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一回战-2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早晨

教室

  

突然,无机质的电子音在教室中响了起来。

  

听起来,

是从放在口袋里的客户端里发出来的声音。

  

甫一取出客户端,

屏幕上便浮现出了一些文字。

  

::2楼的公告栏上,

已发表你的对战者。

  

对战者的发表。

  

发表的这个名字,就是Servant所说过的,

要和我决一死战的对象吧。

  

总之,

去2楼的公告栏看看就知道了。

  

按照客户端发出的指示,

我走到公告栏前,

公告栏上罕见的只贴着一枚纸张。

  

纯白的纸张上,

写着两个人的名字。

  

一个是我的名字,

然后,另一个名字是——

  

Master:间桐慎二

决战场:第一月想海

  

“嘿诶,没想到你就是一回战的对手啊,你光是能进入本选都够叫人吃惊了。”


慎二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旁边了。

  

“不过,稍微想一想,也还是有那么点可能性吧。你既然被安排成我的朋友,那你就应该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魔术师(Wizard)之一。

虽然等级明显天差地别,可我们也开心地当过一段时间的朋友了嘛。姑且,先恭喜你一下吧。

——说起来你啊,听说是勉勉强强通过予选的?反正肯定是惨兮兮地通过的吧?

凡俗的家伙可真好啊,我这种精英不得不接受平衡条件呢。(注:ハンデ,handicap的省略,为使强弱竞赛选手得胜机会平均,对强者略加不利条件的让分赛)

不过从本选开始就是实力的比拼了,你可别以为情况还和予选一样哦?

不过,这里的主办方还蛮懂的嘛,真是,让我从一回战开始就亢奋起来了。

不是吗?啊啊!就算是短暂的友谊,为了胜利而不得不手刃朋友的场面!

真是令人悲伤啊,这是何等残酷的命运啊。虽说是主人公的老套剧情了,但这么一来还真叫我心痛哟。”

  

慎二以陶醉的表情高声说着,

然后又恢复为一如既往的嗤笑的面孔,

接着拍拍我的肩膀。

  

“嘛,我们就堂堂正正地战斗吧。没事儿,你不觉得肯定能成为一场精彩的战斗吗?你也是被选上的Master嘛。

再见了,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为了不让我们的友谊蒙羞,我们就全力交战吧!”

  

……要和慎二、还有他的Master交战。

  

不管在脑海中重复多少次,

我也感觉不到丝毫实感,

仅仅只是知道这么件事而已。

  

我就要在连自己的理由、目的都想不起来的时候,

去和曾经是朋友的人互相厮杀……?

  

简直像噩梦一样。

  

如果说慎二已经融入了这场噩梦,

那我就是在这场梦魇里惊梦——

  





傍晚

教室

  

客户端里响起了电子音。

  

::第一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一层取得。

  

第一暗号键(私人触发键)……?

  

——这是什么啊?

  

从字面上来看应该是什么东西的钥匙……

  

关于客户端上显示出的信息,

就去问问昨天那个叫言峰的神父好了。


他似乎说过,每个人都有询问最低限度的规则的权利来着。

  

言峰神父:“年轻的Master哟,在进入竞技场之前先听听我的话吧。

刚才客户端应该收到了第一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的消息吧?

本选的参赛者有一条,在六天的准备时间里必须搜集到两个暗号键的规则。”

  

【暗号键是什么?】→

【两个?】

【知道了。】

  

“暗号键(触发键)就是Master们决斗的竞技场的钥匙。

必须由Master亲手在准备时间里搜集到手——

若是没有搜集完毕,你在进入决斗场之前就会迎来电脑死(Game Over)。

没事儿,不需要这么紧张。只是测试你是否有资格进入决战的小小试炼罢了。”

  

【暗号键是什么?】

【两个?】→

【知道了。】

  

“竞技场在每场对战的时候都会分成两层。

每层都会生成一个暗号键(触发键),所以每场对战都得搜集两个暗号键。

对你们这些Master就努力地去搜集暗号键吧。

为了方便这两个暗号键就成为第一暗号键和第二暗号键。

暗号键生成之后,圣杯会直接从你的客户端通知你,记得查收。”

  

【暗号键是什么?】

【两个?】

【知道了。】→

  

“是吗?姑且告诉你一声,在第七天进入决斗场之前,学园内和竞技场内都是禁止私斗的。

如果在竞技场内触发了私斗,系统会在三个回合后强制结束战斗。

记住,如果在学园内私斗则会以降低数值的形式来惩罚Master。”

  




走廊

  

间桐慎二:“喂,岸波,你要去搜集触发键了?真不好意思,我也准备要去了。

我是不知道你这种笨蛋拿不拿得到啦,你就拼命加油吧,哈哈哈!”

