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序章·下

0.segment/L.the.L


钟楼在何处呢?

在平稳的日子里,在那个瞬间终于到来之前。



注意到的时候,苏醒永远都是唐突的。

没有做梦的感觉。

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上学路上走了。


头痛与日俱增,

终于有一天像警钟一般在脑子里响了起来。


这一天。

头痛实在太强烈,所以比平时(常规)早两分钟醒了过来。


走在早晨的上学路上。

上午七点半,万里晴空。

但是季节感却很暧昧。


只不过是稍微想一想今天是几月几号,

就头晕目眩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要是撑不住了就会昏倒,

然后重新回到早晨的床榻上也说不定——


我一直怀抱着这种毫无意义的想象。


脚步匆匆的同学们。

嘈杂的谈笑声。

一如既往的上学风景。


一点变化都没有。


一点变化都没有。


——一旦深入去想,视野就变得一片空白。


校门口今天是/今天也,

围出了一排人墙。

看样子上学的学生们是被什么给拦住了。


发生了什么——


校门口站着个穿黑制服的学生。

那是学生会长/记忆中有记录。

也是我的朋友/记忆中有记录。

柳洞一成。


这个事件的始末我早已知晓。

一成注意到我的视线,

拨开人群朝我走来。


“早上好!今天也是个心旷神怡的好晴天!

嗯?这么惊讶干什么?

上周的晨会上不是说过了吗?从今天起就是校内风纪强化月了。”


他就像一开始就展示给了我的情报一样,

礼貌地开始了解说。


我知道。

我早就知道了。

我知道这个展开。

因为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了。


头好痛。

好像头晕得,要回到一天的开始似的。

我强行忍住了这个强制退出(Log Out)。


“那么,首先是学生证的检查。在学校要携带学生证,这可是学生的义务。”


你是谁,面对这个问题。


这不是明摆着吗。


一直都会因为头晕而不得不暧昧地回答的问题,

现在能清楚地回答。


选择【女性】,输入【岸波白野】。


“很好。天灾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有身份证明在手总是有用的。”


有些反胃。

这不良的反应和我自身的身体状况无关。


令我产生反胃的,是除了我自己之外的所有事物。


这个世界本身,

太过一致得令人想吐——


“接下来从制服开始……领口过关!衣摆过关!袜子也……过关!”


好想走。

真希望这种反复重播停下来。

我推开了穿黑制服的人往前走去。


而被粗暴地推开的他,


“接下来是书包里面…………唔呣,笔记本、教科书、笔盒,好了!没有一个违禁物品。

指甲也很干净,头发也没有问题……好。

嗯,真是太棒了。

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点污点都没有的、完美的月海原学园的学生。”


对着一个人都没有的虚空,

高声地自言自语。


头好痛。

脾胃里一股恶寒。

我可以确信。


这不对。

这里绝对不是,我所知道的学校……!


不赶紧离开不行。

不快点醒来不行。

否则一切都迟了。


可是醒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焦躁感和头痛有增无减。


结果,对这奇怪的现状找不到丝毫突破口,

就这么到了傍晚。


视野里,一如既往地覆盖着噪音。


违和感。

空洞感。

空虚感。


真希望谁来告诉我,

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在哪里……在哪里有啊?

能够解开这种感觉的关键——


“一直在这里的人渐渐地都不见了呢。呐,这个学校是不是很奇怪啊?”


