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FGO高难度活动〗鬼哭醉梦魔京 罗生门 01

*私人渣翻,欢迎各路日语大神指正 

开幕 平安樱前线

 

玛修:——灵子跳跃完成。Master,日本到了。

 

Dr罗曼:平安到达了呢。辛苦了,(玩家)。虽说是常态啦,显示屏的状态真糟糕,今天尤其糟糕。

 

玛修:原因还是不知道吗?

 

Dr罗曼:是啊。因为回溯的时代太久远,缺少这个时代的资料……这回并不是这个原因。这是初次遇到的观测阻碍模式,类似于电波干扰。不过,这里确实有不寻常的反应,放置不管的话很容易变成特异点。这也是为什么叫你们来调查——总之,周围是什么感觉?

 

玛修:是的。这个地点看起来很安全,而且是目前为止从没见过的牧歌景象。而且,那个……樱花,很美丽,非常的beautiful。

 

Dr罗曼:樱花啊,真好啊。我也见过樱花哦,虽然没机会赏花。

 

玛修:……还有,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有一股甜甜的香味……嗯……

 

【是啊,好像很美味的香味。】←

【不对,这个味道莫非是……】

 

Dr罗曼:嗯,香味、味道啊……怎么回事呢?果然还是得搜集些情报啊。总的来说,我们在平安时代,说起平安时代大约横跨三百年前。正确的坐标还在测量中,稍微等等哦,你们继续警戒周围。

 

马修:了解。不过话说回来——真是好看啊。

 

【马修也很美啊。】

【赏月的时候有丸子就好了。】←

 

马修:呵呵,不行啊前辈。说这种话的话,凯撒先生会杀过来的。但是……那个,其实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在意了……那边,躺在山似的花瓣里的,怎么看都是人吧。难道说,赏花了之后就一直沉睡,似乎已经一整天了……

 

坂田金时:啊——闷死啦!呜啊,已经是早上了啊畜生——!

 

玛修:金、金时先生?!

 

Dr罗曼:诶,这个,这里要这样,好……咦?喂,附近有Servant的反应哦!这股庞大的魔力反应……毫无疑问是热烘烘的肌肉Servant啊!

 

玛修:是的,Doctor。Mister Golden……坂田金时先生来了。

 

Dr罗曼:啊,金时君啊。那这个筋力值也说得过去了。等、他怎么在这啊?!你们带他来的吗?!

 

坂田金时:呜,头好疼……和熊打闹地太得意忘形了……

 

【Golden morning , Mister】←

【Good morning , 金时】

 

坂田金时:哦!真是个不错的招呼啊大将!早晨开始就说Golden可真够Golden啊!不管怎么说从招呼开始是好事,这是明辨礼节的证据。充实的一天就应该从好招呼、好早餐、好斧子开始。我家的大将……啊,不是说你,应该说是前任大将呢还是养父呢。你们称他为赖光吧?那个人在这些方面非常计较啊。明明平时那么邋遢,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讲究规律啊。要是跷二郎腿的话,会被赖光用非常可怕的表情猛揍的。

 

玛修:啊,金时先生,在你长篇大论的时候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在这吗?

 

坂田金时:哦哦,抱歉,尽讲些过去的事了。我在这里是因为——不对,等等,别太靠近我了。

 

玛修:咦?

 

坂田金时:(睡糊涂了的明明是我这边啊……虽说我是被称为足柄的Beast的男人啦……Dangerous……实在是Dangerous Beast!这个小姑娘的铠甲,太具有攻击力了……!)

 

玛修:前辈,金时先生不肯对着我的眼睛。难道,我这是被讨厌了吗……

 

【没这回事啦】

【Dangerous……Beast……!】←

 

坂田金时:不啦,小姑娘你没什么不对的地方,还不如说应该被夸一夸呢。对男人来说的话。

 

玛修:哈、哈啊?虽然不太明白,不过谢谢你。

 

坂田金时:哦哦,既然都被道谢了,那我也不能那么没出息。……预备、

 

(啪——!!)

 

玛修:金、金时先生?!不好了前辈,金时先生自己、给自己脸上狠狠来了一拳!

 

坂田金时:好了,有干劲多了!那我们快出发吧大将!尽管不是世界级的危机,但这回可是我家的后院Trouble啊。虽然不知道是被谁叫到了深山老林里,既然被呼唤了就立即参上吧。勇往直前八卦甚好,背着斧头向山顶进攻吧,就像雷霆闪电!

 

【干劲十足啊这个金时先生!】

【那个……去哪儿?】←

 

坂田金时:啊?去哪不是明摆着吗?当然是——

 

???:GYAAAOOOOO————!!!

 

Dr罗曼:哇,敌性反应来得真快!这是——怪兽、诶……?!

 

坂田金时:真是在个好时机插嘴啊你!话说,看不到你小子在哪啊喂?!

 

玛修:看样子是把我们当成食物了呢。攻过来了!

 

坂田金时:作为刚起床的运动倒是正好。该热身了,漂亮地上吧Master!

