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序章·上

明年尼禄线就要出动画了,趁早翻一发小玉线。毕竟眼看着尼禄线一定会出男白野走凛线,所以我就用女白野走拉尼线好了。

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神清气爽的上学路。

脚步匆匆的同学们。

以及普普通通嘈杂的谈笑声。


正想着,“真是一如既往的上学路啊”的时候。

今天学校门口可真热闹啊。


看来是来上学的学生们被什么人给拦住了。

校门口围出了一排人墙。


——发生什么了吗?


往里看去,人墙的中心是学生会长,

同时也是我的朋友、柳洞一成。


“早上好!今天也是个心旷神怡的好晴天!

嗯?这么惊讶干什么?

上周的晨会上不是说过了吗?从今天起就是校内风纪强化月了。

有条不紊的规矩要从整齐的着装开始。就是这样,风机检查的头号指挥就是我。

当然,即使是长年的友人也不能例外,虽然有些麻烦不过你也帮忙应付一下吧。

那么就从制服开始……领口过关!衣摆过关!袜子也……过关!

接下来是书包里面…………唔呣,笔记本、教科书、笔盒,好了!没有一个违禁物品。

指甲也很干净,头发也没有问题……好。

嗯,真是太棒了。

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点污点都没有的、完美的月海原学园的学生。

像你这样的人要是肯来行政这块的话,一定会很靠得住……

呣,抱歉,说了没神经的傻话。学生会也不是硬拉就能进去的。

那你快去教室吧。今天也是不留遗憾的、完美的一天!”


连回话的时间都没有,学生会长就开始检查下一个学生的风纪了。


缺乏聊天题材的学生们,一边急匆匆赶往教室,

一边叽叽喳喳地聊起了风机检查的种种。


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内容,只是一如既往的上学路。

仅仅是记录的更新而已。


平和的一天,又一次,周而复始了。



0.segment/L.the.L


就这样,开幕的钟声响了。

平凡的日常,如同指尖滑走的砂金。


一进教室,就看到邻桌的间桐慎二被女生们团团围住的身影。

还是老样子,受欢迎得不可思议。


“嗯?什么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真不好意思,实在太土气了我完全没注意到。

像你这样的人啊,啊对了——我跟你好像是一年前左右成的朋友吧?

不过,用不着在意,有什么必要为自己的平凡自卑呢?

不论是谁,只要是待在才华横溢的人旁边,都会明显的被比得平凡透顶吧。”


一大早的就这么和别人打招呼。

不过,对方是慎二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游刃有余的笑脸和口吻。

到底是说戳中了哪一点呢?

围了一圈的女生们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声笑语。


还是订正一下刚才的话吧。

受欢迎到了不正常的地步。


“我在教她们数学。在身为年级第一的我看来,为什么连这都不会做才比较不可思议呢。”


“咦?间桐君,这个数字好像错了诶。”


“……嗯?你、你说什么啊,我已经做出来了啊,怎么可能出错!”


“但、但是……看,仔细一点就能发现,这里错了吧?”


“嘁……这种凡人才会犯的错,我怎么可能犯!肯定是你算错了,明明是个白痴还敢多嘴!”


慎二的声音一暴躁起来,女学生们赶紧慌慌张张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哼,凡人真讨厌。难得我肯一时兴起陪她们聊聊,竟然还敢蹬鼻子上脸。

真是的,看不清自己的斤两还真是令人悲哀啊。不过在这方面你倒还不讨厌。

在老土的社团里干活,也还有点可取之处,至少不会来烦我。你很擅长衬托主角嘛。”


慎二孩子气地笑着。

虽然表达方式很有问题,但他也在用他的风格表现他对我的中意。


为什么我会成为类似于间桐慎二的朋友的角色呢?


和他交好的契机是……什么来着?突然想不起来了。


好像是去年的春天发生过什么吧?应该是这样。

刚开始回想的时候上课铃响了起来。


和铃声同时飞进教室的还有班主任藤村老师。


“太棒了刚刚赶上!各位,早上——”


咚的一声。

就技术上讲,非常糟糕的噪音,

藤村老师猛得摔倒了。


脑袋以锐角的度数,撞上了讲台。


教室一瞬间静了下来。

学生们的视线全部集中了过去。


“又来了……真亏她每天摔的姿势都一模一样啊~”


“喂男生们,这不是说笑的时候吧。”


“说的也是。老师一动不动的,该不会死了吧?”


几个勇敢的学生离开了座位,围在摔倒的老师的周围。


“喂——藤村老师——!”


“藤村老师……?那个,不要紧吧?”


“嗯……嗯啊?

