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一回战-1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1.awakening/progrmized heaven


泥泞的日常燃烧殆尽。

魔术师们为生存而竞争。

即使如此,命运之轮依旧轮转。

最弱之人啊,锻造你的剑吧。

你的生命,只为了展现你的价值而存。



1回战 开幕   剩余128人




天空在燃烧。

家园在消熔。

人们在溃逃。

生路在断绝。


这是战争的源头,

也是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原风景。


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苟延残喘。


不要想起来/不要忘记。

忘却既是至上的救赎,也是至恶之罪。

别忘记了。


“我”是从地狱里活下来的。


此乃忌讳之梦。

在哪里曾见到过,

所以无论哪里都似曾相识。


此处所发生的,乃是幼年期的记忆。


见证了诸多流淌的鲜血,听过了响彻的哀怨之音。


生命在消逝,比思维的转动还要快。

无论是血亲、友人还是不知名的邻人,都毫无价值地消逝了。

背着枪的士兵也一样、

挣扎着想抓住一线生机的家人也一样。


无论以怎样丑陋、顽强的姿态挣扎,

最后都得以安详的表情停止呼吸。


——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为什么?”,这一疑问从未消失。


纷争和天灾是不同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为什么谁都无法得救?


不,说到底——

为什么,世界会允许这样的地狱存在?


……温和的雨滴自天空降下。

有形之物、

有生命之物,仅仅只留下了一个人。


在无力感和绝望之中,意识渐渐变得稀薄了。

胸中尚在的情绪只有疑问和愤怒,以及——


一边感受着雨点打在脸上,一边闭上眼睛。

那么多人的人生、时间、经历,

都毫无踪影地被抹消了。


见证了这场牺牲,在死亡的深渊高昂起头。

说着:我绝不认同。


如果、如果还有——

如果还能活下来的话,

这次、这次一定,绝对要——


但是没有第二次机会。

雨不后便清扫了燃烧的大地。


不要忘记。

“我”是从地狱里活下来的。

这句话的意义——

千万,不要忘记——






……总觉得,

好像做了一个残缺的梦。


我醒了过来。

这里是学校的保健室。

似乎是我不知不觉间倒下了,然后被人送了过来。


那么,那个门后面的世界、

阻挠我的人偶,还有Servant,

难道全部都是梦而已吗?


不,保健室和往常的保健室不一样。

虽然很像,但总觉得有些异样……


“啊,主人(Master)早上好!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真是的,要是主人一直醒不过来的话就把某个家伙给咒杀掉好了……不过总算是赶上圣杯战争的本选了,真是太好了!”


床边突然出现了人影。

怎么可能忘记呢,

那给我留下了强烈印象的身姿——


我再次打量了一番。

她身上长的兽耳和尾巴都是真的。

不管怎样想,她都不是人类吧。


而且在目击了她和人偶战斗时、那超出理解的力量之后,

外表反而不过是个小问题。


“话说回来,主人知道什么是圣杯战争吗?”


【圣杯战争?】→

【知道】  

  

圣杯战争?

说起来当时也听到了这个词,

不过,到底是指什么东西呢?


“……咦?难道说主人,忘记圣杯战争的事了?

应该是睡太久了,记忆都一团乱了吧,嗯一定是这样。那,就由我来说明一下吧。

主人,圣杯你应该知道吧?传说中盛过尊者的血,据说能实现种种愿望……”


当然,圣杯的故事我还是听过的。

在著名的亚瑟王传奇中,

据说能引起奇迹的圣遗物。


“不愧是主人。然后,为了得到这个圣杯,魔术师(Wizard)之间的战争就是圣杯战争。

虽然主人现在不记得,不过主人(Master)也是为了得到圣杯而来到这个世界的,毋庸置疑的魔术师之一哦。

啊,说到圣杯,当然也不是真品啦。这个世界是没有真品的。

不过没关系,许愿机只要有实现愿望的机能的话,就算是赝品也是真正的圣杯。

决胜的方式,是魔术师和Servant一起上战场决出胜负,败北的一方会失去全部的令咒。”


我不禁看向自己的左手。那里依旧留着3个奇怪的纹章组成的印记。

不过当时的痛感,现在已经消失了。


“战争会一直持续,直到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抵达圣杯为止——基本上就是这样。更详细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了……

不过,没关系!主人一定可以轻松赢到最后的!”


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吧,

虽然说起来算是很容易了。

总之大致情况我了解了。


不论我自己的意向如何,

这场叫做圣杯战争的战役,

我都不得不参加了。


“是的。现在只要理解这一点就够了。

不过,主人知道Servant吗?”


