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二回战-2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早晨

教室


“主人,我有股不祥的预感。虽然敌人应该不会在学校里就袭击过来,不过还是慎重点好。”





傍晚

走廊


踏进1楼走廊的瞬间,

如同通电般的恶寒

将身体黏在了地面上。


“主人你被盯上了!在我打出信号之前不要动!”


不必Caster说

我也没有动的余地。

有什么人正盯着我。


毫无疑问。

是Servant在狙击我。


“听好了?一发信号就跑起来哦?”


【到操场确认一下】

【逃到竞技场去】→


我和Caster对视了一眼,

然后微微调整呼吸。


1、2、3——


“就是现在!”


和Caster配合着

全速逃进了竞技场。

到这个地方的话、也许没问题——


“看来对方不打算让我们停下呢,主人。真是……纠缠不休啊。

啊,那家伙如果正面上来的话肯定会被我们打趴的耶?嚯嚯,该说他有自知之明嘛……

去找个宽广一些的地方,教训他一顿吧。

呵呵呵,竟然让我现出本性……啊不是,竟然让我认真起来了!”


心脏跳如敲响的警钟,

仿佛在提醒着,再不跑起来的话就会响起悲鸣。


——甩掉了吗?


“如我所料啊,幸亏你是个头脑简单的Master哩。”


(Archer射出一箭)


(Caster挡下暗箭)


“这种迟缓的箭也想打中主人,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踏进这片区域时飞来的一箭,

被Caster挡下来了——


——刚这么想着。


钝痛。


我仔细一看,手腕上多了一条浅浅的伤痕。


甫一确认这条伤痕,

身体就盈满了钝痛、

以及愈发上涌的呕吐感。


Caster确实

准确地挡住了敌人的奇袭。

但是……只会逃跑的我自己却

没能发现隐藏的另一个暗箭。


“呜哇哇,万分抱歉主人……!这不是毒箭的气味吗……这是多不要脸的Archer啊!”


箭上的毒侵蚀着身体,

我拼死保持着已不清晰的意识。


狙击得这般精准的敌人,

绝对是Archer没错了。


如果无法活下来,

这条情报也就无从活用了。

必须在毒素蔓延开来之前

回到安全地带才行——


(白野主从开始往出口跑)


Archer:“呼吸会越来越困难哦。”


(白野主从继续跑)


“嘁,真顽强啊。”


(白野主从抵达出口)


“……混蛋,竟然让你们跑到了……”


总算到达竞技场的出口了。


Archer的毒逐渐麻痹了身体,

光是为了保持意识

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快回去吧,

趁我还迈得动脚步——





自室


“呜哇哇哇哇哇,你还好吗主人?!

痛吗?!反胃吗?!身体的功能还能好好运作吗?!

呜呜……我真是个没用的Servant、万分抱歉……我要是再当心一点的话……

但是,没有生命危险真是太好了。这个毒明天就能解了。

以防万一,明天去一趟保健室吧。呵呵呵……这个发音真不错呢,保健室❤

话说回来……竟然连毒箭都用了呢。敌人是Archer对吧,毫不留情地击溃他对他而言实在太轻松了。

好的,令我主人负伤的罪,定要让他百倍奉还——”






早晨

保健室


为了以防万一,我来保健室看病了。

虽然不确定是否有用,

至少求个安心吧。


间桐樱:“这是紫杉毒呢。在自然界的毒中也算是相当猛烈的毒了。

凭我的权限不知道能治疗到什么程度,但我会尽全力治疗的。

不过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自己的身体只有一个,一定要好好珍惜它哦?”


我躺在保健室的床上,

由间桐樱对我施展解毒魔术。


据说,

之所以安排她来治疗,

是因为决斗日之外的日子禁止私斗。


正在我迷迷糊糊地思考着这些事的时候,

保健室的门开了,

走进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来客。


丹:“…………”


面对着意料之外的——敌方Master的来访,

我不禁防备,但身体却没有力气。


然而,他的行动

却和我猜想的大相庭径。


“我已经破坏掉了发出紫杉毒的宝具。在宝具消灭的同时,你身上的紫杉毒就该消了吧。

我的行为只能代表我个人,但请容我谢罪。”


这可能吗?他站在我床边,

告诉我他封印了宝具。


“然后,我对你很失望Archer。不仅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在校园里动手,还用上了毒箭。

这个战场上的规则是公正的,而你打破了这个规则,就是在贬低你作为人的尊严。

这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你没必要为此沦落到畜生的地步。”


老人安静的独白。


然而,老骑士的双眸,

却令人感觉到由坚定的信念所生出的

坚不可摧的某种品质。


“Archer哟,作为你的Master、丹·布莱克摩尔以令咒命令你。

永久禁止你在学园内对敌方Master使用祈祷之弓(Yew Bow)。”


Archer:“哈啊?!你是认真的吗……!这难道不是非赢不可的战斗吗?!”


