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一回战-3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花坛


花坛旁边有几道人影。

看起来,好像是慎二又惹了什么麻烦。


似乎是因为慎二带着的女学生们,

在教会过于喧哗的缘故,

所以他们被一名老人赶了出来。


???:“教会是安静的场所。虽然不知道你信什么神,但难道没神父教过你吗?”


“抱歉啊!真不巧我可是无神论者。”


???:“……呼呣,我听说日本人很讲究礼仪,看来还是因人而异啊。

离开这里吧,小伙子。主是不会对不信他的人敞开大门的。

你在作为一名战士学习战斗之前,应该重新学学你的礼仪。”


“哈,这老头真讨厌,光会嘴上说漂亮话!

哼,要是哪天跟他对上,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走廊


(白野的终端收到信息)


::第二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二层取得。


看来第二个暗号键也已经生成了。

离决战只有三天了。

必须尽快取得第二暗号键才行……





竞技场


“主人,看样子他们也在竞技场里。这杀气……强烈得连我的尾巴都炸起来了。

现在就撤退未免也太火大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我们就别回学园了。

在被他们发现之前,我们去把那个白痴海带藏起来的书给弄到手好了。主人,找找看吧。”


“不知不觉兴奋起来了呢,Master!”(进入迷宫语音)


(Caster在迷宫内的语音已经基本翻译完毕,下次翻译语音,会在第五回战,Caster公示真名之后新开放一些语音)


“主人,这里有隐藏通道!好浓的宝藏的味道啊,我们去看看。”


(白野找到慎二藏书的文件夹)


“主人,发现宝藏!

那个怂海带肯定就喜欢在这种地方藏东西。我们打开看看。”


找到了。

慎二拼命藏起来的那本书。

书是用羊皮纸写的,

似乎是某种日志。


虽然因为太过老旧,文字基本上都看不见了,

但是船的名字“金鹿号(Golden Hind)”,

还有几个岛的名字,

以及袭击过的船的赃品还能读出来。


这是在汹涌海域驰骋过的,海贼船的航海日志——吧。


这书大概是由很强力的程序构成的,

所以慎二消除不了这个文件。

否则就不会特地藏到这里来了。


“这还真是独家新闻啊,特地藏起真名不让我们读,真是此地无银……

只要有这些情报就足够了。主人,干得漂亮!”


(慎二赶来)


“……啧!明明只是个岸波,竟然已经找到了?!

都已经藏到这么深的地方了……哼,也好,只要马上夺回来就没事了。

……嘁!竟然找到这种地方,你还真是拼命啊。

但是很遗憾,我都屈尊来到这里了,把书还给我吧。”


“哼,来了啊海带。Master,还记得我说过的吗?

作为社会权威的代表我就告诉你,情报泄露会产生多么致命的后果吧!”


(和慎二的Servant发生战斗)


“不、不可能……我竟然受伤了……!

你、你别太得意了,这次完全是因为SE·RA·PH的插手,决斗的时候我会拿出真水平的!”


(慎二离开)


“哈……还真是典型的小人海带啊~不过战斗之后我确信了。

首先,是那本航海日志……

曾经拥有过这个东西,还有那个Servant使出的船炮攻击——

骑乘交通工具,并且还能把骑乘物用作武器的职阶,就绝对是Rider了!

好了,海带藏起来的书也已经入手了,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哟。

难道说,今天还能把暗号键也拿到手?就我而言还是想回去休息啦……”


“好!我还能再加把劲!”(事件结束后语音)


(白野入手暗号键)


“暗号键GET!

获取暗号键可是探索竞技场的主要任务呢,今后也要以暗号键为优先。”





晚上

自室


“虽然我现在就想杀他个一干二净啦,不过,总觉得还有什么情报不够。

总之,今后要是有情报搜集的活动我也会踊跃参与的!多在校园内走走吧,主人❤”









早上

竞技场门口

  

正要踏进竞技场的瞬间,

身体好像撞到了什么,

被反弹了回去。


眼前似乎有道看不见的墙。


“啊,主人!这里有结界!