……咦?大家怎么了?不行哟,怎么能在上课时间离开座位呢?快快快,马上就讲课了快回座位去。”


醒过来的藤村老师,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站在讲台上。


看样子,从飞奔进教室开始,直到摔倒为止的记忆她一点也不记得。


面对这种常有的事,已经谁也不会吐槽了。


……而这毫无疑问也,是日常的一部分。


重复的风景。


一如既往的课堂。


授课的内容和也平时一样。


“……嗯,这个文章是篇传记,讲述一位叫做特维斯的优秀医生。”


和往常毫无变化,老……藤村老师正讲着课。


“大家大概没什么印象,老师在年轻的时候,不是正流行未知的传染病吗?

现在虽然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了,但是当时还是很难治疗的病。

啊,但是老师现在也很年轻哦?这个知识点很重要记得复习,考试一定会考的。绝对。”


啊哈哈,老师虽然是在笑,但是眼神是认真的。


这点就饶了我们吧藤村。就在同学们的心情合二为一的时候——


下课铃响了。


“那就这样了,今天就上到这里。

大家一定要记得复习,特别是重点部分。”


虽然不至于无聊得打瞌睡,

但怎么也引不起兴趣的课堂就此结束了。


宣告放学的铃声甫一敲响,

学生便三五成群地离开了教室。


“哼,终于从流水线里解放了。

当学生可真麻烦,明明是早就注定了的事,却偏偏还要应付无聊的课业。

嗯,你还没走啊?……哼,真稀奇。难道放学后有约?约会什么的?

呵,怎么可能嘛!你这家伙哪有这么清闲的预定!

反正是去参加无聊的社团活动吧——你不是新闻部的吗?你得去…吧?

嘛,反正跟老土的你倒是挺相称的。

真是个识相的人啊,这才是我的朋友!

再见啦!反正明天又得在学校再见的!”


“哟,新闻部的!部长在走廊召集部员呢,快去吧。”



“哟!我们新闻部的王牌,怎么样?取什么材了吗?

什么,忘了?明明叫你去调查‘月海原怪奇现象’的真相的——

不是昨天才说的吗,你这样没问题吗?马上就要截稿了诶?

唉算了,看在你平时的表现,这回就特别的宽限你一回吧!

真是的,你要是认真工作起来就像跑来跑去的黑豹一样。嗯,这句话没有歧义。

那么,取材的内容就从我这里接手,后续就由你来了。

……干嘛啊,这么惊讶。我也不仅仅是在玩啊,我是在认真地玩。

好了,进入正题。月海原怪奇现象之一,‘灵界的入口’!

是这个样子……弓道场的背后,据说有灵界的入口。

据说,以前被前辈勒令在弓道场扫除的男学生,在里面捡垃圾的时候,就这么行踪不明了。

所以有人断定那是灵界的入口。

真是的,到底是谁啊,说出那么可怕……不知分寸的话。

总之,别从违和感上移开视线!嗅出违和的所在……然后发掘真相……

这才是记者的生命线!明白了吗?”


【是】

【没有】

【你就已经很违和了】→


“大声地回答‘是’就好了!真是的,快去!”



门那边,好像有什么在动。


用具室是禁止普通学生进入的。

……难道是猫或者小鸟钻进去了吗?


什么都还没做,将目光转向用具室的门的瞬间——


门的另一侧,被粗暴地打开了。


“——你在那里做什么?”


从黑暗里走出一个男人。


全身黑色的打扮、阴冷的表情。

不管怎么看都是和学校不相称的人物,

令人不由自主地战栗。


……但是,这时的吃惊,被更强的违和感给覆盖了。


突然的危机感令全身的汗毛倒竖。


与其说是被瞪了,

还不如说是被锁定了,忽得激起的恶寒。


——尽管难以置信。

这个男人,恐怕,

在考虑怎么折断我的脖颈吧——


“呼呣……名字不在名单是,有必要确认吗……”


男人如此咕哝着,

慢慢地朝我伸出右手。


背上恶寒的感觉更强了。

头晕、反胃、麻痹得动弹不得的手脚。


就像是被蛇顶上的青蛙一样。


又或者是。

不是我的错觉,真的,

他的手上有什么——


“连防备都做不到,吗。我的直觉大概也迟钝了吧,确实,有必要休息一会。”


——男人仿佛在倾吐似的说着,

然后放下了右手。


……仿佛捆绑着手脚的恶寒消失了。


男人用幽暗的眼神俯视我。


“用具室是禁止学生进入的,以后务必注意。

马上就是放学时间了,没事就赶紧回去。

……还有什么事吗?