  

(慎二离开)

  

Caster:“噫——!竟敢这么厚颜无耻地侮辱我的主人,不知天高地厚也要有个限度吧?!那个男人真是虚有其表!

Master!快追上去!我必须要教训教训那个海产品!”

  




医务室

  

间桐樱:“对了对了,今天起保健室可以发放补给品了。

因为一场对战里只能给Master里发放一次补给品,

闲暇的时候,请一定记得来领取哦。”

  





小卖部

  

男NPC:“对了,你有礼装了吗?

礼装里附带着名为Code Cast的特殊能力,嘛,你当做像魔术那样的东西理解就好。

Code Cast的种类很多,你在入手礼装的时候记得确认一下。”

  





竞技场

  

Caster:“——嗅嗅。咦?总觉得有海产品的气味诶……这味道,绝对是那个海带男!

仔细想想这也许是获取对手情报的机会诶,Master。趁那家伙还在竞技场的时候找到他吧。

不仅仅是今天,竞技场里不可预料的情况太多了。也有一些一旦错过了时机就获取不到的情报。

不管怎么说,一天也仅仅只能来一次竞技场。让我们无悔地翻遍竞技场的每一个角落吧!”

  

以下为Caster在竞技场内的语音:

  

“要上了呢♪”(开始时)

  

“参上!”(开始时)

  

“人世还真是幻如一梦呢。”(有利时)

  

“我是不会输的♪”(有利时)

  

“来,给我发出更多动听的声音吧!”(有利时)

  

“不值一提呢,对吧Master?”(有利时)

  

“Master,不要死心!”(不利时)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呀,Master!”(不利时)

  

“现在不是松懈的时候!”(不利时)

  

“我还能再战,继续吧!”(不利时)

  

“咿呀……正在紧要关头啊,主人……”(不利时)

  

“呜诶……尾巴弄脏了。”(战斗结束)

  

“发现海带!果然在这里。主人,在竞技场里经常会遭遇对战对手。

这些遭遇有些是机遇有些是危机,今天看来是机遇呢。”

  

“真慢啊,岸波。因为你实在太磨蹭了,我已经得到暗号键了哟!

啊哈哈哈,别摆出这幅表情嘛?毕竟才能的差别摆在这里啊,嗯,别太在意了。

反正你怎么都不可能赢的,我就让你看看我的Servant吧。

既然得不到暗号键,在这里Game Over不也是一样的嘛?

反正都是绝路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啊!”

  

???:“嗯?你已经说完了吗?真是浪费啊,我还想再听点能听的东西呢。

唉,我家Master的人际关系就跟你知道的一样,简直是糟糕透顶啊。

他十分难得的能跟小姑娘你讲得上话,我还以为有可能和平解决呢。”

  

“你、你干嘛擅自分析我啊,她们只是敌人而已!给我教训她们啊!”

  

???:“哦呀哦呀,真是不坦率啊。不过,这股跟自称亲友死磕的狠劲我还是蛮中意的。

真是棒极了的恶党做派啊,慎二。记得给我准备好报酬哦!”

  

(和???对战三回合后,被系统强行终止)

  

“嘁,被SE·RA·PH发现了吗。算了,也没必要打下致命一击。

你就像垃圾一样匍匐在地好了!哭着求我收你当小弟也可以哦?

嘛,这场游戏的赏金还真是丰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慎二及Servant离开)

  

“真火大!竟然让柔弱少女的美肌遭受这等狼藉!我一定要打得这个海带满地找牙!