“当然,我自身绝无输的打算,对此也对死有觉悟。

但是——Archer哟,我并不打算对你也强制至此,我的战斗、和你的战斗是两码事。

我不会对任何人要求: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赢。对我而言虽是绝不可输的战争,但对你而言则不然。”


“…………”


——令咒。

赐给本选参加者们的

仅此3个的绝对命令行使权。


尽管难以置信,

眼前的这位老骑士,就行使了这个权利。

向自己的Servant命令:

“堂堂正正地去战斗。”


“虽然当时我不知情,可结果就是放任了Servant做出了无礼的举动。

我仍想和你在决战场堂堂正正地一决雌雄。请你,原谅我的Servant犯下的过错吧。”


如此说着,丹转过身,

离开了保健室。


“听到了吗?主人,那个人把自己Servant的宝具给说出来了诶。

而且还用了令咒诶。再加上SE·RA·PH的惩罚,他的Servant数值已经降了,真是前所未有的劣势。

做到这个地步的武人还真可怕啊……所谓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可不是在讲道理,而是在形容这种人的心啊。

啊啊,还真是大麻烦啊!”





傍晚

教室


客户端里响起了电子音。


::第二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二层取得。


第二个暗号键好像已经生成了。

离决战没几天了,

得快点入手才行。


趁还有空闲,赶紧去竞技场吧。






走廊


藤村大河:“啊,我的柿子!原来在你这边啊,谢谢——

呵呵呵♪这下子就可以分给大家吃了。啊,对了——

岸波同学,同学们拜托了我一件事,你能替我做一做吗?”


【唉,好吧】→

【也太为难人了吧】


“帮大忙了呢。是这样的,有位女学生在竞技场里掉了眼镜。

好像是落在第二层的海里了呢。竞技场偶尔也会把他人的物品给卷进去。

所以,拜托你在你这边的竞技场里找一找啦。

毕竟是落在第二层,请在二回战的期间内找回来哦。那,拜拜啦。”





竞技场


“嗯——该说这海下废墟还残留着沉重的气氛吧,还是该说它笨重呢……

啊,没事,我也不是说不好啦,这种景色我也蛮喜欢的哦!

那个巨大的建筑物就是二回战的决战点吧,我有点期待呢,所谓的西洋独坛场。”


(白野取得暗号键)


“入手暗号键啦。还要探索的话我也可以继续哦?”






早晨

教会


因为无事可做,我走到了教会。

而穿着绿衣服的老人——丹正在这里。


“昨天真的很抱歉。那伤并不悠关性命,实乃不幸中的万幸。”


Caster:“诶……那个啊,虽然我也觉得乐于助人是好事啦……

但是连令咒都用上了,你还真厉害啊……”


是错觉吗?

Caster似乎有些紧张啊。

原来这个女孩也会有畏缩的对象啊。


“是吗?其实我自己也对自己感到奇怪。

仅此3个的令咒,竟然为了让敌人获利而使用了1个。”


令咒。

赐予圣杯参加者

仅此3个的绝对命令权。


只要在圣杯的能力范围内,

就能通过绝对行使权实现。

也就是说,令咒既是万能的例外。


“但是,那个时候却很自然地那么做了。我会参加这场战斗是由于女王陛下的命令,但是……

这对我而言也是久违的……不,应该是最初的个人的对战。

从军务的角度来看,Archer是正确的,然而,很不巧我现在是个骑士。

每当这么想的时候,妻子的身影就仿佛一闪而过。我的妻子,难道对这样的我感到欢喜吗?”


