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FGO高难度活动〗 鬼哭醉梦魔京 罗生门 06(完)

继战  茨木的意图

 

茨木童子:呜……可恶……!

 

坂田金时:挺辛苦的嘛头领!遭报应的时候到了吗?看招!

 

茨木童子:嘁……还……早得很呢!汝以为吾有这么容易被杀吗!汝应知晓!无论此身被多少刀割裂,无论此身被多少枪贯穿!吾是不会倒下的,在自身尚未餍足之前是不会停止的。吾正是污秽存在的极致,正因为不断吞噬着他人的生(死),才是生的化身!这就是——所谓的鬼啊!

 

(茨木童子放火)

 

玛修:呜,都蔓延到这里来了……这是何等的热量!

 

茨木童子:吾的炎热之拳连军队都可以烧成灰烬——接招吧!然后化作枯骨吧!——奔腾吧,丛原火!

 

坂田金时:好烫、好烫烫烫……!你这混蛋是打算自爆吗?

 

玛修:宝具、展开!……呼,总算是挡下来了……可是又让茨木童子逃走了。竟然放出那么深厚的力量……

 

坂田金时:啊啊,那也是最后的挣扎了,这种火力不可能再使出来了。那宝具不是为了打倒对手,而是为了逃跑才使出来的啊。所以说那家伙赢不了酒吞啊,只知道胡乱地行动。

 

玛修:哈啊。那么,那个……酒吞小姐呢?

 

坂田金时:她就跟茨木正好相反了。看起来高雅,其实是根本上天生的鬼啊。这种话题怎样都好啦,这场战役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哦,大将。

 

玛修:同感。不过我们也很疲惫了……

 

【啊啊,不要大意地前进吧】←

【……要赢啊】

 

玛修:是。在这么久的战斗里,我对鬼的恐怖之处已经明白到了令人厌恶的程度了。趁现在,把所有的准备完成,以万全的状态去挑战茨木童子吧。一切都是为了明天的决战——

 

 

 

决战 战败的鬼

 

坂田金时:看招,必杀——黄金冲击(Golden Spark)!

 

(坂田金时解放宝具)

 

茨木童子: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修:成……成功了!近乎接近无限的体力……终于!那是致命伤!

 

茨木童子:为什么……为什么穷追猛打到这个地步?!现在的吾是鬼之王,英灵之身,不应该被人打击到这个地步……!

 

坂田金时:别说傻瓜了茨木,你才不是鬼之王。你作为王远远不足,只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直到最后都没有那个秉性。

 

茨木童子:汝说什么?!吾作为王有什么不足?!

 

坂田金时:不用我说也应该知道吧?真没办法,大将,你告诉她。

 

【因为,你根本没吃酒吞啊】

 

茨木童子:哈——?!你、你、人类……!竟然说出这种可怕到残酷的事……!要吃酒吞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啊!而且哪有那么容易啊……吾是吃得下酒吞的人吗——!吾根本不可能让尊敬的酒吞受哪怕一丁点伤,蠢货!况且后果会很惨重!绝对会被杀的!

 

坂田金时:对啊?我就说过茨木是写完家伙吧?

 

【嗯,相当的……】

【简直是……Chicken……】←

 

茨木童子:可、可恶,虽然听不懂但吾感觉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人类……!吾哪里软弱了!汝这家伙,报上名来!

 

【(玩家)】

 

茨木童子:很好,吾记住了。给吾记住人类!吾要作祟到汝的末代为止!尽情战栗吧!

 

玛修:……把这种事情说出来实在是太不谨慎了……迄今为止害怕的情绪反而彻底地反转了呢,前辈。

 

茨木童子:连那个黑色的家伙都……?!为什么!为什么不怕吾了?!

 

坂田金时:哎呀,因为很有趣啊你。奇怪的古早语调也早就过时了吧。

 

茨木童子:没、没办法啊!这是鬼的规律啊!鬼不逞威风还有谁逞威风!母上就是这么教吾的!

 

坂田金时:哦,就是这个。忠实地遵守鬼的规律的家伙。这不是你的长处、你的可取之处吗?现在这样子是怎么回事?身为鬼却拘禁鬼,让人类沉浸在酒气里自生自灭?真不像你啊,非要踮起脚尖来喝酒,洗洗脸重来吧。

 

茨木童子:呜——!好吧,这次是吾输了!吾就认同汝等的骨气吧!但吾的角还没有折断!下次定要让汝等后悔对吾的侮辱!

 

 

 

结局 醉梦中醒转

 

玛修:——已确实茨木童子完全撤退。我们赢了,Master!

 

Dr罗曼:嗯,我这边也能看到了!虽然是初次尝试,这么顺利真是太好了!但是通信状态还是好奇怪啊。你们前方,有微妙的Servant反应……也许是噪音吧……

 

玛修:不。Doctor,那并不是噪音。

 

酒吞童子:…………。…………嗯。呼啊…………?