…………

我是今天就任的老师,葛木。”


自称葛木的男人再度回到了用具室。


正点的铃声响了。


四周的景色和往常一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运动着。


可是僵硬的身体仍保持着僵直,

只有残留下来的冷汗,

还在雄雄叫嚣着刚才的事故。


在学校里绝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那一定是——

被称为“杀意”的、明确的恶意。




“如你所见,现在在扫除中。那些孩子们,不把弓捡好就走了。

偶尔还有人把箭插在靶子上就回去了。

平时是社团里的各位负责打扫的,但是因为要考试,社团的各位都休息了,所以我来打扫。

诶,灵界的入口?啊,那个怪奇现象啊,这种事,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啊。

马上就要考试了,别干傻事快回家吧。快,走走走!”


放学后,出现在弓道场的不是灵界的入口而是老……藤村老师。


——嘛,作为怪奇现象的落幕也很合适了。


明天再向部长报告吧。

今天就先回去好了。



0.segment/L.the.L


曾闭幕的钟声响起。


平凡的日常如同指尖滑走的砂金,然而此金无人问津。



一进教室,间桐慎二的周围没有平时的女学生们。


今天的慎二看起来好像心气不顺。

女学生们害怕他发火,都不敢接近。


总之,先问问发生了什么吧。


“什么啊,啥都没发生啊。我就如你所见,跟平常一样。

比起这些,你知道远坂凛吗?那个显眼的女人。

我本来以为,这个学校里能跟我相提并论的只有那个女人了,结果一见之后真失望啊。

昨天和她讲过话了,不过怎么也合不来,哼,也可能是在我面前太紧张了。

攻击性太强了也要扣分,那家伙在我面前给了来搭讪的人一巴掌哦,一巴掌。

就算是美人,凶暴的女人我可敬谢不敏。看起来是朵高岭之花,但是背后绝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绝对有!

啊啊真是太浪费了,明明只要闭上嘴还是一幅画……嘁,你怎么看?”


……看样子是在远坂凛那里踢到铁板了。


反正,八成是慎二和那个素有美人之称的远坂凛搭讪,反而碰了一鼻子灰吧。


“……还有啊拳套什么的,是假货吧?为什么只有我非得被那家伙打飞不可啊?”


慎二继续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肯定是慎二先说了什么失礼的话吧。


一直以来慎二即使手段粗暴,但是都因为长得帅而,所以总是能成事,

不过看来在远坂凛这里行不通。


嘛,偶尔也有这种事的。

这种日常生活中的小小点缀。


几天藤村老师也在上课铃响起的同时飞奔进教室。


“太棒了刚刚赶上!各位,早上好——!

今天也没有人缺勤,真棒真棒。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需要宣布,那么就开始上课吧——”


然后握着教鞭,再次摔在了每天都在摔的地方。


指甲刮擦过黑板、以难以言喻的声音跌倒的单身女教师。

每天早上的风景线。


又是个一点都不稀奇、毫无变化的日常。



“……之后,战争虽然结束了,但在此之后大国之间的地域纷争仍在继续。

在你们父母那个时候,二十世纪末极东的城市纷争,是非常常见的。然而那之后的三十年,纷争的数量也没有减少。”


新就任的葛木……老师站在讲台上。


他担任的科目明明是数学,不知不觉就讲脱纲了。


“——不,纷争后来被称为恐怖活动,倒不如说应该是增加了吧。

为了平定这些恐怖活动……”


这时,下课铃响了。

整个教室里的气氛都缓和了。


“那今天就讲到这里。

……对了,还有个要通知学生的事——

最近据说出现了歹徒袭击人的事件。

还有风纪强化月的事,各位,放学后不要到处跑,快点回家。”


快点回家……吗。


可是新闻部的活动不做不行啊。

不知怎么这么想道。


难道是对“怪奇现象”的取材起了兴趣吗?

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好像成了多重要的事似的。


昨天的事还没有报告过。

傍晚的时候去找部长吧。



“呐呐,刚才走过的那个人长得真漂亮啊,转学生吗?”


“你在说什么啊,那是B组的远坂凛啊。”


“远坂凛……?有这么个人吗?”


“你真不知道?容姿端丽、品行方正、成绩优秀、运动万能……

被女生们嫉妒羡慕、被男生们疯狂爱慕、冷静的Miss Perfect!

远坂前辈,说是这学校里的偶像也不为过。”


“……是这样吗?”


“真是的,连这也不知道,你真的是太呆了啦。”


“诶诶?我才没那么呆呢,大概……

但是……那个人,明明在学校为什么穿那么红的衣服?总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是吗……我倒是没觉得。”


“诶——是我搞错了吗……”


“肯定是这样,比起这个,快去社团吧。”


“嗯、嗯……”



“哟!我们新闻部的王牌,怎么样?昨天的取材有什么成果吗?……嗯嗯。

——原来如此,正体是老虎啊!也是啊,灵界的入口什么的怎么可能有嘛!