啊对了,那个使用铁炮的Servant,倒是像个Archer诶。虽说是像是啦,我还不能断定……

总之嘛,只要在竞技场仔细探索,总能发现敌人的情报的,这样才能构成我方的优势。

入手敌人的情报可是圣杯战争的要点。我的鼻子在这方面很管用的哦!”

  

【说的也是】

  

“吓!再多表扬我一下,啊不对,请摸摸我的头!

……呼,不管怎么说,这场圣杯战争就是时间的战争。敌人明天可不一定会在这里。

也有只有特定的某一天才能入手的情报。在获取到这些情报之前,继续探索竞技场吧,主人!”

  

“这空气,真令人怀念呢。我以前也在这里……啊废话禁止禁止!”(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令我想起那须野决战的空气……请多多小心!”(遭遇强敌语音)

  

“这下就得到暗号键了呢。我记得每回对战都有两个暗号键吧,不要忘记另一个哦。”

  

“麻烦事,Clear~♪”(获得暗号键语音)

  

“竟然升级了……啊啊,主人真是太帅了!”(升级语音)

  

“啊,主人。真幸运,这里有礼装!

每一个礼装都有一个叫做Code Cast的特殊能力。

有些Code Cast可以按□按钮使用,快点装备上试试吧!”

  

“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离开竞技场语音)

 



晚上

自室

  

“那个海带,不可原谅!只说我的话也就算了,主人才不弱呢!

我们这些英灵,只要被知道了真名,谁都能知道我们的能力了。

所以搜集情报、考虑对策是非常重要的。明天也继续努力吧,主人!”

  





早晨

教室

  

“主人,我昨天说过,在交战中得到对手的情报就是我们的胜利。

所以每天在学园里仔细调查一番会更吉利哦。

你知道吗?一旦进入竞技场,同一天里就无法再在学园里调查了。

虽说这里是假想世界,可是待在这里的人还是活生生的。特定的一天里发生的事明天可不一定会发生。

所以,在每天进入竞技场之前,尽量搜查学园,听听别人的对话吧!

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主人都听懂了吗?”

  

【没问题。】→

【再说一遍】

  

“不愧是我的主人!那我们去调查吧!”

  



走廊

  

“呀呀!海带和红衣服的人,还真是凑巧啊~

这就是Get海藻男情报的Chance啊,我们快去吧!”

  

看见慎二的身影了。

他好像在和谁说话。

  

“你进过竞技场了吗?

还挺有趣的吧?虽然还有那么点像幻想物啦,结果还有那么多原始的通道啊。

不是说什么再现神话的寂静之海吗,我刚刚看到有人把阿姆斯特朗作为Servant召唤出来了诶。

呀,还真有趣。海还真是个绝妙的主题啊。这场游戏,还是挺有趣味的嘛。”

  

“啊啦,那看起来你召唤出了不错的Servant呢。

亚洲圈数一数二的骇客,间桐慎二君?”

  

“正是。就算以前被你耍了几次,这回一定是我赢哦?

我和她的舰队是无敌的。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也是追不上我的。”

  

“嘿诶,竟然对敌人讲Servant的情报,间桐君还真是游刃有余啊。”

  

饱含着优雅的嗓音发自远坂凛的喉咙,

她像在敷衍着慎二的骄傲似的,轻松地说着。

  

大概是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了吧,

慎二的脸涨得通红。

  

“呜……就、就是这样!战况太一边倒了我也会无聊的,肯定得附加平衡条件啦!

不过也不一定是多重要的平衡条件,对吧?说不定只是我的照片而已呢,没什么参考意义的情报……?”

  

“是吗?从你刚才的发言来看,已经可以划定猜想真名的范围了哦。

嘛,既然是操纵舰队的职阶,候补名单也被划得差不多了吧,反正攻击肯定是用船啊?

