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二回战-1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2.arousal/border alliance


没有目标的旅途。

忘却海图之航海。


在你漂流的末路,

唯有迷途尽头中悲惨的饿死。


……但是。


若是执着于生存,吞噬海鱼、

想起星图之航路、

向着不知名的陆地行驶的话,也许……


无论是谁,最初都是生涩的航海者。


毫无信念的思想,不可能抵达圣杯。






2回战 开幕   剩余64人




早晨

教室



我现在的心情非常混乱。

因为慎二的死、还有凛对我说过的话。


凛是正确的,理性上我明白这点。

可是从感情上讲我无法接受,

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大概是看不下去我这幅样子了吧,

Servant向我出声道:


“诶——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想太多比较好吧?

‘因为有战斗的理由所以强大、因为心有觉悟所以出色’这种说法满是破绽啊。”


说实话,我有些吃惊。


我以为这个Servant说不出正经的安慰人的话的呢。


我不禁对她问出了:为什么?


“主人明明在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的时候,就能够出色地使役我了。

这就是所谓的本能,是你的灵魂、你的本质。主人在那个时候没有选择逃避,而是选择了面对。

所以,你是个‘战士’啊……和他一样。

和决意强不强、责任重不重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如此也选择了战斗的主人,是非常棒的人类。

所以,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了。而且、首先、输了是会死的!我可不希望主人消失!”


……我很棒吗?

我的消失会令她难过吗?


虽然还不是很明白,

但Caster的话语令我冷静了下来。


不过,光是被她安慰也无济于事。

一直沉浸在温柔的语言里,

是无法从二回战中胜出的……


忽然,客户端中响起了电子音。


::2楼的公告栏上,

已发表你的下一个对战者。


去2楼的公告栏看看吧。





走廊


公告栏和上次一样,

只写了2个人的名字。


1个是我的名字,

另一个是——


Master:丹·布莱克摩尔

决战场:第二月想海


丹:“……呼呣。你就是我这回的对手吗?”


站在我旁边的是位老人。


他须发皆白。

无论是面庞还是身体都给人以苍老的印象。


但是为什么呢?

从这个老人的身上并不能感觉到衰败。


打个比方的话,

他就像年轮深厚的大树。


与长久的年岁相应的作风、

以及不可动摇的信念,

将衰败从这个老人身上拔除了——


“真年轻啊,而且实战经验接近于无。

证据就是,你还会因为对手的相貌而动摇。

而且你的眼神……

…………还在迷茫中啊。

比稻草人还糟啊。以这个状态奔赴战场的话……也太不幸了。”


(丹离开)


“主人,那种老人的话没什么好挂心的啦。

主人选择的路当然绝对是正确的,完全没有迷茫的必要。

真是的,难道不知道‘被踢下马的老兵只能乖乖滚蛋’吗?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Caster倒是说得轻松,

但身为Master的我,

却从那位老人那里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我从他身上感觉到的,是娴熟的强者的气息。

以及,他准确地看穿并指出了我的迷茫。


迷茫是会妨害战斗的。

……我也明白这一点。


要想简单地摆脱迷茫的状态的话,

只能打从一开始就毫不犹豫吗?






傍晚

教室


在我的对战选手定下来之后,

我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一位在我摸不着北的时候、给了我建议的少女。


——远坂凛。


她现在大概也在屋顶上吧。

等会去找找她好了。






自室


“哎呀,我也有糊涂的时候呢,差点忘掉了重要的祝贺。

祝贺主人成功突破一回战。

对手虽然是以玩心参加圣杯战争的凡夫俗子,不过作为魔术师还有可取之处——

打倒了这种对手的主人,果真不愧是和我相称的主人啊!

就按这个步调稳步向前吧!

……啊还有,好不容易胜出了,就别再为已经打倒过的对手烦恼了哦?

虽然侍奉时间尚短,我也明白主人是怎样的性格了。

不要一个人硬撑哦?”




屋顶


远坂凛:“你二回战的对手,我听说过了。

虽然已经退役了,但丹可是非常有名的军人哟。

他是西欧财阀某个组成国家的狙击手,

匍匐前进1千米、狙击敌人的司令官,都是他的家常便饭。唉,这可不是一般的精神力。

……懂了吗?这场战斗和一回战天差地别。

看起来还没恢复记忆呢……节哀吧,这么弱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不利的劣势。

我也不想把话说得太死啦,人之所以这么执着于胜利就是因为有他的愿望。你的记忆到现在都没回来未免也太倒霉了。”


以玩笑的口吻说着的远坂凛,她的话里到底有几分是认真的呢?