托你的福,可以写一篇好报道了。——接下来,下一个怪奇现象的取材也拜托了。

这个现象是这样的,昨天,有人看到了红衣服的女人,在屋顶上怨恨地眺望下方。

然后‘屋顶上的红衣女’就开始流传了,你就去找找这个事件的真相吧。

嗯,作为记者脚力是基本的!目标是屋顶!拜托了,我们部的王牌!”



拧开冰冷的门把,金属声响起的同时,门开了。


禁止进入的屋顶上,本来不应该有谁的身影,但此时却有一道长长的影子。


光是艳丽的色彩就足以令人窒息的、

赤红的夕阳。


在这天空之下,有位少女在眺望着眼下广阔的城镇。


仿佛一副历经百年岁月的画。

少女在这样的赤色之中,红得更加耀眼。


“美丽的夕阳——

在这里的人们,就是这么看这片天空的吧。

确实是很美的风景,但是,却死气沉沉的。

口头的完美世界、被规定的无趣的平稳、行尸走肉一般的未来。

简直像讽刺漫画一样,恶趣味的讽刺画。

在仅仅是观测、记录的过程里,到底有什么意义可言?”


自嘲似的,少女长叹一口气。


嘴角还弯着一丝苦笑,少女慢慢地转过身来。


没有一丝迷茫,直视前方的眼神。


就像鲜红燃烧的美丽夕阳那般,甚至比此愈发炽烈。


“咦,学生会来警告了吗?真是辛苦了。

嗯,不是?那就是一般学生(NPC)?

也就是完全是局外人的一般学生(NPC)……吧,这个地方果然暴露了吗。”


一边小声地说着,

少女走向了这边。


“嘛,无所谓啦。反正没人看到,稍微实验一下吧。喂那边的人,你不要动哦。”


没想到她突然伸出手指,碰到了我的脸颊。


“……等等,这是什么?!

学生会(系统端)发出的遮断信号(限制)?原来如此,向他人进行接触干涉是违反预选规定的。”


她一个劲嘟囔着,

在我理解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之前就消去了身姿。

好像刚才这里谁也没待过一样。


——消失了?


那个身影,明明现在还刺痛着视网膜。


“怎么了,你还没走?差不多是放学时间了,快点回去比较好。

……怎么了,脸色不好哦?”


一成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看来我刚才相当的混乱啊。


难道是太累了吗,还是说——


……明天再和部长报告吧。


总之,今天就像一成说的,快点回去比较好……



0.segment/L.the.L


预兆之星降临。

其光辉耀眼,钟声之音如彼方之远。



开门进教室后。


今天,旁边的位置上……间桐慎二的周围又围满了人。


“所以我就说了。‘虽然看起来很可悲,但是你没有才能,还是快点放弃吧。’

然后你们猜,那家伙怎么说的?”


“诶~?什么什么?怎么说的?”


“好想知道,告诉我们吧。”


“那家伙用哭腔说,

‘就算是我,只要努力的话也会进步的,总有一天会比总是翘掉练习的慎二前辈射得更准……’

就是这样,虽然有点抱歉不过我笑出来了。凡人只要努力就能追上天才什么的,他竟然还信这个啊!

赶紧从这种梦话里毕业好不好啊。

那家伙糟糕的地方,不在于他是个凡人,而在于他不肯放弃啊!

哈哈哈,真是个蠢货,人类本来就是生来就不同的。

就是有人有着与生俱来的才能,为什么就是搞不懂这一点呢!”


“间桐君就算不练习也很棒呢,那个人真可怜。”


“啊啊,所以我不是说了很可悲吗?嘛,真同情他啊,不做着这种梦就无法活下去了。”


上课铃响了。

听到了这声音,女学生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在等老师来的时间里,

仔细思考了一下慎二刚才的话。


慎二生来就有着天赋的才能,

而我只是个凡人。


这样的自己,未来真的有希望吗……我不知道。

未来太远了,完全想象不出来。


只是,在不断重复的新一天,

一定有值得期待的未来。

无论是谁,大概都是漠然地、如此认为的。


这到底好不好呢?

如果不好,那又该怎么做呢?


仍旧不知道答案,

碌碌地度过平凡的一日——


“各位,早上好~”


——唐突的、心跳变紊乱了。

仿佛心脏龟裂了一般的钝痛。

鲜明强烈的气场,还有几乎要怀疑眼球的存在感。


放出这种存在感的当然不是藤村老师,

而是——


“虽然很突然啊,大家就要有新的朋友了。”


“…………”


比起理性,身体更快地反应了过来。

发出这等重压的人就是老师身旁的这位少年。


“来,雷欧君,自我介绍一下。”


“……这是为什么呢?”