是用船炮射击呢,还是……用于突击呢,总之肯定是物理性的攻击。”

  

“呜……”

  

“嘛,我现在可以做的就是,大幅提高物理防御吧。”

  

慎二的脸渐渐变得惨白。

  

Servant的情报一旦被敌人知晓,

敌人就会得出对此。


不管一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

在绝对不利的劣势面前,

战斗的结果自不必说了。

  

原来如此,情报的重要性,

是这么一回事啊。

  

“啊,给你个忠告吧。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应该和‘无敌舰队’有关吧。

又或者,那是敌方对她的称呼?难得一个Servant,搞不好说错话会惹她不高兴哦。”

  

“哼、哼……算了。就算你有那个知识,如果没法证实也是无济于事。

我也不一定会和你交战。”

  

慎二光是扔下这句话都已经竭尽全力了。


就在他掉头就走的时候,正撞上了我的方向。

我也没有特意隐藏,

就这么和慎二打了个照面。

  

“你……!你难道全部听见了吗?!

哼、哼……反正你是赢不了我的无敌舰……不、我的Servant的。

赢的人一定是我。再见了,你就尽管挣扎吧。”

  

(慎二离开)

  

“……呀咧呀咧,缺乏紧张感的Master还真多啊。”

  

(凛离开)

  

“她说的‘多’应该是指别人吧,虽然想拉住她讲清楚……不过这个海带大概根本没理解情报的价值有多高吧。

那种蠢货也是相当少见呢,总而言之不管是学园里还是竞技场里,都有得到重要情报的可能性。

今后也尽管依靠我的耳鼻吧!”

  

【我知道了】

  

“吓!真是感动!那么那么,为了我们两人爱的胜利,努力调查敌人的情报吧。

无论是学园还是竞技场,我们都要事无巨细地探查。

一定还有得在特定的日子才能得到的宝贵情报。日日精进吧,主人!”

  




傍晚

图书馆

  

〖关于无敌舰队〗


无敌舰队是大航海时代,西班牙海军的别称。


以100艘以上的千顿级上的大型舰队为主导,

共计6万5千人组成的英国政府舰队。

  

因为西班牙被称为“日不落帝国”,

所以他们的舰队被称为无敌舰队。

  

女NPC:“双枪的英雄啊,我没什么头绪……

是比利小子吗?还是牛仔女杰恩……应该不是吧。抱歉,我也不知道。”

  

总觉得应该不是西部的不法分子们。

  

那么,

那个Servant的正体到底是谁呢?

  

不管怎么说,现在情报还不够。

还得再调查调查。

  




自室

  

“初阵的时候无论是谁都没办法全力以赴的,都是犯了几回错之后才熟能生巧。

嗯——就当是出师不利吧?嘛,对手是那个恶劣帅哥嘛,总之困难事就先交给我吧。”

  




竞技场

  

“呼……狩猎的时间到了。”(进入竞技场后的语音)


“干劲十足诅咒去♪”(战斗开始时语音)

  

“请看着吧!”(战斗开始时语音)

  

“我上啦!”(战斗开始时语音)

  

“请交给我吧!”(战斗开始时语音)

  

“我会努力的!”(战斗开始时语音)

  

“辛苦了!”(防御时语音)

  

“让你操心了!”(防御时语音)

  

“什么!”(防御时语音)

  

“不管用!”(防御时语音)

  

“请去死吧!”(暴击语音)

  

“破掉防御!”(暴击语音)

  

“哭叫吧!”(暴击语音)

  

“Perfect!”(EXTRA回合语音)

  

“我在闪闪发亮吧?”(EXTRA回合语音)

  

“太走运了!”(EXTRA攻击语音)

  

“接招吧!”(EXTRA攻击语音)

  






早晨

  

在校舍中漫步着,

我和NPC——热闹的人群们,

以及混在人群里的Master们擦肩而过。

  

光从外表来看NPC和Master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他们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这就是没有意志的人偶和人类之间的差别。

临战之时的Master们紧绷的气氛,

就跟图表似的,仿佛能读出数值。


在这些Master之中,

有一个格外大放异彩的人物。


“哦呀,你是……果然你也进入本选了呢。

我说过的吧,总觉得会再见到你的。”


雷欧,天真无邪的少年,

仅靠外表就十二分地引人注目了,

但比什么都具有压倒性的是,他那浓厚十足的“存在证明”。


在预选时的学校里,

他就给人以鸽笼中的狮子似的违和感。

在这股紧张的氛围里,倒不如说只有我自己像是走错了片场。


……而且,

大放异彩的不仅是这位少年。

一位影子般的青年站在他身后。


那幅身着甲胄、持剑的身影。

无可隐藏的超越人类领域的力量。

这个青年明显是Servant——!