“雷欧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难道逃学了吗……真是大胆啊。”


走下一楼的瞬间,

强烈的违和感侵袭而来。


穿着红色外套的学生——转学生雷欧。


他进入视野的瞬间,

就好像要被那压倒性的威圧感给挫倒似的。


然后后面的是,追着他的学生。


那位是……记得一个班的——


原来如此。

支配着这所学校的违和感,

并不单单是雷欧而已,

只要能够想起些什么,就会感觉到这空虚感。


快想起来。

不应该存在的人,

消失的学生们,

逐渐剥落的世界观(质地)。


别移开眼睛。


真相究竟为何。


别移开眼睛。


你所知的世界究竟为何。


别移开眼睛。


在这个地方的意义是什么。


追上去吧。

为了不背叛,这场觉醒——


走廊的尽头,雷欧和,

同一个班的男学生在说话。


“真是叹为观止。不仅仅是桌椅,就连空气都像是真物一样。

仿佛比现实还要真实呢。

呐……你们怎么认为?”


你们?

一瞬间我还以为被发现了,心跳个不停。


但是,雷欧无视了我,

和他继续说。


“你好,我们还是第一次说话吧。”


完全没有一丝敌意,笑脸迎人的雷欧。


可是——

在这笑容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更深沉的东西。

我不知为何这么想道。


“这里的生活很好。虽然就我的见闻而言,我没有去过学校。

对我来说是很有趣的体验呢。

……但是,也仅此为止了。这个地方,不是我该待的地方。

绕道终究只是绕道,总有一天得回到正道上去。

那就是现在……”


雷欧转过身,背对着我。


“永别了。

——不,不对。不应该说永别才对。

现在的我虽然没有确信,不过,总觉得会再见到你。

所以,现在应该说‘回头见’才对吧。

那么我就先行一步了,祝你好运。”


雷欧这么说着,

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看了过来……


果然,我在偷听他们的事,

被雷欧注意到了。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面对着墙壁的雷欧——

从这个空间里消失了。


然后,另一个男学生也,

把手放在了墙壁上,消失了踪影。


在他消失的瞬间,

视野里的噪音躁动着,变得更强烈了。

脑干里都受到了冲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就是,违和感的终点了吗……


我也像他们一样,

把手放在了好像能把人吸进去的墙壁上。


是的,这里就是向着终点的出发点。

是真相的、

这场违和感的开端——


【凝视真实。】→

【视而不见。】


气氛改变了。


原本是混凝土墙壁的地方,出现了门扉。

这里是入口。


这通道绝非次世之物。


若是踏入这个入口,绝对会去往不一样的世界。


向虚伪的日常宣告离别,

向应许之地踏出脚步——


异界的入口中——


门的对面,

是和它的外在相称的场所。


眼前的是,

一具光溜溜的人偶。


这就是,在此之后,

将要成为我的剑、我的盾的东西……

不知哪里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虽然什么都不明白,

但是该做什么事已经明示出来了。


在这前方,

至少会有这违和感的线索吧。


——总之,就和奇怪的人偶从者一起,

向前方迈进吧。



这个地方,既没有某个学校的痕迹,

甚至连灰尘都没有残留。

地板、墙壁、空气、气息,统统都截然不同。


不管什么时候冒出怪物都不奇怪的、异样的空间。

要形容这个地方的话,

地下迷宫是再恰当不过了。


“欢迎光临,新来的Master候补。”


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

但是没有人影。

难道是从虚空里冒出来的吗?


“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先抵达终点吧。来,前进吧。”


“眼前有个发光的箱子对吧?那是项目文件夹。

作为予试炼者们的饯别,赠与你们的东西。去碰它,然后打开它吧。”


“那是敌性程序,也就是会针对你采取敌对行动的程序。只要一接触就会立刻进入战斗。

……话虽如此,直接战斗的也不是你,而是给你的人偶。毕竟你太弱小了。

人偶要是不断受到攻击,最终损坏的话……那就没有能保护你的东西了。

也就是说,人偶的死即时你的死期,谨记这一点吧。

没什么好怕的吧,只要照我说的做,你就暂时是安全的。

首先简单地说明一下战斗方法吧。

你和敌性程序,都只有三种行动模式,ATTACK、GUARD、BREAK。

将这三种行动模式以一回合六次的形式,下达给人偶去作战。

你眼前的这个敌性程序,只会用‘BREAK’,是极其简单的程序。

使出全力的‘BREAK’,是抵不过敏捷的‘ATTACK’的。

用‘ATTACK’破坏掉你眼前的敌性程序吧。”


【我知道了,试试看吧】→

【请再讲一次】


“怎么样?