只有那家伙会搞这种廉价的陷阱了……”


(慎二出现)


“呀,你好像想去竞技场锻炼呢。

真不好意思,我在这里稍微做了点手脚。

在竞技场里碰到岸波你这种低等的Master,感觉就跟欺负人似的呢。这也是为了你好。

如果一定要进竞技场,那就去找2个……我藏在学校里的魔法阵吧?

不过,你要是进来了,我这回一定会全力打倒你,做好觉悟吧。

再见咯,魔法阵在什么地方?哈哈,你自己去找吧!”


(慎二离开)


“啊——真是麻烦死了!主人~我真的很想咒死那家伙诶!

要是不小心在学园侧咒死人那可真是对不起了!

话说,在这种学园里找异常点难道不是轻而易举吗?真是拖延时间。

总之,去彻查那家伙可能会去的地方吧!他自己也说了只有两个了。”




保健室附近的走廊


女学生:“间桐君?他刚才好像在保健室那边做什么小动作。”


男学生:“间桐那家伙,在保健室做了什么啊?慌成那样……”


(白野解除保健室的魔法阵)


我解除(消除)了构成结界的魔法阵。


“主人!发现1个了!还真是蹩脚的魔法阵啊,简直是风一吹就能跑了,像这样,呼——!

话说回来,主人。你按过客户端的□按钮吗?

按着□按钮,就可以不废主人的脚力、来去自如了哦!”





教室


男学生:“刚才,间桐好像在他桌子上偷偷摸摸地做什么。

那家伙太显眼了,行动完全暴露了嘛。”


女学生:“刚才间桐君好像做了什么坏事哦,还笑着说‘呵呵呵,这么一来……’什么的。”


(白野解除桌子上的魔法阵)


我解除(消除)了构成结界的魔法阵。


“成功了!这么一来,两个废柴魔法阵就都破坏掉了呢。主人真棒!

……咦?但是那海带不过是区区人类,竟然能在SE·RA·PH做这种手脚?难道说……”


(镜头转到慎二那边)


“等……竟然意外得快啊。

这么下去那家伙取到宝藏的可能性就……”





竞技场


Caster:“果然只是序幕呢,我们都转完一圈了,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吧?”(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晚上

自室


“就算耍了这种小把戏,也完全绊不住我们的脚步呢。

接下来也会有在竞技场外狙击我们的Master。

不过有我在,不会让他们碍事的!

啊,明天准备时间就该结束了,如果暗号键还没到手的话,必须在明天内取得才行。”






早上

教室


“明天就是决战了呢!进了竞技场就回不来了,千万要记得做好准备哦!

虽然这回对手的Master只是渣滓,但Servant却不能小觑呢。不过,我和主人的组合当然是稳胜啦!”




傍晚

走廊


藤村大河:“啊,蜜柑!谢谢你帮我拿回来!

那按照约定,这个室内装饰品就给你了,要珍惜哟。”




竞技场门口


Rider:“慎二~我一开始就说了吧,让我工作得付什么来着?”


间桐慎二:“什……还要钱啊?!你这贪婪的女人!”


“当然啦。我可是受雇的海贼诶,酬金越多我干劲才能越大啊!”


“——嘁,我知道了。你等会儿!

…………

——要是再黑一次竞技场来增加财宝的话……”


(Rider注意到白野)


“哦呀,少女。还真是奇遇啊。”


“——岸波!你、你、你……偷听也太卑鄙了吧!

……啊,对了,这回就算了。我听说竞技场的第二层出现了财宝。

毕竟我的Servant是越付钱就越强的嘛!

你要是也想要财宝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嘿诶,你还真是游刃有余啊慎二。难道你打算在这家伙的面前拿走全部的财宝吗?