“诶?什么为什么……

那是因为今天起大家就是同学了,有必要介绍一下自己啊?”


“啊啊,原来如此。这里的各位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少年不知嘟囔着什么,然后上前了一步。


“各位,我的名字是雷奥纳多·比斯塔里奥·哈维。

总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我的名字,不过现在我很荣幸成为你们的同学。

那么,各位,暂时请多指教了。”


“……”


“……”


教室鸦雀无声。


对这与众不同的自我介绍,既没人吐槽,也没人对美形的美少年发出欢呼。


无论是谁,都被少年的存在感给压倒了,

或者说,看呆了。


又想起了刚才慎二说过的话。


……原来如此,

这就是天壤之别啊。


那个少年是完美的。

像我们这样的平凡的学生都能感觉到的天堑之壁,这就是天赋吧。


特别的存在,

光是存在本身就能让人丧失斗志。


我们的人生轨迹里绝不会出现的东西,

要怎么才能够直视他呢?


打个比方的话,

他就是生来就被赋予了众多恩宠的王者。


可是,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啊……那个……

总之,大家要和雷欧君好好相处哦,雷欧君的座位在……

左数第二排,前数第三排的位置是空的,就坐那里吧。”


“……雷欧君……啊,是在说我啊。

嗯,我并不介意这个称呼。老师你是个直率的人呢,被你叫做雷欧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如果有机会的话,请你务必到我的国家来,因为藤村老师很有魅力呢。”


“诶、诶?!真真真是的,不要开老师的玩笑啦!

雷欧君也快点坐下!趁老师心情不错,就不教训你了。”


“是。真心感谢你,老师。”


少年的脸上浮现起青涩未褪、毫无做作的笑容。


他露出这个表情的同时,

教室里仿佛冻结的空气终于溶解了。

我也不知何时起扬起了开心的微笑。


撤回前言。

那个少年与其说是王,还不如说是王子。

比谁都特别的同时,也有着人见人爱的品性。


——但是。

也有个人毫不掩饰针刺般的敌意。


“……真讨厌什么荣幸啊,一副伟人的样子。那家伙,明明是转学生还这么嚣张。”


慎二毫不掩饰厌恶,喷吐着毒液。


“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和班上的老师同学商量哦。不过话说回来,先跟老师商量吧。

不要跟我们客气哦。”


“好的,我知道了。很高兴来到所不错的学校。

…………”


——是我的错觉吗?

有那么一瞬间,

我觉得他看了过来。


不是看着正在喷毒液的慎二,

而是万万千千普通人之一的我。


……就是错觉吧。

那个站在世界中心的少年,

怎么会对过着平凡日子的我感兴趣呢?


之后,什么也没发生,就这么放学了。


但是,那个少年——

从雷欧身上感到的违和感,还残留在心底。


就像逐渐轮转的齿轮一样……


不,这也和昨天的风纪检查一样,

不过是无聊的生活中的一点调味剂……也说不定。


——总之,首先,先向部长报告去吧。


“哟!我们部的王牌。昨天的取材,有什么成果吗?嗯嗯……

什么?屋顶上的红衣女在你眼前消失了?

——这样啊,消失了啊。那,也就没办法了。”


……没办法了?


怎么回事,

部长的反应,这股违和感……


听到这种话,她一定会,

“你、你别想吓到我!”

这么咆哮才对啊。


不,在这之前,

听到了人类在自己面前消失的反应,

竟然是“真没办法”——


“下一个现象是这个,‘中庭的教会之谜’!”


部长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着话题。


不知为什么,

话题就转到下一个怪奇现象上去了。


这样真的好吗……这个样子……


“你在我们学校又不算孤陋寡闻,应该知道校内有个教室吧?

这个教会好像在学校建成之前就存在了。

然后,据说这个教会里面,有幽灵出没什么的,在举行恶魔的召唤仪式什么的,各种各样的传闻都有。

所以,你就去这个教会取材吧。

建着教会的那个中庭花园,好像在一楼走廊右转尽头的门外。那就拜托你了。”



种植了各色花朵的花坛——

在那里,像是粘上了污痕似的,

黑衣男人在那里。


那是新就任的教师葛木。


但是……眼前的这幅姿态,

和教师这种圣职相去甚远。


令人反感的杀气,

以及,他周围的——


……学生的……尸体?