 

(战斗)

 

Dr罗曼:辛苦了,这边终于测定好了你们现在的位置。这里是北纬35度,东经135度45分,是这个时代的日本文化和政治的中心地带。也就是说,山下就是——

 

坂田金时:要说起锦色之空下的飘舞之樱,只能有一个答案了,这里就是京城的跟前。

 

Dr罗曼:京——啊好台词被剽窃了!经纬度什么的略掉就好了!

 

玛修:没关系,Doctor。也许某天会面临赌上性命的地理测试。那个时候就能用上今天的情报了吧,Doctor,非常感谢。

 

Dr罗曼:是我的错觉吗玛修的声援真严厉啊……那就再告诉你们,一个新情报。你们刚才不是在说香味吗?我有点在意所以解析了一下……大气中混杂着乙醇,就是使用酵母来使果实等农作物发酵的东西。也就是酒精,酒的气味。

 

坂田金时:你说,酒的气味?

 

Dr罗曼:哦呀金时君,长了一张擅长喝酒的脸,难道想起了什么不快的回忆吗?

 

坂田金时:关于酒的话题,我可从没听到过什么好事啦。

 

Dr罗曼:确实,耍酒疯啦说胡话等等失态啦、尽是些心灵创伤呢。

 

坂田金时:……就是这么回事。真是的,Golden级别的不祥预感在作响呢。

 

玛修:………………

 

Dr罗曼:那么酒的话题就告一段落。异常反应的位置确定下来了哦。先不管搞不明白的事吧,按照预定先去调查吧。金时君就是为此来的吧?但是你什么时候灵子跳跃的啊?

 

坂田金时:啊?难道不是这边的大将叫我来的吗?我啊,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到这里来了,因为太闲了和熊切磋了一会,然后睡醒之后,就是早上了。

 

Dr罗曼:……呼嗯?那你,是被强制召唤的啊。

 

坂田金时:是啊。好像有什么内情吧,不过这些细节就先不管了。大将,你人手不够吧?那就交给我吧!如你所见,就蛮力来说我可是要多少有多少!

 

Dr罗曼:谢谢,帮大忙了。小心谨慎地前进吧。

 

坂田金时:真是烦人的雾啊。这就是所谓的雾霾吗?

 

Dr罗曼:距离元凶还有些距离呢,周围是怎样的状况?

 

玛修:我们在离京城很近的地方,已经进入了人类居住的区域……但是看起来很奇怪……

 

京人: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上饭,上饭!快点盛上来!

 

京人:你这腐烂的邪道!青梅竹马的新娘什么的早就看不爽了!看我怎么祝贺你!

 

京人:喜欢,太喜欢了,抱抱我!快抱紧我!带我去桃源乡吧!什么,已经成家了?去死吧!

 

【已经是一片混乱了】

【这是什么猎奇的祭典啊?】←

 

玛修:说实话,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调查。每个人似乎都在不同的方面兴奋着……这是怎么回事啊?

 

坂田金时:就跟小姑娘说的一样混乱,不过人们还有理性。只要不举起武器就是可爱的家伙们啦……你们注意到了吗?味道越来越浓了。

 

玛修:完全是状况不明的情况呢。前辈,在这里就以比以往更谨慎的心态前进吧。话说回来樱花真美啊——………………啊?!前辈,危险!(噗呶)

 

Dr罗曼: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敌袭吗?!

 

【玛修突然把我抱……住……】

【这个感触……就是Beast啊……】

 

玛修:呼,刚刚真危险啊。前辈的头上刚刚落了樱花花瓣。

 

Dr罗曼:………………嗯?

 

玛修:前辈可是身负重任啊。妨碍前辈、危害前辈的东西是绝对逃不出我的眼睛的。玛修·基里耶莱特要成为前辈的力量,比现在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所以——哈?放出异臭的闸门!也许是敌人的宝具,给我退下!(噗呶噗呶)

 

坂田金时:不啊,那只是普通的粪坑而已啊。掉下去的话会变成不堪入目的惨状啊喂?

 

玛修:……咦?不好了前辈,怎么脸这么红啊?难道发烧了吗——不,什么时候感冒了吗?没关系吧?觉得累吗?要我摸摸吗?说起来今天早上睡觉的时候露了一点肚子。真是太马虎了。不过有我在就没问题了,今晚一起睡吧。只要有我的宝具,不管是烦人的感冒病毒还是杉树的花粉,都能全部挡住。把所有的敌人和害虫都排除!

 

【刚才开始玛修的样子就很奇怪了?!】

【卫生兵(Doctor)……卫生兵(Doctor)!】←

 

Dr罗曼:嗯?等等,这是……难道说。原来如此,果然是这样……?顺便问问金时君怎么样?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坂田金时:啊,不用担心。我和往常一样Golden。倒不如说力量还增强了,干劲充足地不得了!