唉,真是令人欲罢不能的扭曲做派啊,再怎么合适当个小恶党也要有个限度吧!”


“别喊我小恶党!你这恶劣Servant!

那、那就回头见了,岸波。你要是怕的话不进来也行哟。

我会从进门的同时开始行动,当然财宝最后肯定是我全部弄到手!啊哈哈哈哈哈哈!”


(慎二主从进竞技场)


“这个Servant越收钱就越有干劲诶,该说她本质卑贱呢,还是性格单纯呢……

可是,她要是太有干劲了我们也会很困扰的,我们去捣乱吧!

话说,我也很想要财宝的说……”





竞技场


间桐慎二:“哈,来了吗。没事,岸波是个贪婪的家伙这点我会对其他人保密的。

难得大家都在场,要不要和我的Servant比比谁搜集财宝比较快?

哈哈,我会手下留情的,你放轻松就好!”


(比赛开始)


Rider:“快,狩猎开始了!拼死跑起来!”


Caster:“呵·呵·呵……财宝都是我的……我的主人的东西啦!”


(Rider得到第一个财宝)


间桐慎二:“果然人生的真谛就是钱啊!”


Rider:“这手感真好啊……”


Caster:“只有在捡垃圾的时候最快呢!”


(Rider得到第二个财宝)


间桐慎二:“这就是第2个了……真是轻松啊。”


Rider:“才2个远远不够啊……”


间桐慎二:“……嘁!真贪!

啊哈哈哈,你们可真慢啊!”


Caster:“呜哇哇,真是笨蛋组合啊……”


(白野得到第一个财宝)


Caster:“成功了,财宝到手!”(固定语音)


(白野得到第二个财宝)


Caster:“成功了,财宝到手!”(固定语音)


间桐慎二:“这也太奇怪了吧?你们作弊了吗?!”


(白野得到第三个财宝)


Caster:“成功了,财宝到手!”(固定语音)


(财宝狩猎结束)


“嘁——明明只是个岸波竟然追到这里来了吗。

哼,能追上我姑且表扬表扬你吧,对于你这种不三不四的人而言,简直是壮举啊!

不过,拼死的活跃劲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你碰上我了嘛。

抱歉啊,你就在这里Game Over吧。好了,上吧恶……Rider。都给你财宝了,快工作!”


“真是的,没法子啊。这么点财宝哪称得上财宝啊。

不过,这也是我的工作。别恨我哦,少女!”


(和Rider发生战斗)


“骗、骗人!我、我竟然……你、你这家伙!别得意了!这不过是侥幸而已!

Rider!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你难道放水了吗!”


“哈?问我有没有手下放水?那当然是放了啊!”


“哈啊?!”


“唉,就算我想认真干活,就这么点钱我可动不起来啊。

而且我只是副官啊,除了服从命令啥也做不到啊。出钱可是主人的任务诶?”


“难、难道输还是我的错吗?你这家伙!”


“我可没这么说哦?不过你既然自己问出来了,不就说明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其实我也是欲求不满啦,唉,你也别太介意了慎二!

魔力不足、弹药也没能补充,这种结果不是理所当然吗!”


“吵、吵死了!给我闭嘴你这吸血鬼!输了完全是你太大意了!

她们怎么可能比我强!你不也很清楚吗这一点?!”


“哦呀,这么说没问题吗?

我好歹也是个商人,只对总有一天会大卖的商品直言不讳哦?”


“呜……我才不管呢!快点,别说废话了快走,下次给我赢啊!”


“好好好,就算是廉价品也好,给我把弹药装满哦?

我跟借钱可合不来!”


(慎二主从离开)





晚上

自室


“明天就是决战了呢,主人!看我怎么蒸煮、油炸、翻炒那个自恋的海带男吧!

啊,感觉会变成难喝的味增汤呢……

总之,明天再整理整理情报吧。决战之前,记得回一趟自室!毕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呢。”







早上

教室


“到决战的日子了呢,你准备好了吗?”