把六次行动分布在一个回合里,作战就能成立了——你首先明白这点就好。

……那么,终点还在前方呢。与其沉浸在胜利的余韵里,还不如赶紧前进呢。”


“又是一个敌性程序……你看起来相当紧张呢,对战斗就这么不安吗?

这不是什么值得挂心的敌人,因为这个敌性程序只会用‘ATTACK’。

‘ATTACK’虽然又快又准,但若是被‘GUARD’架住,马上就会被反击回来。

还有,‘GUARD’可以缓和掉敌人的攻击,尽管记住就好。

……那么,就和刚才一样,发出正确的命令,然后排除掉眼前的敌性程序吧。”


“对,就是这样。

你应该发现了,如果采取了连续有效的行动,那就叫做‘CHAIN’。

连续三回CHAIN之后,就可以对无防备的对手追加攻击。

虽然不怎么容易出现连续的3回CHAIN,不过你姑且记住吧。

继续前进吧。”


“你也差不多该习惯战斗了吧?

这个敌性程序只会用‘GUARD’,只会一味地防守。

不过,再怎么坚固,只要用‘BREAK’进行强力攻击就能突破防御。

适当应敌吧。”


“……好了,现在你已经了解了ATTACK、GUARD、BREAK这三种模式。

要是直觉准确的话,说不定能够顺利预测敌人的下一个动作。

这三种模式是相互克制的。

这种克制关系,既是战斗的原则,也是最基本的基础,是我得告诉你的最低限度的知识。

只要理解了这些之后,后头的战斗你就自己积累经验吧。

……行了,继续前进吧。”


“先前的敌性程序都只会采取一种攻击模式,可是这在实战中是绝不可能的。

你必须根据敌人和具体情况来判断对手的行动。

而你现在还不清楚对方会采取什么行动。

多和敌人交战,就能了解他们的惯用招式和行动模式,从而采取有效的措施。

……不过,要求现在的你掌握实战经验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你就尽管尝试吧。”


“……干得不错。

那么,向最后的关口前进吧。”




——到了。


推开墙壁上出现的门,

走过漫长的通道之后,前方的是……


庄严得令人窒息的空间。

现今早已失落的、圣灵寄宿之所。

这里就是终点了。我这么想道。


而在这里,有人倒在地上。


我走近去确认他的身份——

那是刚刚追在雷欧身后的男学生!


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

打算摇醒他而碰到他的皮肤的时候,我终于注意到了。


——一片冰凉。


我自己的血都似乎要褪尽了。

对眼前的事实感到一片混乱,


就在那个时候。


倒在男学生旁边的人偶,

伴着咔哒咔哒的声音站了起来。


和敌性程序战斗了几次之后,即使是我也能明白过来。

那是敌人。


人偶甫一扭了扭变完整的肢体,

便径直地朝我冲了过来。


“……呼呣,你也不行吗。”


……声音听起来好远。


“差不多要到时间了。你已经是最后的候补了,在你落选之后,预选也该结束了。

——永别了。安静地被消灭吧。”


声音这么宣告道。


连否定它的力气也没有,

除了呆呆地凝视地板,什么都做不到。

……这样下去一定会死吧。


突然,血光如霞的视野里,

我注意到了堆积起来的土块。


不,只是现在才注意到而已,

他们原本就在这个地方。


那是,那些土块是,

不知层层叠叠堆了多少层的月海原学园的学生们。


不仅仅是先我一步抵达这里的男学生。

那是再次之前到达的、但是什么都没能做到的人们,

最后的结局。


……而不久之后,

我也要加入他们的行列了。


——要不要,就这个样子闭上眼睛呢?