“……你说高文吗?啊,是我疏忽了。

高文,打个招呼。”


“我是从者高文,如此便算认识了。期待你成为我的御主的好敌手。”


身穿甲胄的青年带着沉稳的笑容,向我低下了头。


他的态度虽然过于正经,但并不令人感到沉闷,

反而给人以纯真洁白的骑士的印象。

是个和这少年相称的Servant。


……而提起高文卿,

他在亚瑟王传说的圆桌骑士中的出名度也是数一数二的。


据说,

他的力量甚至超越了他的主君亚瑟王,

他手中的圣剑,

有着和王的圣剑同格的威力——


不管怎么看职阶都是Saber。


要从书里调查这个英雄,

都不需要花什么工夫吧。

说不定也能查到弱点。


我并不认为雷欧不懂这一点。

这反而是雷欧自信的表现。


他不认为自己会输。

少年非常自然地将所谓的战术置之一旁。


光明正大。


如此堂堂正正地赢得胜利,

似乎是他从出生起就约定俗成的日常——


“那么,我就告辞了。期待与你再会。请打出精彩的战斗吧。”


亲切的予以告别之后,少年和骑士离开了。

我只能呆呆地望着他们的背影。


“雷欧……!虽然知道了哈维的人会来,竟然来了这种大人物——”


低声的,但又肃杀的低语。

凛向少年投放的视线,

就宛如杀意般锐利。


“万能的许愿机,圣杯……西欧财团看来是真的把SE·RA·PH视作危险物了。

话说回来,他竟然还亲自出阵了……也好,地上欠的,我就在天上还。

这下轻松了呢。作为魔术师的本事,是我更强。”


雷欧在前方,

所以凛根本没看到我。


远坂凛没有跟我打招呼,

而是给她自己鼓了鼓气,

踏着雄赳赳的步子离开了。


——那么,我就去调查一下雷欧的Servant高文吧。

傍晚去图书馆看看好了。







傍晚

走廊


远坂凛:“啊啦,贵安。那之后身体怎么样?

光是逃避的话,是不可能获胜的哦。

不过,要是在没有对手情报的情况下挑起争斗也是愚蠢之极。因为这场圣杯战争就是情报战。

如果要打倒对手,就需要对手的职阶、技能等等情报,能搜集多少就搜集多少。

这样才能采取对策,也能预测对手的战斗方式。

总之,去读书馆看看如何?那里可是情报的宝库哦?”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

【谢谢你】


“没什么。只不过是觉得你比较有可能获胜罢了。

间桐君虽然是那副鬼样子,但她也是游戏冠军。与其让他获胜,给你些建议反而更容易些呢。

嘛,你加油吧。”


慎二的Servant。

雷欧的Servant。

说不定可以查到些什么。


总之,就借凛的吉言,

去图书室看看吧。





图书室


间桐慎二:“‘啊咧?竟然在这种地方见到你还真是奇遇啊’……这种话当然是骗你的。

要搜集情报当然得去图书室咯,我也是在认真搜集你的情报的,我们双方都不可以放水哦。

不过看样子你找不到什么好书诶。

真遗憾,我已经想好对策了。写到那个女海贼的书,我已经全部藏好啦!

看你这么艰难,我就告诉你我把书藏到竞技场里了。

身为最弱的Master的你能找到吗?

啊对了,你的Servant行动的时候要支付她什么报酬吗?果然得付她钱?说的也是啊!

嘛,你就尽情地抓耳挠腮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见了,加油吧你。

下次再竞技场见你的时候,你要是还连还击都做不到,那我也就太无聊了。让游戏来得更有趣点吧!”


(慎二离开)


雷欧:“岸波白野小姐,再次恭喜你进入本选。

你一回战的对手是间桐慎二君吗,他的Servant很强,请你小心。

哦呀,难道你还没有弄明白,那场暂时的学园生活是怎么回事吗?

……也是呢。我和你也有些缘分了,不介意的话,需要我来帮你说明一下吗?”