背后传来了声音,我转过身,

言峰站在我身后。


对,今天就是决战的日子了。

我或者慎二,今天有一方得就此退场。


——赌上性命,是真的吗?


说实话……

总觉得太过超现实了。

我直到现在,

都对“死”这个词语感觉不到任何真实感。


“全部准备完毕之后,就到我这边来,至少还是有让你去小卖部买东西的时间的。”


说完后,

他拉开门走出教室。


这就是,最初的决战了。

走吧……到慎二等待的角斗场里去。




自室


决战的日子到了。

如果走下一楼,

和慎二的决斗就要开始了。


——而且,还必须赌上性命。


我不知这是否属实,

总之先整理整理迄今为止搜集到的情报吧。


间桐慎二。

在预选时称呼我为朋友、

不知怎的令人恨不起来的人。


他所自豪的Servant,

她使用的武器是……


【二刀流的军刀】

【古典的双枪】→

【巨大的步枪】


对,慎二在竞技场卖弄能力的时候,

她所使用的,就是古典的双枪。


不善交流的慎二和她,

倒像是个不错的组合。

有点“豪爽的大姐”的感觉吧?


还有,我在图书馆碰到慎二时,

他已经发现了他的Servant的日志,

并且藏到了竞技场里。


那个日志上写过,

她的宝具是什么呢……


【船】→

【飞机】

【二轮战车】


古老的、连文字都模糊了的日志上,

还能读出她驾驶船,“黄金鹿号(Golden Hind)”的名字。


然后我就根据她的攻击手段,知道了她是驾船的英雄,

也判断出她的职阶是“Rider”。


最初还自信满满的慎二,

在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情报之后也不能再坐视了。


他试图阻止我进入竞技场,

简直就像小孩子胡闹一样。


不过,将一点一点搜集到的情报罗列起来,

我已经逐渐勘破慎二的Servant的真实身份了。


对,她的名字恐怕就是——


【弗朗西斯·德雷克】→

【弗朗索瓦·鲁鲁诺尔】

【亨利·摩根】


弗朗西斯·德雷克。

航遍七海、

穿越好望角的破格海贼。


打败了被称为无敌的西班牙舰队,

而一跃成为英雄的人。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女性。


总之,

在决战之前知道了真名,

我的运气可以说是很好了。


慎二虽然经常犯傻,

但他可是我绝对相比不了的一流骇客。


至少用情报,

来填补填补这个差距吧——





走廊


言峰神父:“欢迎来到决战之地。全身心准备好了吗?

门只有一道,能再度返回校舍的只有一对组从。你若做好了觉悟,就打开角斗场的门吧。”


【去决斗场】→

【再准备准备】


“好吧,年轻的斗士哟,决斗的门就此敞开。

祈祷自己能都再度回到校舍吧,然后——尽情地、厮杀吧。”


(白野主从和慎二主从走进电梯)


“什么嘛,没有逃跑反而乖乖地来了啊。啊啊,说起来也是啊,在学校都这么认真可是你的优点啊。

不过我在学校就觉得了,你还真是读不懂气氛啊,难得我都那么忠告过你了。

不好意思,就凭你是赢不了我的哟。反正横竖都要输,还不如干脆地弃权呢。”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还能弃权吗?】


“……哈?你说什么啊?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啊,你在学校也一次都没赢过我吧?

我说过多少次了,凡人再怎么努力也敌不过天赋的。

唉,和对手是谁没关系,总之谁都赢不过我啊。

我和我的恶……Servant可是无敌的。

话说回来,你还真是倒霉啊,一回战就碰上我。

如果是决赛的话,作为友人稍微放点水、还能让你有个台阶下呢。

啊啊,对了对了,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对你接下来的战斗会有好处,你听吗?”


【姑且听一下吧】→

【不用了】


“真是识相呢,这才是我的友人。……这个嘛,由我开口还真有点难为情……

……你啊,这场战斗故意输给我吧?