 

玛修:醒、她醒过来了,前辈!但她和茨木童子一样是鬼——

 

坂田金时:啊啊,这场战役可能会延长。

 

酒吞童子:呣呀……嗯?嗯嗯~?……哦——哦——哦——!这不是小和尚吗,好久不见呀,你好吗?

 

坂田金时:嘁!看招!

 

玛修:咦,金时先生?!为什么突然攻击?!

 

(战斗)

 

坂田金时:嘁…………

 

玛修:勉、勉强让斧头停下来了。她也是,为什么没有躲避呢——

 

酒吞童子:哎呀呀,一上来就这么热情……扑向刚起床的人,呵呵呵,忍很久了吧?我倒是不在意啦。还是老样子呢帅哥,简直是起床订单啊。

 

坂田金时:喂……你这幅样子是怎么回事?

 

酒吞童子:怎么了?什么怎么回事?这白皙的皮肤、起伏有度的胸脯、圆润的臀部……全部,都和你知道的一样哦。——还是说,想再多看看?

 

坂田金时:才、才不看呢!你干嘛说得这么露骨啊?!

 

【Golden……是这么个关系啊……】

 

坂田金时:我和茨木都是被害者啊!而且酒吞这家伙对谁都这样!不对,为什么会说这些啊?!身为在茨木之上的鬼,你怎么变成了区区一个小姑娘啊!

 

玛修:……是的。我感觉她身上的力量非常微弱。

 

酒吞童子:啊啊,对啊对啊,我也奇怪身体怎么没有力气呢。看样子,我的力量大半都被茨木吸收了,虽然平时是没有这种情况的。

 

玛修:至今为止的事……你都知道吗?

 

酒吞童子:马马虎虎、吧,所以我知道哟,小和尚他呀,拼命地救我哟?

 

坂田金时:才没拼命呢。话说你不过是彩蛋一样的东西吧!

 

酒吞童子:呵呵,虽然一直半梦半醒,这次品尝到了被囚禁的公主的心情呢。挺新鲜的,真愉快啊……对,被救出的公主,应该表示谢意才对。……感谢的吻怎么样?来,嗯——……。

 

(酒吞童子献吻)

 

坂田金时:Sparrrrrk(炸裂)!

 

玛修:飞奔地好快!

 

酒吞童子:啊,真是的,不用跑也可以的嘛。

 

玛修:……酒吞童子小姐,对吧。可以说明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酒吞童子:说的也是,也不能一直和小和尚玩闹了……我来带路吧,跟上。

 

(换地点)

 

酒吞童子:看。你们在找的东西,就是那个吧?

 

玛修:……那是……?!

 

Dr罗曼:圣杯……至少是和圣杯相似的某个东西的反应!绝对是这样,你们面前的东西就是这次事件的元凶!里面好像盛满了某种液体,那是……

 

酒吞童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和茨木一起在这里醒来,那个东西就放在眼前了。盛满了好像很美味的酒。

 

玛修:那个……难道说?

 

酒吞:嗯,喝了。

 

玛修:……怎么这样,喝这种明显很可疑的酒……

 

Dr罗曼:完全没有发问的想法诶,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坂田金时:她就是这种家伙。茨木大概不肯喝吧。

 

酒吞童子:当然,茨木怯胆了嘛,说什么别吃捡来的东西。但是我问她,难道要“我斟酒喂给你喝吗?”的时候,就泪眼婆娑地喝下去了。

 

玛修:茨木小姐……我们应该对她好一点的……

 

酒吞童子:然后喝了不少之后就变困了,有意识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就是这么回事。被茨木吸收了力量、变成被囚禁的公主,然后看到小和尚热情地追求我的身心……

 

坂田金时:根本没有追求!

 

玛修:哈、哈啊。也就是说,酒吞童子小姐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酒吞童子:不哦,虽然不是很清楚,还是知道的哦。不管怎么说都是就,我都喝过了嘛。结果就是这个咯?那答案就很明显了。这个是——“能够实现愿望”的酒。

 

玛修:……!

 

Dr罗曼:注入圣杯的酒……间接地发挥圣杯的许愿机的技能……可是,这种事真的可能吗?

 

酒吞童子:说起来刚才起就有个只听得见声音的人呢。我还以为我还醉着呢,阴阳师吗?声音听起来很没骨气。……唉算了。但是这酒也不是原原本本地实现愿望,而是把藏在心底的愿望,以稍稍扭曲的形式——歪曲地实现。喝了酒就会醉,醉了就会迷糊……就是因为这样,这就是酒的乐趣所在。

 

Dr罗曼: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酒挥发之后在空间里扩散,对此没有抵抗力的人们就会变成喝醉的状态,所以京城周边的人们才会变成那副奇怪的样子。对酒的抗力每个人都是有区别的,(玩家)没事真是太好了……。……话说回来,玛修。要是(玩家)坐上纸飞机飞走了怎么办?这个纸飞机是纸飞机飞行世界冠军乘坐过的,飞行距离足以刷新世界纪录。

 

玛修:这可真是了不起的伟业……世界新纪录,一定不是普通的困难和辛苦。但我会全程展开宝具的,以前辈的安全为第一位。

 

Dr罗曼:……(玛修也还醉着呐)……不,等等。这么说起来,不仅是人类,这个空间里的Servant也……会醉?