【不知道】→

【知道】


“啊啊,真对不起!Servant也必须得告诉主人才行!”


也用不着慌张到这个地步吧?

总之,她接着说明。


“Servant是魔术师们为了获胜而召唤出的过去的英灵。

这些以伟人之名流传的英雄们被后世的人们景仰,近似于神佛的存在——就是英灵了。

……虽然不是非常了不起的英雄,不过我也是从神话中以形而上的形象为原型再现出来的Servant。

嘛,我也很怀疑过去的圣杯战争召唤出来的是不是真正的英灵。

但是但是,圣杯perfect!先不管方法和素材,圣杯比起人类自身,更能赋予英灵正确的形态!

嗯还有,被召唤出来的Servant们会根据圣杯的规则,分配在7种类别(职阶)下。

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ion,还有Berserker。

我的职阶是Caster,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咒术系。

那个……使唤起来或许有点困难,要是拖了主人的后腿就太对不起了……”


Caster……

性格上虽然友善得有些微妙,不过,

作为Servant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要说Caster是英灵的话,

到底是怎样的英灵呢?


“诶?我的真名?竟然要被主人直呼真名,真是太惶恐了!

直接叫我Caster就好。

这样一来,就可以防止正体被暴露给敌人、让敌人得出对策的劣势了。”


这么说完后,Servant消去了身影。

不过,还能感觉到她在离我很近的地方。


看样子没事的时候就不会现身。

这也是为了不让敌人发现自己、察觉正体的手段吧。


不过,英雄什么的本来就难得一见,

仅仅从外表就判断正体也不太可能吧。


“啊,岸波前辈,你醒了啊?太好了。

身体上没有异常的话,就可以下床了。

还有,进入SE·RA·PH时抽走的自己也已经返还了,请放心。

追求圣杯的魔术师们,在进入SE·RA·PH的时候会被抹消记忆,作为学生过着日常的每一天。

从这种虚假的日常中取回了自我的人,才能获得作为Master参加本选的资格——

以上就是予选的规则了,你既然也取回了自己的名字和过去,那么就请自行确认一下吧。”


……取回了名字、和记忆……?


那可太奇怪了。

虽然能清楚地想起名字。

可是,却完全想不起任何记忆。


在学园的时候,

大家都被设定成了普通的学生,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


可是我,

直到现在都想不起一丁点以前的记忆——!


“诶,记忆没有返还吗?我也无能为力,因为间桐樱(我)是运营方制造的AI。”


我抗议的声音被完全地无视了。

看样子,她仅仅是执行系统所下达的命令的假想人格。


“啊,还有这个得交给你。”


她给我的东西看样子像是台手机客户端。

似乎是联络用的机器吧,

也许还有别的功能也说不定。


“向本选的参赛者们下达的通知,会发送到这里,请多多注意。”




“……调查是调查过了啦,这种粗制滥造的制法,和予选时的学校也没什么区别嘛。”


碰碰地敲着墙壁和地板、

嘴里念念有词的美少女。


那位是……虽然没直接打过照面,

她肯定是远坂凛吧。


容姿端丽、成绩优秀的月海原学园偶像。

传闻也听过不少了,

还有慎二那里吐来的苦水。


不过,这些评价,

统统都是她在学校时被赋予的设定,

现在多少有修正的必要吧。


她眼里寄宿的、强烈的意志之光,

绝不是偶像这种浅淡的想象能比拟的。


圣杯战争——

虽然我是被卷进这种莫名其妙的战争里来的,

但……这里已经是战场了。

她身上的气质,已经如实地说明了这一点。


……是的。

虽然还没有什么实感,可眼里所见的所有人,

都不过是互相厮杀的关系罢了。


哪怕不情愿,我也察觉到了这一事实。


“……嗯?等一下,那边的。”


她的眼神,

在看向我这边时突然缓和下来。


“嗯,正好。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哦。”


没想到,她伸出手指碰到了我的脸。


那手,纤细又柔软。


仿佛在告诉我,

有着和战场相称的强烈眼神的人,

其实还不过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女。


“嘿诶,还挺温暖的嘛,还有生气。

……咦?真奇怪?怎么觉得脸像变红了……”


少女的脸就在离鼻尖不足三厘米的地方,

面对这个距离,我心如擂鼓。


喷在脸颊上的气息还留着些微的温暖,

被风吹起的长发挠着脖子。


以及毫无防备地碰我的肩膀和肚子的举动。

简直令人无法想象,

眼前这个一派天真的人,和刚才那个眼神吓人的家伙是同一个人。


我完全做不出拒绝的动作,

保持着僵直的站立,

直愣愣地盯着她白嫩的指间。


“原来如此。

比想象中要造得好呢,不仅是外表,就连触感都很逼真。比真人还像人,这么表扬一下也无妨吧。

……等等,你笑什么啊?调查NPC的数据也会对以后有帮助啊……”


她皱着眉头,

对着无人的身后回头说着。


虽然看不见人影,

不过她的Servant恐怕就在那里吧。


“……诶?她也是Master?骗人的吧……因、因为Master肯定会更……

等、等一下,这么说来,我刚才为了调查碰她的时候不就像个——”


终于想起来了吗?