因为你毫无胜算嘛!虽然不管怎么看都是我稳赢,不过能少废点力也好啊。

所谓战斗就是要保存体力嘛。哪怕是一定会赢的战斗,胜者也不可能一点损耗都没有。

那可就太辛苦了……你看,你要是故意输给我的话我就能保存体力了,你也不用吃多余的苦头了诶!

怎么样?很合理吧?比起你无意义地输给我,还是替我帮点忙才比较好吧?

这样一来你也不用受伤了诶,要是真打起来,我的Servant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对了,还有个大出血服务哦。我可以把优胜的奖金分给你,反正我想要的只是名号罢了。

怎么样?简直像梦一样对吧?作为朋友,一起携手向前不好吗?”


【我拒绝】→

【由于惊呆了以至于没有回答】


“你要跟我正经地战斗?……哈啊,你还真是笨蛋啊。

过于愚笨也是种悲哀啊。……啊,难道是因为得到了和自己不相称的力量,以至于做了个能赢过我的梦吗。

喂,那边的Servant,你来说说他吧。赶紧放弃才比较好。”


“……主人还真是温柔啊,竟然把头脑这么低能的人当朋友。”


“什……!竟、竟敢这么说我!不过是区区一个Servant!”


Rider:“啊哈哈哈,被别人骂回来了呢,Master。”


“你、你啊!到底是谁的同伴啊?!”


“那当然是你的咯。我可是你的副官啊?拿了钱就会好好干活的。

不过啊,打假赛也太无聊吧?你看我像是会舍得手下留情的人吗。我可是信奉‘今天的子弹绝不留到第二天’主义的人啊。

这不是正好吗?不管是食物是男是女还是厮杀,全都正面迎击吧!

而且我们可是恶党诶?恶党的优点不就是雨露均沾吗?

半吊子的烟花谁也不会喜欢的,你要也是个恶党的话,就老老实实地上阵吧。”


“谁是恶党啊!别、别把我和你相提并论,你这个肌肉脑的女人!”


“哈哈哈!不错,这股恶劣的举止挺有样子啊慎二!你啊,明明只是个小人物脑子却转得挺快,真有趣!”


“等、住手,住——手——啊——!别摸我头,你这粗人!还有一股酒臭!你能不能好好上场啊!”


……

这两个人,也许是对好搭档吧。


应该说是Master和Servant,

是特地按照合适的相性组成的呢,

还是该说慎二和这位豪爽的女性“适合共斗”呢?


伴着轻微的震动,电梯停下了。

看来在不知不觉间我们到达了终点。


“……哼。你要是肯投降,我还能干脆地让你一招毙命呢。

好吧。你要是有这份干劲,我就不客气地上了。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压倒性的差别。

就用我家恶魔(El Draque)的加尔巴林炮,让你遍体鳞伤大呼后悔吧!”


(白野主从及慎二主从出电梯)


Caster:“这场战斗结束之后,就再也不用看到这个恶心的海带了呢,主人。

而且看样子不需要我使出全力就能结束……接下来的二回战也会轻松些呢。”


“哈,明明只是个丧家犬还挺会吠嘛。我马上就让你见识什么叫做残酷的现实。

这可不只是游戏而已了哦?我要让你尝尝这辈子都没有的奇耻大辱!”


“哦呀,不仅要赢,而且还要羞辱对手啊?

还真是有野心啊慎二。好吧,我会准备好绳子的。

到时候就吊在桅杆下面,随你怎么摆弄。”


“千万别放水哦,El Draque。她们都对我张牙咧嘴了,一点都不值得手下留情。”


“哈,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手下留情这种打算啊,我只打算享受一番罢了。

我唯一舍不得花的东西只有幸运而已,无论是生命还是子弹,我都要尽情的享用!更何况这里可是紧要时期,还是高潮呢!

来吧做好破产的准备了吗?肆意地挥霍所有的一切吧!”