不过,劣势指的是什么?


圣杯战争是个人的战役。

记忆没有恢复,

真的会造成这么大的劣势吗……


“当然啦。对胜利的执念等于集中力。仅仅因为义务而战斗,是军人的所为。

而你不管在哪一方面都不够。明明都已经通过一回战了,竟然还这么恍恍惚惚。

哪怕你的宝具再怎么强,这么下去的话绝对会被一发魔术弹解决掉的。

喂,你怎么像个被弹弓打中的鸽子似的啊?我在说宝具啊宝具。

就像亚瑟王的宝具是Excalibur,Servant都有自身得以立足的绝对之力。”


宝具?

令Servant自身得以立足的绝对之力,

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这么问后,

远坂凛摆出了一副哑然而张目结舌的表情。


“……你没宝具吗?

也就是说,Servant的力量还没完全发挥出来?你就用这种状态打倒了El Draque?

我还以为你肯定是凭着Servant的宝具才打败El Draque的呢。

……呼嗯,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

但是,还是很危险。

就算是突破了预选却没了记忆也好,使用不了宝具也好,

你的个人资料漏洞太多了。

因为突破预选的时候发生了Bug,个人资料也受到了损坏,

还是说,你的魔术回路里发生了什么异常?不管怎么说,必须得做点什么。

总之,既然还不知道原因,Servant也发挥不了全力,你就去试试灵魂篡改吧。

只要不断强化Servant和你之间的链接,也许总有一天可以使用宝具了呢?

SE·RA·PH基本上对所有的Master都是平等的。

如果知道有不能使用宝具的Master,一定会采取什么措施来修正的。

啊,还有。别因为已经打败过了,所以就不看敌人的资料,会吃大亏的哦?

即使是已经打倒过的对手,从他的资料上也许能得到些有用的信息。要是有空的话就看看Matrix(资料)吧。”





走廊


Caster:“怎么了?很在意刚才那个红衣服的人说的话吗?”


是的,眼前的这位少女,

也是有着强大力量的Servant。


姑且,作为一名Master,

会在意名为“宝具”的王牌也是当然的吧。


“说的也是呢。主人如果想看的话我也可以出示宝具,但是,宝具和英灵是一体的象征。

一旦使用宝具,我的真实身份就暴露在敌人的面前了,所以我觉得还是慎重点好。”


也对,宝具可是英灵本身的象征。

如果胡乱使用,

不仅是敌人,

就连其他的Master们都可能会察觉。


宝具的展开是越往后越有利。

对于Servant来说,

应该也是想把王牌保留到最后一刻吧……

她应该是这么想的。


客户端里发出的声音中断了我们的对话。


Caster的真实身份,我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她也说过到了合适的时候会告诉我,

现在就先不要深究了吧。


::第一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一层取得。


试炼来了——

没错,如果不凑齐2个触发键的话,

就会失去决战的资格了。


“应该是来下达试炼了吧?主人,现在就先麻利地解决掉试炼吧!”





走廊


我在竞技场的入口感觉到了人的气息,

不禁立刻躲了起来。


前不久见过的老人——丹,

他旁边站着应该是他的Servant吧?


“我确认过二回战的对手了……虽然还很年轻、很不成熟,不过即使如此也是从一回战胜出的对手。

不要大意了。当然,也别先入为主或者自作主张。”


???:“好好,我知道了。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不会手下留情、用简洁的方法杀掉的。

但是啊,再怎么说对方也已经杀过一个人了吧?

总比一回战那些人要强多了。啊,我只指精神方面。”


“这就是在大意啊……总之,这场战斗很重合作,你要听好我的指示。

别像一回战那样自作主张,在这个战场里并不是赢了就没事了。

听懂了吗?不准再做那种事了。”


???:“啊——好好,知道了。唉,真是个啰嗦的老爷子啊。”


Caster:“什么嘛,对手看上去很弱呢。虽然这么说,实际上还是相当危险的家伙。

顺便一提他的Master,倒是挺有军人范呢!