做得到的事已经全都做过了。

就这样结束说不定也不错。


【接受死亡】

【绝不放弃】→



——不想放弃。

这么想着挣扎着爬起来,似乎还能涌出力气。


可是体内激起了剧痛,完全动弹不得。


如果这样的话……

不,即使如此——


【够了,放弃吧】

【还、不能放弃】→


绝不允许,就这么结束。

在全身奔腾的痛感早已超越了痛觉的极限。

并不是因为太疼,眼睛要喷出火一样的感觉。

而是疼得像是眼球都要烧起来了一样。

五感从指尖开始逐一截断。


好可怕。

痛感好可怕。

感官的消失好可怕。

变得和先前看见的那些人(尸体)一样,这种事,好可怕。


……而且,

无意义地就这么消失这件事,比什么都叫我害怕。


消失在这种地方太奇怪了。

被噪音包围的意识在呼叫着,太奇怪了。

在这里被消灭掉的话,那场头疼是为了什么?

在这里被消灭掉的话,他们是为了什么?


——站起来。

哪怕再可怕也好。

哪怕再痛苦也好。

而且,如果不再一次思考的话,


因为,这只手甚至连一次都没有,

用自己的意志战斗过啊——!


“这个灵魂,给我稍~~~等!暂停!暂停!

虽然完全不知道是哪里的哪个人,但这恸哭!这顽强的努力!

就算被其他的神明们给漏听掉了,也在我的耳朵里叮得响了起来哦!

各位宇迦之御魂神们也请看看吧!这个人要落入冥府还太早了。

因为这么帅的灵魂,绝对是个了不起的人!就稍稍给我一下下吧♪”


听见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与此同时屋顶的灯亮了。

总算是撑起了嘎吱嘎吱作响的身体、

忍耐着头痛眺望着上方。


房间的中央不知何时,

朦朦胧胧地浮现出了某个身影。


那个姿态——


从外表来看,和普通的人类没什么两样。

但是非常明显有着天壤之别。


来到这里的敌人无法与之相比的,

超越了人类的力量。


好像碰到了就会被蒸发掉、

压倒性的力量在翻腾。

这力量就在体内激荡,就算反感也能清楚地感觉到。


“就算不请我我也要参上啦!良妻狐宅急送,从轩辕陵墓交付到货啦!

嗯,怎么一副惊呆的样子?诶——你就是我的主人……对吧?”


【是的】→

【不是】


“成功了,契约成立!请多指教咯主人(Master)♥

此话绝非谎言,我玉——不,我一直就想当主人这样的人的Servant。

……嘛,虽然性能有些peaky,但是我对主人没有哪里不满意……我会竭尽全力,来加油的!”


由她的手拉着,站了起来。


被握住的手上立刻就传来了蒸发似的触感。

……钝痛。

似乎被刻上了什么东西。


手上出现了由3个图形组成的纹章,

真是奇妙的印记。

皮肤上刻上了刺青似的东西。


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得目瞪口呆,

我看看刺青,又看看眼前的人物。

到底发生了什么完全一头雾水。


咔锵。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回过头去一看,

刚才打倒了我的人偶已经摆好了战斗的姿态。


想起了不久之前惨败的光景,我不由自主地瑟缩。


“主人,不嫌弃的话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这种没用的木偶人形,就让它连一点灰都不剩地从世上消失吧。”




人偶已经无法动弹了。

……被粉碎到这个地步动不了也是当然的。


“托主人的福,我用5%的力量就赢了哦!”