她的脸颊都变得绯红了。

虽然我自己的脸也是红的。


“呜,真丢人……

烦人!我也是会失败的好吗!别喊我痴女!”


后面一句话,

大概是她的Servant在调侃她的缘故吧。


“这是职业病啦!因为世上不会在再有比这里的角色制造更精细的假想世界了嘛,不调查一下还算什么骇客啊。

还有,你也太呆了吧?明明是个Master,存在感竟然像一般学生(路人角色)一样薄。

就连现在都是一副呆滞的脸,难道还保持着预选时的学生状态吗?你真的取回记忆了吗?”


……我很难回答她。

她大概有一般的台词是在开玩笑吧,

可那对我来说也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就连身为当事人的我,

此刻也是走投无路的状态。


“诶……骗人的吧。真的没有取回记忆?

这么一来……还真是糟糕的状态啊。

在圣杯战争的系统里,能够从这里离开的之后赢到最后的Master而已。

中途退出是不可能的。

就算你没有了记忆、没有了积攒至今的战斗经验(战斗记录),也不可能回到地球了哦?

……啊。反正是跟我没关系的事啦。圣杯战争的胜者只能有一个人,你的话,反正会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脱落吧。”


她担心般的语气,突然令我清醒了过来。

眼前的这个人也是,争夺圣杯的敌人。

她令我想起了这个事实。


——不,不仅是眼前的这一个人。

所有来参加这场圣杯战争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哼,这女人竟然在主人面前如此放肆。诶——要不要稍微收拾她一下啊?〗


可我能做的也只有保持沉默而已。

即使听到了Servant的教唆,

也没能像眼前的强敌还嘴。


我是赢不到最后的。


对于她的宣言,

我自身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嘛,看你可怜我就提点你一下。

这次的黑客行动,可不是以破坏为专门的恶意篡改,而是以共有为目的的破解。

就算能短时间地令SE·RA·PH的防壁剥落,但SE·RA·PH内的事我们并不清楚。

你来到本选的时候,灵魂即使还链接着但也还是受到了冲击对吧?

是遗失了链接,还是不能加载了?之后你自己查查看吧。

嘛,无论如何,你就算取回了记忆也取不回战斗经验吧。

与其说你没有霸气、紧张感之类的……还不如说你完全没有存在感呢,这恐怕和有没有记忆没关系吧。

你要是还恍恍惚惚的话,就快点醒过来,这可不是你以这种腿脚瘫软的状态就能取胜的简单战斗。”


我丧失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是什么人,

有着怎样的过往?


不,我到底为什么会参加圣杯战争呢?


现在能确认的是,

只有自己是有Servant随从的魔术师(Master)这么一件事而已。






傍晚





“啊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失忆Master吗?找我有什么事?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战争,我是你的敌人哦。我可不想跟你混熟……

……嘛,没记忆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大概也想要些有用的情报吧……

…………哈啊,真没办法。

我只告诉你基本的知识,这就够了吧?

那之后就是你自己该做的事了,SE·RA·PH里也有能获取情报的地方的,嘛,你就当做复健吧。”


【关于这个SE·RA·PH我就已经不知道了】→

【请多指教】

【情报什么的也没多想要啦】


“……这样啊,从这里就不知道了啊。

灵子虚构世界(SE·RA·PH),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假想世界哦。也许叫做电脑世界你比较能听懂。

可是,SE·RA·PH和超级电脑、还有有机网络从根本上就是不同的哟。

一般情况下,光是要让一个英灵再现,普通的超级电脑在下载源文件的时候就该报废了。

而这里,有超过100位英灵存在哦。

你在预选的时候,看到学校、NPC——那些系统制造的管理AI的时候,也能够预想到吧?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规格外的造物,这个地方,如果不是A级骇客的话是来不了的。

对,只有像我们这样,能够让灵魂灵子化(数据化)的魔术师级别的骇客才能来到SE·RA·PH。

总之关于SE·RA·PH知道这些就够了吧?