“为什么进来了……?门上应该上过锁了……

————要试试吗。”


单薄的嘴唇微微动了动,

然后下个瞬间——


似乎被看不见的什么东西打中了,被击倒在地面上。


混乱的情绪化作沙土,把思绪都埋了下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手脚还长在身上吗?

而且刚刚的到底是什么?


葛木一步也没有移动过,

旁边也没有人影。


谁?


为什么?


怎么做到的——


徒劳的思考。


仿佛连续的钟声般敲响的心脏。


“我算是知道了……不是你、这么回事啊。”


嘟囔似的微小的声音,却神奇的能够听清楚。


看不穿在想什么,目光冰冷的男人对我亮出了手掌。



——

————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花坛里。


寂静的中庭。

那个男人的身影,还有周围的尸体也不在了。


因为睡在坚硬的地上身体有些难受,

不过没有受伤。


汗水淋漓……

好像刺穿了脑髓似的疼痛感仍然残留着。


就像做了场噩梦。

深吸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


——嘎啦。

脚步还有些摇晃。


……当然是错觉。

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


……部长的报告就留在明天吧。

今天先回家好了——


0.segment/L.the.L


钟楼在何处呢?

在平稳的日子里,在那个瞬间终于到来之前。



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光景。


“好厉害!那雷欧君,这个题要怎么做?”


“这个题型,把这个数列代入第二列的公式,然后x就全部解开了。

接下来跟着简单的公式算,答案就得出来了。”


“哇真的。谢谢,雷欧君。”


和某个人不一样,

没有一丝反感,亲切地给同学讲题的雷欧。


只有一道视线愤愤地看着微笑的雷欧。


“让这样的小鬼给你们讲题,真是自尊扫地。

……哼,也好,正好落得清静。果然脸丑的人心灵都丑啊。”


现在雷欧周围的女学生们,

都是几天前围在慎二周围的人。


那慎二不高兴也是情有可原的。


“还有那个小鬼啊,这么想垫着脚表现出一副大人的样子的话,去适合你高度的地方不就好了。

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聪明的样子,拼命地连我都要羞死了。搞清楚自己的斤两吧。

这种事都不懂,果然还是个小鬼啊——”


“…………”


听到了慎二的声音,

雷欧看了过来。


虽然不是在瞪人,

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啊、呜……

干嘛啊你?要跟我打架吗?”


慎二结巴着挤出的声音,就像是窃窃私语一样小声。


不知道雷欧有没有听见,

他就这样看着这边然后站了起来。


雷欧向吓得萎缩起来的慎二露出了优雅的微笑。


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慎二的正反面。


“非常抱歉,不知不觉间让你不愉快了。

你是,间桐慎二吧。连同让你受到惊吓这件事在内,以后我会注意不再犯的。”


——说完了这些,雷欧静静地坐了下来。


这温和的语调诚意满满,没有一丝敌意或厌恶。


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意这种对象的打算。


“哼、哼哼,自知打不过我,所以向我低头道歉?这不是很识相吗。

既然如此我就大度地原谅你。哼、哼哼,那种小鬼我才不放在眼里!”


慎二在确认了雷欧的视线不再放在自己身上之后,

装作平静地调整坐姿。


“太棒了刚刚赶上!各位,早上——”


砰咕咚。


听过无数次的、就技术上讲非常糟糕的噪音又响了起来。


当然,没有一个人担心老师。


反正过个几秒就又原地复活了。

习惯了这一点的我们反而比较需要担心。


慎二还在生闷气。

好像还在因为雷欧的事闷闷不乐。


但是我这个朋友,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不高兴的,

对有着一套歪曲的价值观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藤村老师也像往常一样,赶在迟到之前飞奔进教室,

然后开始一如既往的讲课。


“……诶那个,从这里开始吧。特维斯的传记——”


上课的时候,

雷欧少年的似乎笑了一下,

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


今天也只是,

周而复始的日常——


“各位,你们知道记忆缺失候症群吗?

就是从某一天开始会失忆的病!

虽说是麻痹脑部机能的疾病,但却是从口腔内壁传染的……而原因似乎只是因为饮用了被污染的水。

现在正在学的课文,就是在讲这种疾病。

而发现了这种可怕的病毒的疫苗的人,就是特维斯。

啊,顺带一提,记忆缺失候症群的治疗方法已经确立了,所以不要跟我说忘记作业哦!

