可是穷追不舍的狐狸——要上了哦!”


“好吓人哦,大姐姐怎么了?难道说……生气了?”


???:“为什么要生气呢?啊啊……难道是因为身体要消失了?”


“呀啊啊啊啊啊!主人的身体!!不要啊,我都还没尝过啊!”


“我好怕啊,ALICE,她为什么生气啊……?”


“不知道啊,Alice,才刚玩一会儿呢……”


(黑白Alice跑掉)


“噫噫,就分了一下子神……!下次一定解决你们!”


(白野主从追上黑白Alice)


“现在就给我解开结界!不然我就要开始大屠杀了哦!”


“……为什么要气成这样呢?……呜……我只是想和大姐姐玩而已啊……”


???:“这里大概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走吧,Alice。”


“呜……呜……对不起……大姐姐……”


(黑白Alice离开)


“嘁,跑掉了吗……我们快回去吧,主人。再待下去就危险了。”


不需要、旁边的某个人、提醒。

不快点离开这里的话,

连语言都要忘记了。


……?

前面、掉了、什么东西。


现在、

没有时间确认里面装了什么。

快、快、快点、回校舍、里去。





晚上

自室


“真没想到,那两个小矮子竟然能使出这等固有结界,真是太大意了……

不过,她们离开的时候好像掉了什么东西呢。

明天再确认一下吧,主人。”





早上

教室


Alice离开的时候,掉了一张纸片。


昨天我急匆匆地从竞技场逃出来,

还没来得及仔细看。


“上面写了什么,主人?如果是关于固有结界的提示就好了。”


我打开纸片,

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的名字是什么?”


就只写了这些。


“写了‘你的名字’?这样啊,我叫……啊、差点就暴露真名了。

哈……难道这就是那孩子的目的?!”


怎么会呢。虽然我觉得这不是陷阱,但是——

会令人失去名字的固有结界、

还有被问及的我的名字。


这就是解开结界的线索吗?

可是,该怎么做呢?

在结界里,不一会儿就会记不住自己的名字。


……虽然有尝试的价值,

可是,要怎么喊出自己都不记得的名字呢?

不想想办法可不行。


该和谁去讨论讨论呢……?






傍晚

3楼走廊


“你说,不忘记名字的方法?如果是吾师的炼金术,足以把名字铭刻在灵魂之上……

这样吧……”


如此说着,拉尼陷入了思考。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

我不禁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啊,这样怎么样?我在考虑在你身上刻下咒印……

不要紧的,只会有一点点疼,不至于粉碎灵魂。”


……在身上刻?

……粉碎灵魂?


这个、我就敬谢不敏了……




屋顶


“不忘记名字的办法?你啊,难道说连这种情报都丢失了吗?”


我向惊呆的、却多少还有点担心的远坂凛

一一说明了情况。


“你是说,在会忘记名字的固有结界里、喊出自己名字的办法?

话说固有结界是啥啊?!那孩子的Servant竟然能用出这等法术吗?!

而且还能长时间地覆盖整个竞技场…………真可疑啊。

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英灵。肯定有什么地方是犯规的……能不能就在这回合退场啊……”


……总、总之,

关于解开结界的方法,

你有没有什么头绪啊?


“哈?对付小抄就用小抄啊。这种小问题,写在手上不就好了?”


…………手上?


………………原来如此。

要说当然也确实是当然的。


就算不知道手上写的是什么,

只要还记得读出手上的文字,

就可以喊出名字。


“就是这样,对付小孩就要用小孩的招数。

恐怕落下纸片,也是组成结界必要的条件吧,所谓的游戏也是有游戏规则的。”


我连这种小事都没有注意到……

总觉得,自己都忍不住羞耻起来了。


总之,先向她道谢吧。


“你、你是笨蛋吗?这种小事都得一一道谢的话,我不早就被供成女王了吗?”


她的反应果然还是很不客气。

对我而言,她是迟早要决胜的对手。

虽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想想还真是令人寂寞啊——


……总之,为了不忘记名字,

就把名字写在手上吧。





走廊


藤村大河:“哦哦!就是这个漫画杂志!

真亏你回收回来了啊。那就先存放在老师这里了,啊,还有啊……

能再听一个老师的愿望吗?”


【听】→

【不听】


“哇啊,谢谢。那个啊,听说竞技场的第二层,有流冰在漂淌。

所以啊,你帮我带一些冰回来。就是那个流冰。

至于要做什么用,可是大人的秘密哟。

你要是拿回来了,老师就把秘藏的宝藏给你。总之,在三回战之内拿回来哟。”





竞技场


“好了,主人!请把手上写的名字干脆地、读出来吧!”


【弗朗西斯……扎比艾尔!】→

【岸波白野】


弗朗西斯……扎比……?!


——等等。冷静点,现在不是慌神的时候。

虽然不知道这个意义不明的单词是什么,

但是绝对是致命的错误。

把这个弗朗西斯下面写着的单词,

准确地读出来吧。


岸波白野!


这次读的仍是意义不明的名字。


然后,结界仿佛在拒绝入侵者似的,

紧张的气氛一瞬就清散了。


“成功了,主人!这下子就可以尽情探索了,要把之前欠下的份补回来哦!”


(黑白Alice出现)


“啊啊……‘无名之森’消失了。”


???:“‘无名之森’消失了呢。”


“真可惜,又要想别的游戏了。”


???:“没关系,Alice,过一会时钟就要敲响了。那时候再尽情玩吧。”


“真的?弄坏了也不要紧?”


???:“不要紧,Alice。不过,现在还得先忍耐一会儿,乐趣是需要期待的嘛。”


“是呢,要好好期待呢。那再见,大姐姐。”


???:“再见,大姐姐。”


(黑白Alice离开)


“呵,那个固有结界叫‘无名之森’啊。要是能找到什么线索就好了。”


“呜呜,好冷啊……光是看着就觉得冷了,是我心理作用吗?

啊,我突然想到件好事哦❤嘿,主人,我可以靠过来吗?”(竞技场特定语音)


“虽然这种潜入海底的印象也不错,但冰之城就像童话一样了。

真没意思,这种场景只在童话绘本里才有点趣味的说。”(竞技场特定语音)


(白野取得暗号键)


“暗号键终于到手了,话说固有结界还真是令人惊讶呢,那个小女孩是不是作弊了啊?”


评论

热度(10)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