诶……还有什么要问的?”


【关于圣杯】→

【关于Servant】

【关于凛】

【已经足够了】


“哼,圣杯是这场圣杯战争的优胜奖品,你会在意也是当然的。

嘛,我也没有见过实物,所以详细的事没法告诉你。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圣杯的存在、和圣杯作为许愿机的机能是毫无疑问的。

毕竟是西欧财团大费周章地封印指定的东西呢,而且还有好多大人物都参加了圣杯战争。

就传闻来说……沉眠于圣杯的力量无法估量,那可是能轻易改变世界的东西。

——可是,能够到达这个灵子虚构世界(SE·RA·PH)的深层、得到圣杯的人,只有不断地胜利、赢到最后的唯一一个Master而已。

所以所有的Master都是敌人,当然你和我也是一样。”


【关于圣杯】

【关于Servant】→

【关于凛】

【已经足够了】


“既然这个灵子虚构世界(SE·RA·PH)是假想世界,那你也该知道现在站在这里的你我都不是实体吧。

普通的骇客通过重组程序也可以间接介入来入侵假想世界,但我们灵子骇客不同。

我们直接将灵魂程序化,直接介入假想世界。

正因为我们能够直接摄取情报、并立刻采取行动,所以普通的骇客是无法和我们相比的。

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事,需要与生俱来的才能的。

在身体中——对,天生就有‘回路’的人,就是Wizard。

如果世间所说第三魔法是灵魂的物质化的话,那么Wizard所作的就是讲灵魂数据化,也就是‘魔术师’的现代版。”


【关于圣杯】

【关于Servant】

【关于凛】→

【已经足够了】


“……问我的事干什么啊。又不是预选时的学校,想跟我交好也是白费功夫。

啊,难道说是想搜集我的情报、好在对战的时候占上风?哼——意外的有心计嘛。

但是没用的,你是赢不了你的下一个对手的。实力又低,就连临战的姿态也没有。

……我告诉你这么多事说不定也是在做无用功呢。哈啊……真是想想就失望。

嘛,好吧。就当是还上次摸你的人情,我的情报就别想了,不过其他的情报可以告诉你。”


【关于圣杯】

【关于Servant】

【关于凛】

【已经足够了】→


“已经可以了?……嘛,既然你这么说,我倒是无所谓啦。

那,就这么再见吧。别再来我这里问东问西了哦。

我们可是敌人,就算成了朋友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与其把闲暇的时间花在这种地方,好好地珍惜剩下的时间不是更好吗?”






女学生:“对战者定下来之后,终于有本选的气氛了。

诶……你的对战者还没决定吗?去找找管理员言峰神父吧?”



拉尼:“还没定下对战者……?这不正常,去问问言峰神父吧?”



男NPC:“岸波白野,欢迎来到本选。作为第128位Master,学生会欢迎你。

你也许从言峰那里听说了,这场圣杯战争分为七回战,以淘汰赛的形式举行。

直到最终胜者决定之时,我都会在这个小卖部支援你们。如果有想要的东西,请联络我们。”




“欢迎出场本选。这么一来你就是圣杯战争的正式参加者了。

我是言峰,在这场圣杯战争中担任监督的NPC。

从今天开始,你们魔术师们将面临在名为竞技场的战场里战斗的命运。

这场战斗时以淘汰赛的形式举行的,从一回战向七回战进军,最后留下来的一人将获得圣杯。

也就是说,128个Master每周都要互相厮杀,只有最后一个人才能到达圣杯。

非常简单易懂对吧?不管怎样愚钝的头脑都能理解、简单至极的系统。

每一回战斗分为7天,每一名Master们在第1天到第6天为止,都是备战的准备时间。

接下来,你就在这6天的准备时间里,计划怎么杀死对手就好。

然后在最终日的第7天将举行你和敌方Master的决斗,胜者生存、败者退场。

要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也可以告诉你,询问最低限度的规则的权利还是平等地赐给了你们每个人的。”


【要怎么在圣杯战争里生存下来?】→

【准备时间?】

【关于客户端】

【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


“就跟我刚刚说的一样。只要过完6天的准备时间,然后顺利地杀死对手即可。

Servant这种强力的武器不正是为此才给予于你的吗?”