一回战的那个海带作为Master还不够格,但这个老兵可是货真价实的Master。”


(丹主从进入竞技场)


(白野走到竞技场门口)


“主人,他们已经进去了。

我们在里面也许会发生战斗,买东西还有保存记录都做好了吗?

要是有没做完的事,现在也可以先折回去。”


【没问题!】→

【稍微等一下】


“好,那就Let's Go!不过,这回的对手和一回战的完全不一样,务必要小心啊。”





竞技场


进入竞技场的瞬间,

胶着的空气就立刻向大脑告知了危险。


不要停下——


但是,双脚就像是黏在了地面上,

怎么都移动不了。


本能被恐惧占据了吗?

头脑的命令无法传达给身体。


我当然知道,

如果不快点动起来的话,

在这里浪费了多少时间,

我的生命就会缩短多少时间。


“振作点!Fight,主人!不可以发愣了!”


Caster焦急的声音,

把我从麻痹感里拉了回来。


没问题,

——脚、还有手都可以动了。


“这大概是敌人的——宝具。从远处单方面地向我们施毒。

唉,就凭这种东西在圣杯战争里占得到优位,那才是奇怪了呢。

像这种类似结界的宝具,肯定在某个地方有它的基点。

只要破坏掉这个结界的基点,这种小伎俩自然就破啦。

走吧,主人。在这个区域的某处,肯定有对手设置的基点!”


(白野进入持续中毒掉血状态)


“啊,发现一个脏兮兮的树!怎么看怎么可疑,我觉得那里肯定就是基点了。

只要破坏掉这棵树,这毒也就没咯。我们快去搞破坏吧。”


在道路的前方,我听见说话声所以赶紧躲了起来。


声音的主人除了那两个人不作二想。

——丹,和他的Servant。


“主人,他们在呢……那个老爷爷好像在说什么。”


【真是好机会,上吧Caster!】

【先藏起来】→


我向小声报告着的Caster点了点头,

然后悄悄地藏了起来。


说不定能得到什么情报呢,

如果贸然出手,

绝对说不上上策。


“这是怎么回事?”


???:“哈?什么怎么回事,当然是为了让老爷获胜,所以张开了结界啊。

你不会真打算等到决战吧?他们能早一点落败的话,我们也就可以轻松得万万岁了。”


“……谁叫你做这种事了?

就算是吞啄死肉的秃鹰,都还有一线矜持。”


是对作战的方针产生了分歧吗?

怎么听都是在闹矛盾。


“这场战斗里不需要用到紫衫毒,我应该命令过你绝对不准用了……

看来,你无论如何都欠缺名为尊严的东西啊。”


???:“尊严啊,我要是去坚持这种东西,那就没法混了。

唉,用尊严就能打败敌人那我也落的轻松了?

对吧,用尊严压死对面真是太棒啦!

但不好意思啊,我可不是这方面的达人,只是个乖乖地用毒杀人的现实主义者罢了。”


“……呼呣,原来如此。你就是靠着毁约、偷袭、背叛才胜利的吗?”


张开结界的是Servant。

但丹对于这件事,

却和他持有相反的意见。


“他们的关系果然很糟呢,和我跟主人简直天差地别。

不过要说的话,果然从古到今,奇策就是弱者的特权呢。

因为强者如果用毒的话,不就像封弊者一样了嘛。老爷爷会骂人也是当然的!”


此时丹的声音更低了。

那是在轻蔑,还是在鄙视呢?


“事到如今我不会叫你解开结界。但是,你要是再做出这种违背信义的事——”


Servant懒懒地回答了一声:唉好吧。

接着,两人的气息便消失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对Master和Servant的关系不好。

虽然同为Master,我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丹,

但,这说不定是我们突破二回战的一个契机。


“啊,找到了!这就是结界的基点。”


屹立在竞技场地面的基点中,

正流出滔滔不绝的浓密魔力。


要是有毫无准备地贸然靠近的人,

绝对会被这毒气给溺毙吧。


“这种东西……!”


Caster一振手腕,

结界树就像是一开始就没存在过似的,

如烟雾般消弭无形了。


支撑结界的基点甫一消失,

我就从支配着身体的重压和侵蚀般的痛楚中解放了。


说起来这个结界……

看来这回的对手,

是个不能放松警惕的危险Servant啊。


不搜集情报可不行。

我一边保持着警惕,一边离开了这里。


(白野找到暗号键)


“好棒,暗号键Get!