老师年轻的时候,这种不规矩的学生还挺多的——

啊,重要的事要多说一遍,老师现在也很年轻哦?这个点考试会考的,我说真的。”


老虎的话突然转到了蛮不讲理的方向。


又来了……如此想着,

同学们的内心一同叹息的同时——


“藤村老师。”


雷欧站了起来。

明明还在上课,也没有被老师点名,

就这么唐突地。


教室中充满了惊诧的视线、

以及忽然开始的、不知因何而起的恐惧,

统统集中在雷欧身上。


少年接受者视线的洗礼。


“……以及在座的各位。

差不多该到我出发的时候了。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祝你们平安。”


————呜。


怎么回事……头、好痛……


“……啊啊,差点忘了说。我也觉得藤村老师很年轻。

她光是站在这里就令人感到青春焕发,真是难得的人才。”


他是在告辞吗?稍稍一倾上身,

便走出了教室,

迅速地、不带一丝犹豫。


“呃、那个……

我们继续吧,从86页开始……”


教室里响起了学生们翻书的声音。

没有一丝停顿,授课继续展开。


“啊——啊,就算想抢镜也不至于这么难看吧?现在可是在上课诶?

要去厕所也应该偷偷摸摸得去吧,什么‘差不多该到我出发的时候了’啊。

真是个娇贵的小少爷啊。”


当然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事。


光天化日,谜之逃学。

然而老师却连追都不追,甚至没有一丁点生气的苗头。


学生们也是,没有一点表现。

课程在毫不停顿地继续,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也是和平日一样,

司空见惯的日常风景——正因为如此,再也没有比这日常的教室更不正常的光景了。


雷欧走出教室后,

简直就像必须照着剧本演出的戏剧一样,

平平淡淡地、不自然的课堂继续了下去。


——奇怪。


太奇怪了。


……地面仿佛不知不觉中变得倾斜了。

视野中的景象,正在一分一秒地失去实感。


怎么回事……头痛得要裂开……

好像就连这里是哪里、

自己是谁都要变得不记得了。


啊啊,说起来——


…………


说起来,


我是,


——————谁啊?


名字叫什么?


几岁?


住在哪里?


有几个家人?


在来上学之前都在做些什么?


什么都…………想不起来。

记忆被干干净净地切断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对了。如果是部长的话……


如果是新闻部的部长的话,

一定是知道我的名字的。


加入社团的时候,

一定留下了文件记录。


去问问她吧。


她应该在,

一如既往的地方。


“哟!我们部的王牌。昨天的取材,有什么成果吗?”


部长的样子和平常一样。


说到昨天的成果,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倒在中庭的尸体……


不对,比起这些先说自己的事吧。

向她问问我的名字——


“哈?你的名字?

这种问题……去图书馆的名册上找啊!”


对哦,名册。


看到学生名册的话就会找到自己的名字了。

自己的事都能想起来才对。


去图书馆吧。


“你想看名册?应该在图书馆的书架上吧。”


找到了。


“月海原学园 学生名册”


只要看了这个,就一定,能想起自己的记忆……


把名册拿在手上,翻开来一看,

立刻就注意到了……异变。


——白纸。


白纸、白纸、白纸。

不管是哪一页,全部都是白纸。


把旁边的毕业生的名册也拿来一看。


白纸。

白纸、白纸、白纸——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一边因记忆的消失而不安,

一边在校园里徘徊。


忽然,在一楼的走廊看见了雷欧的身影。


才刚刚转校过来的雷欧,

不应该在一年级的教室有什么事。


可是,这走廊里应该是死路。

雷欧到底要去哪里呢……?


我在走廊的尽头,感觉到了怪异的气息。


“…………”


他站在毫不起眼的走廊尽头,

如同考古学家面对遗迹那般,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墙壁。


“真是叹为观止。不仅仅是桌椅,就连空气都像是真物一样。

仿佛比现实还要真实呢。

呐……你们怎么认为?”


——心跳加速了。


与此同时全身的血液循环加快,

体温急剧上升。


心跳。心跳。心跳。


心跳得似要爆炸,

就连手脚上循环的血液都在加速。

根本不用问为什么。


因为我在被他——被雷欧正面凝视。


这次不是错觉。

因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


“你好,我们还是第一次说话吧。”


完全没有敌意、

雷欧面向我的笑容充满了亲切。


那笑脸就像太阳一样。


照亮一切、爱怜一切。

并且就连我也被这太阳的引力所吸引。


没有惊奇或者不安。

只要,服从他的号令就好。

因为那一定是正确的道路——


……这种心态良好的情感,

不知不觉充满了脑海。


“这里的生活很好。虽然就我的见闻而言,我没有去过学校。

对我来说是很有趣的体验呢。

……但是,也仅此为止了。这个地方,不是我该待的地方。

绕道终究只是绕道,总有一天得回到正道上去。

那就是现在……”


雷欧转过身,背向着我。


“永别了。

——不,不对。不应该说永别才对。

现在的我虽然没有确信,不过,总觉得会再见到你。

所以,现在应该说‘回头见’才对吧。

那么我就先行一步了,祝你好运。”


留下这么一句话,雷欧的身影消失了。


就是字面上的消失。

把手放在墙壁上之后,

下一个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少年的身影消失了。


空间否认了他的存在。

不,应该是他拒绝了这个空间的存在。

他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仅仅是坚决地,选择了自己的路。


他这个强大的违和感消失后,

一直压迫着身体的压力消失了,

身体稍微轻松了些。


——不过,正因为此,

最根本的问题把我的力气带了回来。


我是谁?