 

酒吞童子:是啊。茨木的愿望多半是“想和我一起大闹一场”吧……那个东西就以和我的力量一起这种形式,把茨木的愿望扭曲地实现了。

 

玛修:我没有受到影响所以没关系……那Golden先生呢……?

 

坂田金时:……。我的愿望……。说起来,力气比平时要大得多,我们说过这个话题吧。难道是这个?

 

酒吞童子:啊啊——小和尚也是这样啊。呵呵呵,这么想和我一起玩吗?互相碰撞、观赏剥掉的部分,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声音——

 

坂田金时:才、才没这回事呢!笨笨笨、笨蛋吗你!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嘛!

 

酒吞童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现在的状态,大概承受不了小和尚的心意……啊,不过,和茨木作战的时候发散了吗?要当发散小和尚的愿望的对手,茨木也真辛苦呀。

 

坂田金时:…………

 

酒吞童子:好了,也想起来喝过什么酒了。——把它破坏掉吧。

 

玛修:说的也是。不管怎样说,这是一切的元凶,不把它破坏掉就说不上解决。

 

坂田金时:……喂。

 

酒吞童子:嗯?

 

坂田金时:你啊。你的愿望,是什么?

 

酒吞童子:…………呵呵,你觉得是什么?

 

坂田金时:嘁,我哪知道。

 

酒吞童子:这么在意我啊。小和尚不管是外表还是心灵都是帅哥呢。我虽然是个见异思迁的人——不过,我特别喜欢死心眼的男人哦。要放下酒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嘛,也没办法啦。这个可是让自己的愿望耍酒疯的酒。虽说喝醉后看见的景色是歪歪曲曲的很正常,但这次很讨厌啊,连自己自身都歪曲了。就算是和茨木的组合技吧,我自己也太扭曲了。这个样子,没有力气,吃不了人,也不能扑倒小和尚,只能像个小女孩似的我——我可不是这种东西。所以啊,不能喝干这酒,不能在酒气里继续打瞌睡了。一睁眼就能看见,就算坠入情网——也不过是——一场醉梦罢了。来吧,京城是时候醒来了。

 

Dr罗曼:哦——太棒了,任务完成!异变的元凶的反应已经消失了!

 

酒吞童子:接下来,醒来之后……重新来过,继续畅饮即可。下一次可不会让你逃走哟,小和尚,我一定会——给你那个时候的谢礼的。就让你成为我的后宫之一,给我斟酒吧……呵呵……那么,再见了。

 

(酒吞童子消失)

 

坂田金时:竟然摆出一副满足的样子消失了。结果那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

 

玛修: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好像有点明白呢。也许,是因为Golden先生太过在意了……为了笑着告诉你“已经不用在意了”,才把你召唤到这里来的吧。

 

坂田金时:……嘁,什么啊这是。不过是多此一举罢了。……真是的,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Golden……。……啊,到此为止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嘛,也许还会在哪里见到你们吧。但是啊,当心点吧。

 

玛修:……是。谜团还没有全部解开。酒吞童子小姐说圣杯被注满了酒放在她面前,但是——是谁把酒倒满、放在那里的呢?

 

坂田金时:…………谁知道呢。要是黑幕还在这里,我的任务就不算完成,还得继续战斗。但是已经到此为止了,罗生门的鬼也退治了,我也要立刻回归座了。

 

Dr罗曼:这附近残留的Servant反应……没有呢。可以说是事态告一段落。辛苦你们了,玛修,(玩家)。

 

玛修:嗯,总之先回迦勒底吧,前辈。…………(盯——)

 

【怎么了,玛修?】

 

玛修:……抱歉,想着前辈喝醉了会是什么样,稍稍有点想知道……。……啊,那个,要是前辈愿意的话,晚上一起小酌吧?没关系,经过这次的任务我了解了,我完全不会醉。怎么样?一起喝吗?这不是目睹平时看不到的前辈的姿态的好机会吗?

 

【玛修,怎么你还没清醒吗?!】

【谁去拿水来——!】←

 

Dr罗曼:啊,你们啊,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件重要的事。……酒要到二十岁才能喝!


2016-06-14 评论-5 热度-31 Fate/Grand OrderFGO剧情翻译酒吞童子
 

评论(5)

热度(31)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