麻烦事,做完啦♪”





晚上

自室


“这次的对手比一回战强多了呢,不过,我们发现了一件事。

那个老爷爷和Servant的关系不太好呢,说不定可以从这里做点文章。

我和主人的组合可是铜墙铁壁,绝对会赢的!”







早上

走廊


——忽然,走廊的前方传来了某人的说话声。

其中一方的声音我还记得。


“初期见面,丹·布莱克摩尔卿。能会见你这般有名的骑士是我的光荣。”


以沉稳的语气打招呼的人,

毫无疑问是雷欧。


他那颀长的Servant,

今天也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他身后。


高文:“…………”


高文沉默地守护着雷欧。

而另一位说话的人不是高文,

在雷欧面前的是——


丹:“我才是,光荣至极。竟然能在这里见到哈维的下任当家……”


“无需惊讶。我只是来回收本应由我来掌控的东西而已。

根据一族的协定,下任继承者确实是我。不过,我现在只是个不知战场为何物的年轻人罢了。

在你面前说这些,真有些不好意思。”


“你说万能之杯……圣杯是你的东西?”


“是的。那是应由哈维管理之物,所有权空缺就更是如此了。

对人而言过于奢侈的奇迹,不应由人来管理。能管理奇迹的应当是王。

圣杯战争这一手续虽然繁琐,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王既是人类,又是超然者……原来如此,你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


和雷欧说话的,是我二回战的对手,

那个丹·布莱克摩尔。


看样子……并不是认识,

倒像是有名人之间的会晤。


“这还真是令人更在意圣杯的真实性了。说实话,老夫我还是半信半疑……

哎呀呀,真是不枉我活这么久了。

没想到在这个岁数,还能与探求圣杯的荣誉沾边。”


“当然,圣杯是真实的。至少对你的国家而言是真的。”


“哦,这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你在这里,丹卿。出身军旅、身获女王陛下御赐勋章的荣誉骑士啊。

把这样的你派遣到这里来,是比什么都真实的证据。”


“你在说什么呢,年轻的王啊。我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兵罢了。

女王不过是告诉了余景不多的我,这场不知能否生还的战役而已。”


“身为女王陛下之怀刃的你?虽然只是传闻,女王陛下似乎对现在的同盟体制有不满之处?”


“这个啊,我也不清楚女王的想法,我毕竟只是个军人罢了。”


“啊啊,原来如此,是我失礼了。

如此我便告辞了。走吧,高文。”


“遵旨。”


雷欧和丹告别之后,

迈步走动着,

然后在看到我的时候停了下来。


“久违了,岸波小姐。

听说你突破了一回战,恭喜。

马上就是二回战了,虽然想对你说‘武运昌隆’,不过……

……到底会怎么样呢?黑骑士的枪已折,不,枪不过是剑的替补。

如果他的信念一如从前,或许……你也许,还是有胜算的。”


如此说着,

雷欧走远了。


他去哪了呢?

不知何时丹也不见了。


……结果那两个人,

到底在说什么啊?


这些无法理解的对话,

在浸透在头脑以前,

便从手心的缝隙悄悄溜走了。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

他们都想要圣杯。


即使被称为万能的许愿机,我也涌不起丝毫实感。

但能被他们这般关注,

也就说明了它是有价值的真品吧——




傍晚

教室


“主人!要想战胜那个老爷爷,我们还得再加把劲。

去竞技场磨练磨练吧?让对方见识见识我们双人组的厉害。”


Caster说得很对。

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尽量缩小和对手之间的差距吧。

如果不这么做就没有胜算了。





走廊


???:“贵安。”


毫无起伏、

机械化的表情和措辞。

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还是第一次像人类那样说话。

我是拉尼,和你一样,是背负着获取圣杯的使命之人。”


我见过这位褐肤的少女好几次了,

不过还是第一次说上话。


听着她银铃似的嗓音,

微微察觉到她外露的情感,

我才确定了她也是人类,从而安心了下来。


“我看见了照耀你生命的那颗星。本打算和其他的Master按一样的程序解读,但只有你的星……是隐藏在雾中的。

那么我问你,请你务必回答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诶?】→

【我是月海原学园2年A组的岸波白野。】


就算她问我是谁……

我是月海原学园2年A组的岸波白野。

就是这样而已——


不对,那场学园生活只是圣杯战争的预选而已。

那么,我的真实身份,

到底是——


“你隐藏了真实身份吗?明明昨天对布莱克摩尔的Servant还那么毫无防备。”


——被看见了吗?!