(战斗开始)


“胆敢不知深浅地嘲笑主人,这耻辱我将以加倍特大号的报复奉还!觉悟吧,海带!”(Caster开战语音)


“什……不过稍微有点可爱而已就这么神气……!真是嚣张的Servant呢!”(慎二开战语音)


(战斗结束)


“什、什么?!为什么我的Servant输了了?!

不管怎么看都是我这边更强啊!我可是天才啊!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输掉呢!

对……对了,全都是你的错啊El Draque!

都是你太不中用的才会变成这样的!”


“……嗯?什么啊,结果还怪我啊,真不愧是我的Master,脑袋不错嘛。”


“呜、你要是还有余力还嘴的话,就站起来啊!我是、我们是不可能输的才对啊!”


“啊,这可办不到啊,我的心脏都被打穿了诶?身体也差不多该消失了哦?”


“什——你什么意思啊,难道要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消失掉吗?!我明明是因为你才输的诶!”


“…………啊啊,也许是我的错吧。实力、运气、还有执念、犹豫。输掉的理由还真是数不清啊……

算了,都不重要了。人生里是输是赢,也许在真正意义上都不过是偶然罢了。

输家就应该像输家一样被打败。就算你一再嚎叫我们这方更强——但我们打从一开始,就缺了某样东西啊。”


“你、你怎么说得这么事不关己啊!我是完美的!我不可能缺少任何一点!

明明是不可能的……不过是因为召唤出了错误的Servant而已!不中用的家伙!

见鬼!我竟然输了!这种游戏太无聊了!太无聊了!”


Caster:“主人,别管这种脏东西了,我们快回去吧。

回到自室之后请夸我干得好、摸摸我的头哦?”


“等……等、等等啊,喂!我还有话要说。你把胜利让给我吧?

不过是,你看、你不过是偶然获胜了而已吗!

你二回战的时候绝对100%会输的,但是,我一定能赢。

喂,考虑考虑啊。与其在二回战的时候2人一起输,还不如让更有可能获胜的我去晋级啊?

啊……等等,别走啊喂!你连这么简单的计算都不懂吗?我明明都在说要把圣杯分给你了诶!”


“放弃吧慎二。你都已经输了,再怎么粉饰太平,也只能显得你更惨罢了。”


“吵死了!不就是因为你才输的吗?!还敢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跟我说话!

……可恶。哼,你别以为赢了这种游戏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现实里的我比你优秀不知道多少倍,给我听着,我会先一步回到地上,等我查清楚你是谁——

——呜哇?!这是怎、怎么回事啊!我、我的、我的身体,正在消失?!怎么回事我可不知道这个啊?!”


高声尖叫起来的慎二身上,手、脚、躯干,

都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而向旁边看去,他的Servant也是一样。


“在圣杯战争里,输了就是死。慎二,你身为Master也应该听说过了才对。”


“哈啊?!死、死什么的,不是常有的威胁吗?电脑死什么的,怎么可能是真……”


“在战争里战败了,一般来说都会死啊。

而且啊,从进到这个地方开始,你们所有人都陷入了跟死差不多的状态了。

能够活着回去的,真的就只有一个人啊。”


“什……不要啊,现在才跟我说这些……!

骗人的吧?这只是游戏而已吧?!喂?!

啊……快想办法停下这个啊?!

快、快做点什么啊,Servant不就应该帮Master才对吗?!”


“这规矩要是这么好违反,我在最初就会帮你了。

但是啊,不管是善人还是恶党,最后都得到那个世界去哟?也不是什么非抱怨不可的事吧?”


“你、你干嘛说得一幅很懂的样子啊……!你就不后悔吗?!明明都已经输了,还要、还要……!”


“嗯?后悔?那当然是后悔得恨不得要吐啊。

可是啊小少爷,一开始跟你定下契约的时候我就说过啊,

‘做好觉悟了吗?不管是胜是负,恶党的末路都是惨得叫人发笑的!’”