她好像说了些什么。

……但是,这声音,

我现在一点也听不到。


刻在左手的印记在发热。

在战斗的时候就开始逐渐变烫了,

而现在已经成了难以忍受的激痛,连意识都被疼得发白。


“刻在你手上的就是令咒,是Servant的主人身份的证明。

根据你的使用,可以增强Servant的力量、或者加强对Servant的束缚的,3次绝对命令权。嘛,你就当做可用可扔的强化装置吧。

但是,这令咒同时也是圣杯战争本选的参加证明。要是失去了全部的令咒,Master的死期就到了。你只需要注意这个。”


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强忍着痛感,

听着这声音所说的话。


“你好像很困惑呢。不过,首先……

恭喜你,受伤、迷惘、但最终抵达终点的人啊,以主的名义给你予休息的权利。总之,现在就告一段落吧。

不成熟的行军才有令人一看的价值。

唉,我担任这个职位这么久了,像你这样无防备的Master候补还是第一次看见哩。

自豪吧,你的转机既是你的弱小又是你的蛮勇。”


……又说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

这声音总觉得有哪里令人恼火。

从厚重的声线听来,大概是三十岁中段的男人吧。


不由得想象到,

在教堂里穿着沉闷的神父服的男人的形象。


“哦?很在意我的是谁吗?真是光荣,不过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毕竟只是个系统罢了。

我的工作不过是带路而已,只是以过去和圣杯战争有关的某个人为原型,制造的产物哦。

我仅仅是语言,是你早就越过去的山峰,是过去存在的记录。”


记录——

那么,即使对这个声音抱怨,

他也什么都不会回答,是这么回事吗?


“正是。——不过,这次也是特例吧。某个人给你送来的祝辞,要我转告你,‘要有光’。”


不知道是哪里的哪个人,

传来的短讯。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成功冲击了我的胸膛。

胸中的心情是如此真实。


不过是“期待你的表现”,

这么简短的、祈祷一般的语言而已。


“那么再度开始洗礼吧,你有这个资格。

毫无变化的,以令人厌烦地想吐的程度重复的日常。

背离这日常、向前迈进的你所作出的决断,让你获得了残存下来的资格。

但是,这只不过是第一步。欢欣鼓舞吧,年轻的勇士,你的圣杯战争这才刚刚开始。”


声音所说的内容,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圣杯战争……?

残存下来的资格……?


“正是如此。那是曾经在地上,能实现所有的愿望、被称为万能的许愿机的存在。

人们把这奇迹,称之为‘圣杯’,众多的欲望为了追求无限而争斗,但是,只有一个人能抵达圣杯。

这场战斗——这个系统,继承了这一形式。

因为能得到圣杯的只有一个人,魔术师(wizard)们赌上性命开始了战争。而你现在,就站在这个入口。

听着,众多的魔术师啊,无论汝等的欲望能否照亮大地,汝等都将成为和救世主、或是罪人。

那么尽情厮杀吧,炽天的玉座,只会迎接最强的愿望——”


这个声音如同主的御诏一般,

响彻在黑暗的迦蓝里。


厮杀……?

魔术师……?

能实现愿望的圣杯……?


脑袋里的疑问实在太多,

统统压在沉重的身体上。


“战斗时剑是必要的,那就是侍奉主人(Master)的从者(Servant),他们既是贯穿敌人的枪,又是挡住尖牙的盾。

他们就是为了交战而存在的英灵,也就是站在你旁边的家伙。”


我看向在一旁微笑的、长着狐尾的少女。

她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也看了过来,

然后露出灿烂的笑脸。


她就是,Servant……


“你的决断我已经看见了。无需怀疑,这决意就是代价,我这便替你打开通往圣杯战争的门吧。”


这时。

印记——被称为令咒的东西,

再度加剧了疼痛。


不行了。

已经撑不住了。


到了极限,

思考都变作一片空白。

即将失去意识的一瞬之前,


那个声音,说了最后一句话。


“那么,圣杯战争就此开幕。

无论在什么时代,无论历经多少岁月,以战争登上顶峰都是人类的天命。

被月亮选召、来到电子世界的魔术师们啊。汝等,拿出自己是最强的证明吧——”


6

评论(1)

热度(8)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