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FGO高难度活动〗 鬼哭醉梦魔京 罗生门 05

*酒吞的关西腔好多都看得糊里糊涂的,有指正的话,请尽管留言



继战 鬼之间的故事

 

(茨木童子一闪而过)

 

玛修:呜、又一次……!

 

【虽然想设法拦住她……】

【根本拦不住嘛!】←

 

玛修:是啊,Master。被她以惊人的速度逃脱了。

 

坂田金时:看到那手腕,就算厌恶也不得不想起来啊。那家伙被纲的髭切砍掉了手,但躲过了致命一击,才得以苟延残喘。那并不是偶然,她本来就是这种性质的东西。

 

玛修:也就是说她有着类似于“重摆架势”的技术(技能)吗?真是难办啊。话说回来,我对你刚才的话有点在意,Golden先生在生前就认识她吗?

 

坂田金时:只知道她战斗的习惯。毕竟战斗过很多次了。

 

【被抓住的那位女性……酒吞童子你也认识吧?】

 

坂田金时:…………啊,嘛、算是吧。……很茨木的情况一样。就是这样。

 

玛修:她们应该是同伴才对吧?还是说,上司和部下之间的关系呢?

 

坂田金时:茨木是大江山鬼族的Boss。酒吞是作为食客久留在那的——茨木那家伙把酒吞当做上级对待,说是“她有我没有的东西”。论鬼的等级来说她们应该是同级,那就应该是茨木的信条——规定性的问题吧。嘛,茨木的心情我也懂啦。酒吞那家伙,可是相当的卑劣啊。尽管从根本上就是邪恶的女人,却很喜欢多事的对手。刚认为她是麻烦又恶劣的鬼怪,有时候又很通情达理讲侠义。嘛,酒吞那家伙大概是与生俱来的首领吧,总是给周边找麻烦。

 

玛修: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坂田金时:你干嘛窃笑啊?

 

玛修:失礼了。金时先生的样子看起来奇妙地安稳,不知不觉就。但是,这样的鬼之首领,现在却被茨木童子囚禁了。看样子完全失去了意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

 

坂田金时:……谁知道呢。大概是打破了茨木的忍耐限度吧。鬼就是鬼,打倒他们就行了。走吧,要休息就赶快休息。

 

 

 

继战 酒吞的记忆

 

酒吞童子:…………

 

坂田金时:…………

 

酒吞童子:呵呵,你在看什么,小和尚?嘛,我被看多久都是无所谓的哦?

 

坂田金时:……才没看呢。你挡在我前面了。

 

酒吞童子:呵呵。真是坏心眼的人啊……来,开始吧,虽然不知道是多少次了。我的武器不用大兵器可挡不住哦?要是和这个斧头正面交锋的话,一定会非常快乐、非常兴奋吧……我不喜欢不风雅的争斗,反正都要攻陷,与其武斗还不如色诱呢。嘛,要是对你管用的话就不是这个场面了吧?啊,真可怕真可怕。我就算被砍掉了脑袋也拔不出骨头啊,我可没这种自信哦。但是没办法啊,因为啊——我战斗(这边)的方法,就是为了合你的意啊。

 

坂田金时:——哦哦。那就好,那就好。鬼注定是邪恶的东西,我和你的关系仅此而已,酒吞。

 

酒吞童子:说得好。在我之前,明明还好心地放跑了一只鬼呢。真是,肚子好饿啊。只吃骨头根本就吃不饱啊。唉,拔掉骨头之后就用我的金棒去捶打吧,这样一来,至此为止的因缘就能一笔勾销了吧?

 

【……刚刚的梦是……】

 

坂田金时:嘁,吵醒你了吗?抱歉啊。我也没劲了。小睡的时候梦到过去的事,真是个笑话。唉,就是那个啊。我和酒吞那家伙也有几度因缘了。正经的决战分不出胜负,戏弄打赌的战斗也分不出胜负。互相之间,遇到了平分秋色的对手,我是这么认为的……然后赖光大将出马了,被他骂了,“以鬼为对手你在做些什么啊!”。大将让酒吞喝下了毒酒,鬼们都睡成了一团。后面你也知道了,我砍下了喝醉的酒吞的头颅。什么啊,那家伙……死的时候还在微笑。还嘟囔着“我先一步哦?”,人生的最后还那么愉悦。……真是的。真是厉害的女人啊,实际上,我直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赢了。所以啊,我看不惯茨木的做法啊。作为鬼而言茨木没什么好说的,但给酒吞添麻烦,把她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怎么也看不惯啊。嘛,也就是单纯的发脾气而已,你就不要在意了,大将。战斗也该到决战的时候了,好好教训茨木那家伙吧!


评论

热度(20)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