Servant发自内心的,愉快地笑了。

她的姿态已经相当透明、几乎看不见了。


“我都已经充分地当了一回恶党了,这死法倒也不赖。真是愉快,所以高兴点吧慎二。

然后你也来阴险地笑一笑吧,若是不能像小丑一样放声大笑的话,那也太过于悲哀了。

……到时间了啊。总之,祝你们一帆风顺。如果能撑到下一场,一定要变得比我强啊。

我毕竟也是军舰方面的海贼诶,硬要和比自己弱小的对手对战的话,总是会寝食难安的。”


最后,女海贼望着我们苦笑了一下,

然后便消失了。


人类最初一位,活着环游世界一周的英杰,

改变世界历史的伟大航海家,

直到最后都乐呵呵地笑着。


她那简洁的结局——

清清楚楚地,

告诉了慎二他避无可避的命运。


“喂、喂!别擅自消失啊!你不应该救我吗?!

呜哇、哇哇哇哇……那、还有你!对了,快救救我啊!

就是因为你不肯输给我才会变成这样的吧?!你得负起责任、快救——

噫、我会消失的……!不要啊,朋友、我们是朋友对吧?!救救我啊!

啊、啊——消失了、我在消失啊!为什么啊?这样太奇怪了吧?为什么连现实里的我都会死掉啊?!

骗人、骗人、怎么会有这种事……可恶,救命啊!救救我啊!我才八岁而已啊!

我还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消失了。
间桐慎二这个人类,

其灵魂、其存在,都完完全全地消失了。


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

留下来的,唯有胜者。


——圣杯战争的一回战,就如此落幕了。


(白野回到校舍)


战斗结束了。

我赢了,慎二输了。

而结果就是,慎二消失了——迎来了死亡。


……真的吗?

明明那么清楚地目睹了全过程,

我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实感。


真的吗?一条生命就这么、永远地消失了吗?

就因为我赢了?

没有任何说明、

甚至连一点价值都没有地消失掉?


“一回战,看来结束了呢。”


我呆站了多久呢?

回过神的时候,

远坂凛正盯着我。


“慎二说过是跟你战斗,也就是说,死的是他呢。

那么亚洲首屈一指的游戏冠军也没了吗?唉,那个笨蛋大概从来没体验过搏命吧。

打从他以游玩的心态参加圣杯战争开始,就已经走在魔术师的末路上了哦?怎么样?是不是非常悲惨的死法?”


面对亵渎死者的话语,

我条件反射地张开嘴想说回去。


“这里可是战场,你关照败者是打算做什么?”


她的语言、眼神都在告诉我,

“在战场上输了就是死”这一事实。

仅此而已。


这是谁都心知肚明的。

而不懂这一点的我和慎二,

与其说是走错了场合,还不如说是异常吧。


“能在圣杯战争里胜利的只有1人,到手的圣杯可以实现任何愿望。

因此,来到这个地方的人们,都有着愿望、渴望、无论如何都想实现的目标。

当然,为此也得有掠夺生命、或者战败殒命的觉悟。

看你的样子,记忆还没有恢复呢。

……这也就罢了。没有目的也就算了,但是,你必须做好觉悟。

连觉悟也没有就上战场不过是碍眼罢了,既没有赴死的觉悟、也没有杀人的气概的话,就缩在世界的某个小角落里去吧。”


【我已经有觉悟了】

【我根本没有觉悟啊】

【就算你突然这么告诉我……】→


“你要逃避现实也罢,但你即使宅在被窝里,二回战还是照样来。

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Master,是没可能活下来的。”


无论如何,正如凛所说。


这个地方的所有人,

都有着强烈的意志。


在这些人的面前,

随波逐流的战斗没有一丁点可能性获得胜利。


而我现在,还没有胜利的理由。


这是摆在觉悟之前的问题。


像我这样的人,

有资格践踏他们的愿望吗……?


评论

热度(6)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