【要怎么在圣杯战争里生存下来?】

【准备时间?】→

【关于客户端】

【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


“敌方也是同样,也在准备着用Servant杀你。毕竟所有人的准备时间都是一样的。

至于会准备什么样的手段,我可不知道。要杀要剐,随你们喜欢就好。”


【要怎么在圣杯战争里生存下来?】

【准备时间?】

【关于客户端】→

【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


“这个客户端,可以直接接受从圣杯系统里发送来的信息。

你就多多注意发来的信息吧。”


【要怎么在圣杯战争里生存下来?】

【准备时间?】

【关于客户端】

【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


“是吗。那我就祈祷一下你能顺利地进入决战吧。——嗯?你说呢?

什么?一回战的对战者还没决定?

呼呣……稍等一会……

——真是奇怪,系统似乎有些故障。你的对战者直到明天才会发表。

还有最后一件事,进入了本选的Master,会分配到一间自室。

你在预选里度过的班级旁边的2年B班,就是你的自室入口,把这个认证码输入(加载)到客户端上,然后在入口刷一下即可。

好了,多说无用,你去竞技场看看吧。

趁今天赶快习惯习惯竞技场的氛围吧。

竞技场的入口,就在预选时你通过的那道门那里。那么,祝你顺利。”




藤村大河:“呐呐,岸波同学,能不能听一听老师的要求啊?”


【听】→

【不听】


“太感谢了!老师真开心。其实呢,老师的爱用的竹刀不见了。

好像是因为放在用具室,被卷进竞技场里去了……

所以,我想要你帮我把竹刀从竞技场里拿回来。请在一回战之内给我哦。

不过,我不是每天都在这里的,要是有空的话我会跟你打招呼的。那,拜托了哦。”




“主人(Master),要是进了竞技场的话,今天就回不了学园了,还是明天再进竞技场吧。

万一在学校还有没做完的事,购物也还不齐备的话,就在进竞技场之前搞定吧。”


【知道了】→

【抱歉,再说一遍】



2年B班——据言峰所说,

这里就是自室的入口了。

在这里刷下一客户端应该就能进入自室了。


拿着客户端靠近门的把手,

然后门内传来了咒语似的……机械的声音。

门开了。


“呜哇哇,和主人两人独处……Moon-Sell偶尔也会做些好事嘛。

要是有什么事和我说,就在这里说吧。在这里不会有被人听见的风险呢。”


Caster好像误解了什么,

不过确实,在这里可以不用担心他人的眼线,

可以放心举行作战会议吧。


以后要和Caster说话的时候,

就回这里来吧。


“嗯——从这里开始更改房屋设计吗?请恕我失礼,让我也来出分力吧。

怎么样?虽然比不上女御殿,不过只是气氛是摆出来了吧?

虽然加入了我的兴趣,不过主人那颗宽大的心一定会痛快地接受的!

——那么,接下来就按主人的喜好,慢慢地装饰即可。

为了建筑我们令人艳羡的爱之巢,日日努力吧♥”




这里就是竞技场的入口了。

要进竞技场吗……?


【进入第一层 触发键未取得】→

【进入第二层 触发键未取得】


“这就是竞技场了。哇啊……真是煞风景!

附近可能有敌性程序,由我来打倒就好,主人请尽管放心!”


“今天就是主人的初阵了……那、那边的敌人对主人来说就差不多刚刚好!”


“主人,请当心。”(进入竞技场后的语音)


“有杂鱼,发现杂鱼!

诶,这种程度的杂鱼绝对没问题,主人要是觉得‘糟糕了’,就按下□按钮使用补品吧。

战斗中也是可以使用的。

如果可以回复的话就请主人给我回复一点点,毕竟我的防御力,有点那个啦……”


“真不巧,我对粗糙的人偶可没兴趣哦。”(战斗结束后语音)


“这种,拆开包装之前的紧张感,真是叫人难以把持啊……”(打开项目文件夹语音)


“嚓嚓地杀向下一个吧!”(战斗结束后语音)


“成功了,等级上升了!”(升级语音)


“嗯……那个稍微有些糟糕呢。今天还是不要接近那个敌性程序比较好哦,主人?”


“辛苦了,感谢你提供的经验值♥”(战斗结束后语音)


“主人,出了竞技场之后一天就结束了,而且不能再进入竞技场。

如果没有要在这里做的事了那当然是没问题啦,真的要离开竞技场了吗?”


“辛苦了,主人。”(离开竞技场语音)





自室



“呜嗯……?稍微有点在意的事,我啊,使不出全力了。

啊,不是主人的错哦。不过不过,要是主人逐渐习惯战斗的话,我一定可以更厉害的!

明天也一起探索竞技场吧。

只要有主人在我就是无敌的,没关系啥也不用担心。挡道的家伙们就由我来、一个不留地秒杀掉吧!”



评论

热度(9)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