【没问题!】

【拜托了,雷欧君。】→


“那我就开始了。你知道固有结界吗?

就是通过强力的魔术,将施术者周围的空间,变换为完全不同的空间的秘术。

Servant之中也有可以制造固有结界的人。

维持固有结界需要大量的热量,即使有Servant那般强大的魔力,固有结界也只能维持几分钟而已。

而我们渡过预选的那个学园,就是圣杯为了决出所有者而制造出的固有结界。

和预选的学园一样,本选的这个学园、竞技场,以及Master们一决雌雄的决战场。

这些全部,都是由圣杯那规格外的魔力制造出来的,个别的固有结界。

要长时间维持这等程度的固有结界,而且得同时维持复数结界,就算是现代最先进的超级电脑也做不到。

现在你理解了圣杯的魔力有多大规模了吗?

所有参加圣杯战争的Master们,都要彻底地删除一次记忆。

然后作为完全不同的人,在圣杯制造的固有结界里过着虚假的学园生活。

圣杯对这场学院生活也有时间限制。四天。在这期间,能否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是被人安排的,

就是参加圣杯战争的资格。

……呵呵,像远坂小姐,马上就察觉自己被安排的角色,所以完全没融入戏份呢。

顺便一提,藤村老师和柳洞一成不是Master,而是各有职责的NPC。

在预选期间没有察觉到假象的Master们,会在这场假象里迎来电脑死的结局。

尽管悲剧,但弱者是没有生存余地的。这就是战争。

为了在这场战争里生存下来,必须尽可能地搜集情报,这些情报总有一天会成为你的助力。”


(和雷欧对话结束,白野在看书)


〖关于高文卿〗


《亚瑟王传说》中登场的圆桌骑士之一,

亚瑟王的外甥。


和被称为亚瑟王的单臂的兰斯洛特卿是同等级的骑士。

但高文无法忘怀兄弟被兰斯洛特所杀,

所以他无法和兰斯洛特相容。


正因为高文是高洁且理想的年轻武者,

所以他对血亲的感情也是他人的一倍吧。


然而,正是因为此怨恨,

才令高文作为骑士而落格了吧。

甚至在最后导致王了没落。


高文卿,

在亚瑟王最后一战的卡姆兰之丘,

因从兰斯洛特那里留下的旧伤被敌方打中而死。






自室


“欢迎回来~!来,放松地休息一会吧,主人!”


暂时停下了校舍的探索,

回到房间。


明明是唯一一个最安全的地方,

但心境并没有因此得到休息。


冠以圣杯战争之名的自相残杀。

在记忆都很暧昧的时候,就成了魔术师的我。

再加上,还不太了解的Servant。


……也是呢,

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异常状况,自己为此感到混乱实在是太正常了。

要是能冷静下来那才叫奇怪。


“呣。主人还是满脸不安,眼睛里根本没有我嘛……”


以后我要怎么办才好呢?

只能像远坂凛说的,作为Master不断厮杀吗?

就算想回到现实的身体里,也没有回得去的手段。


如果不想死的话,

如果想活下来的话,

就只能踩着其他的Master的尸体向前——


“真是的!别这么沮丧,请看着我啦!

这种纠结的烦恼,等你的手再脏些的时候再考虑才有意义吧!”


耳边传来的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桌子摆成的厅堂上,

Servant以良好的坐姿正座着。


“好了,思考时间到此为止。现在的主人太脆弱了,光是烦恼的话一件事都想不明白的!

老话说了,示弱的人会倒霉,爱哭鬼会被蜜蜂蜇,黄脸婆的老公会被趁虚而入!

……所以,你就不要一个人烦恼了,这样太辛苦了,Master。”


对没骨气的Master感到恨铁不成钢……当然也并不是这样,

Caster似乎在用着Caster的方式,

鼓励着消沉中的主人。


这可真是令人欣慰……

不过最后一个谚语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啊?


“呵呵,终于笑了呢。

呐,主人,难得我们一起待在这个房间,就在这里自我介绍一下吧?”