这是即使抑制也抑制不住、

渐渐加剧的头痛不停折磨着自己……


查看雷欧消失的那个墙壁。


仅仅是个死胡同。

毫不起眼的混凝土墙壁。

落在地面上的仅有灰尘罢了。


可是,雷欧就是在这个墙壁面前消失的。

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只要回过头,司空见惯的走廊就在眼前。

只要回过头一切都能像往常一样,

就把异常当做错觉,扔在记忆的一角就好了。


可是,

我对这世界产生了疑问。


我注意到了我没有记忆。


……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的归所,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他(雷欧)说了什么?


“——总有一天得回到正道上去。”


他是这么说的吧?

那么,这前方应该就是我的“正道”。

还有这世界的真相。


只要追着他,

即使不期望也会知道“结果(结局)”的。


真相一定是……残酷的吧。

即使如此也不能移开视线,不能怀疑自己的眼睛、

不应该闭上自己的双眼吧?


【凝视真实。】→

【视而不见。】


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墙壁和地板,

校舍直到刚才都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姿态。

而这个地方已经是不一样的地带了。


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能感到近乎恐怖的现实感。


布景的笼罩之下,

布满了捏造的戏具。


又脆又轻,

只需轻轻一敲便能敲开通往世界的里侧的路。


原本仅仅只是一道无趣的混凝土墙壁,

此时就像是敞开的大门。


这里是入口。

或者说是,链接外界的特殊通道。


这通道绝非次世之物。


若是踏入这个入口,绝对会去往不一样的世界。


在那之中等待我的,无论是怎样的东西(形式),

肯定都是一个结果(结局)。


但是,我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的选择项。

我早已做出了选择。

我选择了这条路。


向虚伪的日常宣告离别,

向应许之地踏出脚步——



门的里面,

是昏暗的废弃场。


眼前的是,

一具光溜溜的人偶。

要怎么办呢?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欢迎光临,新来的master候补。”


不知哪儿传来了声音。


“这个是接下来将成为你的剑、你的盾的人偶。只要你下令,它就会执行。

来,前进吧。你所追寻的真相,就在这前面。”


虽然很在意这个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但我很清楚留在这个地方也于事无补。


而且,事到如今也没有回头路了。


——总之,就姑且和奇怪的人偶从者一起,

走向眼前黑暗的道路。



——到了。


穿越了门扉后的世界深处——


这个地方就是终点了。

我这么想道。


污秽之物、邪恶之物绝对无法进入的、

庄严到令人窒息的场所。


……我知道这个地方。

这种气氛正是教会,

那早已失落的、圣灵寄宿之所。


刚刚被这空间的气氛给压倒了,所以我没有注意到。


空间的一段,

倒着一个,穿着我熟悉的制服的青年。


叫了他几下,但他没有反应。

我想试试摇醒他,碰到他的身体的时候,才终于注意到。


——一片冰凉。


我自己的血都似乎要褪尽了。

对眼前的事实感到一片混乱,

除了惊慌失措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就在那个时候。


倒在男学生旁边的人偶,

伴着咔哒咔哒的声音站了起来。


根本没时间理解现状,

人偶甫一扭了扭变完整的肢体,

便径直地朝我冲了过来。


“……呼呣,你也不行吗。”


手和脚都动不了了……

我大概是失去资格了吧。


我?资格?这样啊——

事到如今终于明白了。

真相确实,就在这里……


但是……已经……


啊啊……

意识变得稀薄了……


……我并不害怕。

胸腔中残留的,只有悔恨罢了。


结果,我,

直到最后,都没有想起自己是谁。


啊啊……有谁,

别的、还拥有资格的其他的人。

请不要——忘记我的名字——



他的故事就此落幕了——

你待如何?

在挑战这个物语之前,

且告诉我,你期待的力量究竟为何?


【持剑的男装少女】

【穿著赤红外套的武人】

【妖艳的半兽女性】→


2016-08-10 评论-1 热度-13 fatefate extra剧情翻译游戏
 

评论(1)

热度(13)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