Caster:“……”


“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连她的长相和声音都不记得了,就连面孔都想不起来。

……这也是当然的。我作为军人而生,遵从军规。

没有余地作为‘我’自身去生活。

你也要记住啊。所有的结果,都是过程的产物。

悔恨就如轮上之花。你所走过的轨道上,会留下种种枯萎的果实。

所以啊,少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从不后悔这一行为的本身,就是将你从后顾之忧里解放出来的关键。”


……仅仅只是后悔的话,

什么都无法做成。


那么自豪地走上正道,

就能得到圣杯了吗——


“……真不像平时的我。对我这个老人无聊的自言自语,你就尽管笑笑、然后忘了它吧。”


如此说着,

老人再次闭上了眼睛。


还是不要打搅

正在静静地祈祷着的他比较好。


安静地从这里出去吧。






傍晚

教室


“主人,今天就是第五天了,也就是叫拉尼的女人指定的那一天,让她给我们占占星吧。

毕竟是难得的机会嘛,就应该物尽其用才是。我们这边能够轻松一些也是Lucky~”






走廊


拉尼:“贵安。你带来布莱克摩尔的失物了吧。

感谢你。今天的时机正好,可以解读布莱克摩尔的星。”


她对我说过,想了解人类。


但是,这样好吗?


她也是一名Master,

而她却对也许将来会交战的我

帮到这个地步,

总觉得不太对。


“对我而言,吾师的话语就是我的路标。吾师说过,让我去了解人类。

所以,你没什么好在意的。

而且了解布莱克摩尔的事,对你也有利吧?”


拉尼机械地回答着。

我把从竞技场里拿回来的

Archer的箭给她看了看,

然后她低语了一两句、接着点了点头。


“……这些就够了。”


拉尼柔柔地抚了抚这些失物,

闭上眼、仰向天空。


“若能倾听星辰引导的因果律,就能获知各种情报。

布莱克摩尔的Servant,他的星,就闪烁在今天的天空中。”


我对于占星术

说实话,一点都不懂——


她既然说了今天,

也就是说她为了占卜这个Servant

而特地挑选了合适的日子。

应该是这么回事吧。


〖宿曜道啊。我虽然也能占卜一些,不过这个Master可是相当有本事啊。

关于她的老师也稍微有点在意,这次也许能知道些什么……

唉,现在就先专心听那个Archer的情报吧。〗


“这是……森林?很深、很黑……”


摸着Archer的箭,

仰望着窗外的虚空,

拉尼静静地说道。


“这是非常……非常黑暗的颜色。时常背负污名,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生……

赞赏之影仿佛与自己所走的道路完全相反,混杂着苦色。

身着绿衣潜入森林,从阴影中对敌人射出箭矢的身影……”


从那个Servant的人生轨迹,

可以发现他所身负的宝具,从而制定对策。


隐藏在暗中,作为卑鄙者

从暗处袭击敌人的人生。


和身为Master的丹所说的

“作为骑士去战斗”未免对照过于鲜明了。


“……正是如此。所以,正因为如此,心中或许常有憧憬。

憧憬着被阳光照耀的、没有一丝虚假的人生。”


但是,这种英雄真的存在吗?

这么想着,我摇了摇头。


对手握荣光者冠以英雄之名。

话虽如此,获得荣誉的过程也是各种各样。

Archer能成为英雄也是如此。


〖呼嗯。不过我跟英雄什么的完全相反,是超级可爱的良妻……原来如此,那个绿色的家伙也是个劳碌命啊。〗


而作为我的同伴的这位英灵,

又有着怎样的人生呢?


不知不觉想着这些事的时候,

拉尼已经静静地结束了占卜。


“这也不是我要找的人……虽然我还不太明白,

但是,憧憬,乃是龟裂之因。这是吾师告诉我的,我所知道的人类的存在方式之一。

你若是在意的话,就去竞技场的最深处——我感觉到他的星在第二层。直接去问本人如何?”


拉尼朝我低下头道谢道:

谢谢你的帮助。

然后再度沉默地望向了天空。


——对不上的齿轮。


可话说回来,

我自己就能对得上吗?

Servant的事,还有各种各样的事件。





自室


“差不多该出门了吧?嗯,只要一声呼喊哪里我都陪你去。

连冥府都能奉陪到底哦,主人。”





竞技场门口


“呜……呜呜……主人啊……

在教会思念妻子的那个老爷爷,肯定是个好人啦……抽噎。

虽然为了主人我一定会狠狠打败他的,可是这是多么好的人啊……

我啊……要和这样的人战斗,真的是很伤心……都难过得哭出来了诶,抽噎。”


虽说是在感动着,

但Caster完全没有放水的打算,我不由得有一点安心。

可也不得不有些同情丹。


唉,去竞技场吧。





竞技场


“主人,他们在呢。那些家伙的气息就在第二层!