当时那个地方应该只有我和对手在场才对。


“请不要紧张,我不是你的对战者。

‘看见了’,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你们的事,是星星告诉我的,而我能做的仅仅只是传达而已。

我为了知道吾师所说的人是谁,而寻找新生之雏鸟。为此,我解读了众多的星。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是那只雏鸟……”


这就是所谓的占星术吧。

虽然她的话里可疑的地方太多了,

不过至少……没有感觉到敌意。


“我必须继续观星。所以,请你协助我,把布莱克摩尔的星告诉我。

你意下如何?解读他的星星、获知他的情报对你是有利的……

作为藏书之巨人(阿特拉斯院)最后的末裔,我想发挥我的存在价值。

我会利用你,相对的你也可以利用我……怎么样?你愿意接受我的委托吗?”


【你擅自调查过我了……?】

【为什么告诉我这种事?】→


“吾师对我说过:去寻找能给身为人偶的我灌注生命的人。

既然吾师如此吩咐了,那么我就必须去探求人类的存在方式。

我不知道你是否是那个人,但是,你的星……和其他的Master有些不一样。

我……必须去解读更多的人,无论是你还是布莱克摩尔。所以,请务必让我看看。

如果找到了布莱克摩尔落下的遗物,请带到我这里来。我会在三楼走廊的最里端等你。

那个时候,我就替你占星吧。

解读布莱克摩尔的星,对你而言也不是坏事吧?

三天后,最适合占星的时候将到来。请在此之前带来遗物。”


说完后,她一如既往地带着微笑告别道:

“贵安,那么下次再会。”

然后,便将目光从走廊移向了天际。


尽管是个不可思议的少女,

不过至少……没有感到敌意。


通过协助她、

来得到丹的情报或许可行,

如果找到了什么东西,就到三楼去找她吧。





自室


“主人,你注意到了吗?封闭比赛的回数,已经超过10回了!

棋盘之上是秩序的模化。

围棋的中心点即是宇宙的深层,也是麻雀反过来俯瞰世界的木铎。

我们和对手的明争暗斗,就像是内外相连的冥想一般。

要了解自己,首先得了解他人——

——啥的,这种深奥的话题怎样都好啦,

都是因为封闭比赛里的主人的表现实在太帅了!

那么,就这么更加、更加帅气地胜出吧!啊当然伤害量还是越少越好!”






走廊


藤村大河:“岸波同学,大事不好了!可以听听老师的请求吗?”


【好吧。】→

【不听。】


“就是啊,从熟人那里得来的柿子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被运送到竞技场里去了。

因为不知道是谁送到竞技场去的,所以我到处找人帮忙——

也请你在竞技场里帮我找找吧。

大概两天后就会被当做错误程序删除了,务必在那之前回收啊。”







竞技场


“主人,虽然我觉得那个女人说的话根本无关紧要,但我也赞成去找对手的线索。

呵呵,我在这方面很擅长哟。别小看狐狸的鼻子和尾巴,看我怎么顺溜地翻出线索!”


先调查一下上回那颗渗人的树所在的位置吧。


“这个箭,是那个绿色的家伙的东西诶。”


(白野找到一个箭头)


——就是这里。

丹的Servant制造的结界的基点。

也就是紫杉之矢钉入的地点。


凝神一看,

那里正发着微弱的光芒。


我拿起结界的基点——紫杉之矢的残骸,

看起来是相当古老的箭头。


“噢噢,干得漂亮主人。只要调查一下这个,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应该还有别的遗物,

再到处找找看吧。


“主人,发现第二个!”


(白野找到两个箭头)


感觉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看了看脚边,

正滚着一个老旧的杆子。


虽然已经折断了,

不过这大概是——箭吧。


也许能成为什么线索,

总之先带回去吧。


应该还有别的遗物,

再到处找找看吧。


(白野找到三个箭头)


“这个箭,又是那个绿色的家伙的东西诶。”


仔细看去,

地上落着一个显眼的羽簇。

毫无疑问,

这也是那个Servant留下的结界的一个基点。


我谨慎地捡起羽簇,

决定把它带回去。


这下子就全部集全了。


评论(5)

热度(15)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