多亏了Caster的笑脸,

迄今为止心中的不安,稍稍减轻了一些。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也是不错的提案。


一直以来的事件都太过突然,

都没什么事件悠闲地和Caster说话。


“是呢。那就从我开始吧。关于我的真名之类的,因为Z规制等等原因不能告诉你。

我就是连我自己都觉得灵验得无可奈何的、血统正统的狐耳帮手!

请不要客气,管我叫Caster就好。

啊,不过……你要是能直接用‘你’来亲切地喊我,我会非常开心哦!吓,我竟然说出来了诶~☆(注:这里的‘你’在日语中是‘お前’,属于很不客气的措辞。)”


……最后显然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Caster的这种性格是天生的吗?

还是故意这么表现的呢?

今后不仔细辨别一下可不行。


总而言之——


【……Z指定是什么意思啊?】→

【我可是女生诶】


Z指定的规制是什么啊?


“啊,糟糕,说漏嘴了——

诶、这个,Z指定的规制就是……

‘要做工口工口的事情也没问题哦’的Z,嗯就是这样!(“要做工口工口的事情也没问题哦”的原句是“えろえろなことをしちゃってもいいんだぜ”,最后一个ぜ音节和Z同音,小玉想以此蒙混过关。)

不过我也是很会看气氛的,也就是说,我正在自律中。

主人也别太对女孩子的过去追根究底哦?”


Caster的笑颜不容反驳。

她尖尖的耳朵忽闪着,仿佛在说:

关于这件事就别再提了,这是雷点!


我被Caster沉默的压力压迫着,然后嗯的一声点了点头。


“好,能有个明事理的主人真是太好了。

……嘛,工口工口应该是R,硬要往Z发展的话人体就会——

流血啊爆炸啊,会变得破破烂烂哦……”


(如果在前面选择:

【……Z指定是什么意思啊?】

【我可是女生诶】→


竟然连亲爱的都说出来了……可我是女生诶。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请不要侮辱我!

哪怕是我这不肖之身,一旦决定了主人就一定会诚心诚意、全心全灵地侍奉到底!

是男是女并没有差别!”


Caster奋力强调着,不知不觉激动地提高了声音。


Servant是在人类之上的存在,是成就了伟业的英灵。

对这样的他们来说,

性别大概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吧——


“嘛,虽然男人们更容易侍奉也是事实。

但是但是,要是真有什么万一,我的咒术总能做到这样那样的事的!

主人就请放心好了!”


……岂止是放心啊,

应该是提心吊胆还差不多吧。


为了精神卫生考虑,

还是不要太深入思考她刚刚的发言好了。)


“接下来轮到Master了。虽然你的记忆大概还很暧昧,请能说多少就说多少吧!”


就算Caster这么说,我能想起来的事一件都没有啊。


能够确认的只有自己的名字,还有作为学生而言的一般常识而已。

我有几个家人?

我的朋友是谁?

我将来的梦想是什么?等等等等,全都是模棱两可的。


“啊……请、请不要在意,Don't Mind,Master!

又不是没有记忆就活不下去,也许到了某个时间就会恢复的!别的不说,只有这一点我可以断定!

不过,就算恢复了记忆,也不一定是好事,

也有那种不恢复才比较好的记忆——”


……是我的错觉吗?

刚刚,Caster的声音似乎有些低落。


为了鼓励我而说出的话,

却反而伤到了自己吗?


“我明白了,过去的话题还是以后有机会再一起说吧!

不管是战斗还是恋爱都得勇往直前才行,嗯!

……啊,差不多到时间了呢。也不能一直在这说话了,现在可是主人的初阵啊。

休息也该到此为止了,我们去准备战斗吧。

等我们教训完那个嚣张的海带之后,再来开心地说话吧❤”


Caster乐呵呵地微笑着。

……虽说我还不至于被这笑脸迷得晕头转向,

不过现在就先向前看吧。


对,现在该烦恼的应该是如何生存下去才对。

我输掉的同时,也就是Caster消失的时候。

就算是为了鼓励着我的她,

我也绝对不能怯懦。








走廊


藤村大河:“啊,是我的竹刀!谢谢你帮我找到它。

话说,还有件不好意思的事——

岸波君,能再听一个老师的愿望吗?”