他们的数值也下降了,现在是好机会,去会会他们吧。”


在有些开阔的——向房间一样的地带,

他们就在那里。


身着绿衣的瘦长男子

和他所侍奉的老骑士。

是丹和他的Servant。


“怎么办老爷?她们出现了哦。”


面对丹的Servant不掩敌意的话语,

我方的Servant也架起了武器,

愉快似得眯起了眼睛。


“出现了?出现的是你们才是吧,一直在暗处做些小动作。”


“嘴很利嘛。之前是谁像老鼠似的东躲西藏却被我找到了来着?”


“你生前被称作隐匿的英雄,而现在也是,到头来一次也没有正经地战斗过。

啊,但是那边的老爷爷我还是尊敬的哦?毕竟是毫不拘泥Master的身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出场的。”


“嘁……!”


Caster虽然明显是在挑拨,

却顺利地踩到了Archer心底的某个爆点。


他冷静的面孔

以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


“怎么了?不打算藏起来的话,我马上就烧你了哟!”


Archer的眼睛里闪着奇怪的光辉,

那是——恐怕,是宝具吧。

他向背后的斗篷伸出手。


“那正好!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舍伍德之森的杀戮技巧……!”


“冷静点Archer,都不像你的作风了。”


“啊啊,我知道……这些家伙可是非常难搞啊老爷。

竟然叫我正面作战?你当我是谁啊?脑袋里进啤酒了吗?

哈哈哈,有什么意义啊!不让我搞奇袭的话,那我还剩些什么啊?

帅吗?这种程度的帅脸,只有乡下的小女孩才会上当啊!”


“你不甘心吗?传说中的猎人之力,难道仅仅是依靠‘无貌之王’才得来的吗?


“啊……不,这个、嘛?我当然也有努力啊?在弓箭这方面我还是蛮有自信的。”


“那就在这个方向奋战吧。你的伎俩如何,作为狙击手的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才是你最令人胆寒的地方啊。我信任你哟,Archer。”


“……没办法,虽然很不甘心不过我会服从命令的。谁叫老爷是我的Master呢。

幸好那边的是个雏鸟呢。虽然根本没有正面迎战过,不过嘛,这回总是能应付的。”


“……雏鸟??

主人,我的耳朵好像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听到了不可能的发言。”


“啊?那不是当然的吗,你这个耳朵。话说啊,狐形的兽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啊。”


“啊。我的雷点被踩到了。主人,我和这个绿色的家伙绝对合不来。”


“真巧啊,我也不喜欢妖狐,这是因为对手还是个小丫头我才说这么清楚的哦。要不要我再说一次?”


“原来如此,奇怪的是你的脑袋。我早就这么怀疑了。

还是说,你打算跟我们开玩笑?

狐狸对手也好雏鸟也好,就不能说点能讽刺到灵魂的词吗?

唉,毕竟只是个没有教养的自称英雄,我也太强人所难了。”


“……这个臭狐狸。我打狐狸也是很顺手的哦。

不好意思接下来我要动真格了,就算哭着道歉也不会原谅你的。”


“哎呀呀,对于弱小的你,我都忍不住同情地想:‘如果只是玩笑话的话就只打个半死,

如果你有1%是认真的,那就死罪无免,随便地干掉好了’。”


“哦哟,你这不是早就决定下毒手了嘛!这么精神的猎物我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和Archer主从开战)


“……啊累死了。果然不适合我啊,这不是我该干的活嘛。”


“丧气话是禁止的,Archer。既然你是我的Servant,就得作为一个骑士来行动。”


“嘁……老爷真是太强人所难了。我知道了啦,反正也不能下黑手了。

……真是束手束脚啊,人就应该应材适用才对啊……

算了,总会有办法的,就算手脚不管用了也还剩下牙。能射中眼球的才是一流的弓箭手……

唉还真是枷锁啊!OK,我会设法回应你的期待的Master。

虽说归根结底不过是个假货骑士,枪剑相交倒也不赖。”


“就是这股气势。下场战斗的准备已经开始了,离开战场吧。”


(丹主从离开竞技场)


“总算走了呢。那家伙比想象中要顽强。”


目送丹和Archer离开后,

Caster总算解除了戒备,

嘴角再度露出了笑容。


“听到了吗主人?那家伙自己说出来了——‘舍伍德之森’。

拉尼那个女人的宿曜咏还真是帮大忙了呢,准确地说中了。”


还有——丹嘴里说出的

“无貌之王”这一关键词。


那恐怕是

得知Archer真名的关键,

有必要回到学校查一查。


评论

热度(15)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