【嘛,好吧。】→

【那也太为难人了】


“谢谢!其实,老师急需一些蜜柑。

竞技场的第二层肯定有蜜柑。

要是能在一回战之内拿回来,老师会很高兴哦。

你要是帮我拿回来了,我就给你好看的室内装饰品当回礼哟。那,拜托了!”



言峰神父:“你已经拿到暗号键了吗……真优秀。就按这个步调,再拿到第二暗号键,角斗场的门就能打开了。

第二暗号键会在下一个迷宫生成。

你去竞技场的门口,应该就能进入新的迷宫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

——啊,还有……有件事忘了说了。你去过教会了吗?

那里是系统的管辖外——不过,可以强化Servant。你要是想试就去试试吧。

好了,这下就都说完了。你们尽情厮杀吧——”




教会


推开沉重的门扉,我走进教会。

这里光线很暗,完全挡住了外部的喧嚣。


……似乎只有这个地方,

是和整个世界隔离的。


并排的长椅上坐着人。

不过,从正面来看,

此刻视野里骤然飞入了鲜艳的红蓝两色。


红发的女性,和蓝发的女性。

光从外表看来大概不是姐妹,

不过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苍崎青子:“欢迎来到教会,你也是来灵魂篡改的吗?”


苍崎橙子:“嗯,你好像是……谁来着?……我竟然会忘事,真是稀奇。

算了,小细节就不计较了。反正在实验者的人数方面是没问题的。

欢迎来到乐园的死角(东之伊甸),来灵魂篡改的?”


灵魂篡改?听起来就很可怕。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紧张了吧,

对方开口道。


“啊啦,不知道灵魂篡改就跑到这里来,也就是说你是外行中的外行咯?”


“灵魂篡改就是……

简单地说,就是你和Servant的灵魂是链接的。Master灵魂的位置要是能上升的话,

就能使链接更强有力。我们就是通过决定如何链接、直接用骇客手段链接灵魂以强化Servant。”


“嘛,大体就跟大姐说的一样。负责篡改灵魂的是我,当然,是发生了好多事才决定是我的。”


大姐……也就是说她们真的是姐妹吗?


我正想如此发问,

但两人间却发出了:

“绝对不要这么问”的沉默的压力。


“总之,大体都懂了吧?要是想灵魂篡改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

那边那个女的,就跟卡壳的录音带似的,完全排不上用场。”


“那你就是连眼镜布都不如。真希望你别再让Moon-Sell因为你的失败发牢骚了。”


“喂……那明明是Master的不对吧!

那个人求着我踩着违法线给他篡改,我才给他附加了几个技能吧。”


“哈,那人失落得就跟巨大化的Lost砸在身上似的,连笑话都算不上。

听好了,少女。你要是惜命的话,就别太相信这个女人的伎俩。

嘛,也就能勉勉强强取回Servant失去的灵格而已。”


看来,红发的女性不是很靠得住。

……不,还是更正一下吧。

就连没有魔术师的自觉的我,都能感觉到,

苍崎青子不擅长这方面的作业。


灵魂篡改,对Servant的灵格施术

还是这边的女性——

苍崎橙子的得意领域吧……?


“嗯?当然啦,篡改是我比较拿手,能够以青子的十倍效率进行强化哦。”


“呜……虽然不甘心,这里暂且就先忍耐吧。反正橙子的嘲讽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苍崎青子气得挥拳。


不过,十倍这个说法还是太过分了吧?


不就是在说“你连我十分之一都不如”吗?

青子没有打橙子,

已经够不可思议了。


“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我不是在嘲讽,而是在陈述事实。

正是因为我在说实话,青子才这么老实的。”


“呣呣呣呣呣……”


苍崎青子咬着牙。

橙子说的话我明白了,

但是为什么负责篡改的不是她呢?


“我有我要做的事。我家的少爷在拜托我找人,没空管你们了。

现在只能最低限度地监督我家不肖之妹别给人添太多麻烦。

所以,你无视我就好。灵魂篡改就交给那个除了破坏一无是处的女人来做好了。”


“那么,你要试试灵魂篡改吗?”


(青子给Caster进行篡改)


Caster:“可喜可贺,主人!我又取回一个技能了!烦人的打斗也能变得轻松点了吧!”


评论

热度(14)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