 

玛修:听见了吗前辈?Mister Golden的干劲满满呢。真可怕啊。但是没关系,即使是出现了危害前辈的性骚扰案件,我的盾也会气势十足地展开来保护前辈的。

 

坂田金时:噫呀,这气势已经比男人还厉害了啊……喂,大将?小姑娘她一直是这个样子吗?

 

【硬要说的话,偶尔会】

【不,只有今天】←

 

Dr罗曼:唉……这可真是,难以启齿啊……从监测到的生命值上能看到微妙的变化。她是喝醉了。

 

坂田金时:喝醉了?只是香味的程度?!

 

Dr罗曼:嗯,看样子对金时君没效果呢。因为这个空间满是酒气的缘故吧,周围的人们也是因此才变得奇怪的。只要闻了这个酒气就会醉,所以人们才会放肆耍酒疯吧。(玩家)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没什么感觉,没有醉】←

【没喝酒所以不知道啦】

 

Dr罗曼:呼嗯,原本守护玛修的力量让度给了Master吗。不过,这也是明智的。不管醉到什么地步玛修也会遵从(玩家)的指示吧。要是(玩家)迷失了方向,那才是Golden级别的糟糕事态吧。

 

玛修:前辈、前辈。别老和Doctor说话了我们走吧,目的地还很远呢。

 

坂田金时:那就只有前进了。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厉害了……哦?

 

京人:呀哈——!新来的农民!

 

京人:把金子交出来!

 

玛修:不给你们!我和前辈还要赶路呢!前辈,排除障碍吧!我们两人的共同作业!

 

Dr罗曼:尽管并没有烂醉如泥,一眼看上去还很正常,但果然很不可思议啊。这种喝醉的方式……到底是为什么啊……?

 

(战斗)

 

玛修:……

 

坂田金时:嘁……还闻得到啊。酒也是有好有坏啊……这可是登峰造极的劣酒啊,不是普通的人类可以喝的东西。

 

Dr罗曼:……更加难以通讯了……只能保持语音通信,你们小心……

 

玛修:真不可思议。我们应该是在京城的中央附近——可是,完全没有人类的气息了,一个人也没有。

 

Dr罗曼:你说什么?京城是那个时代的日本中心啊。一个人都没有,怎么会——

 

玛修:所以说,是事实。硬要补充的话——被抛在路旁的死尸,倒是有很多。可以确认的是不久前这里发生了异常事件……Golden先生熟知京城的事吗?

 

坂田金时:马马虎虎吧。但是这里绝对不对。这里不是我知道的京城。京城是Golden的City,不管是氛围还是人,甚至是笑声都是闪闪发光的。这是普通的当然的常态,所以才能在未来建立那个最棒的又Cool又Golden的池子。

 

Dr罗曼:(大概,是在说……金阁、鹿苑寺吧。)

 

坂田金时:真是看不下去啊,这种沉淀着酒气的空气怎么能待在京城里。酒是解放心灵的东西,可不是用来融化骨髓的。……嘁,真不想回想起来啊,这个酒气是——

 

玛修:Doctor,发现巨大的门。接下来怎么办?

 

Dr罗曼:……这样……但是、小心……!怎么回事这个反应,龙种的职阶吗?!各位,最大警戒——!

 

玛修:!门里有什么东西,Master!

 

坂田金时:……抱着游玩的心态骄傲自满是我这边啊。没出息,真没出息。这堆积如山毒气和瘴气,享乐和颓废,答案只有一个了。这可不是杂交的杂鱼,而是货真价实的,鬼的气息啊。

 

茨木童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坂田金时:哼,出场了啊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吾还以为是谁呢。哦哦,这是谁啊,这不是坂田金时吗!久违了!真是久违了啊!就汝一个人?赖光呢?纲去哪儿了?

 

坂田金时:如你所见。不过你……不是一个人吧。我问你,这是什么?浮在你背后的是谁

 

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明知故问!她既是吾的主君又是我的祭品!吾等没落的鬼之王,酒吞,酒吞童子的这等模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坂田金时:————!

 

茨木童子:哦哦,汝怒发冲冠了啊!连蒙眼都不懂的小子!看你这么两眼放光,是忍无可忍了吗?——哼,但要说不快吾比汝更甚千百倍,像汝这样的家伙难道在替酒吞担忧吗?被她欺骗的汝事到如今?为何在意这个要被吾啃食的酒吞?

 

坂田金时:白——痴!才没有在意呢!我才不管你们要干嘛!想闹分裂就到别的地方去闹!而且你啊——这个混账女人是多棘手的家伙你还不知道吗?被你这程度的吃掉之后反而会从内部吃掉你吧?

 

茨木童子:——哼,确实。以前的吾是不可能打倒酒吞的。但是啊——奔腾吧,丛原火!

 

坂田金时:咕……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Dr罗曼:……怎么了,有什么……

 

玛修:燃烧的巨大不明物飞了过来——把金时先生打飞了!然后……回来了。那个是……那个是……?!

 

坂田金时:嘁,这东西是……你的手腕吗……?

 

茨木童子:然也。然也然也然也!这正是吾的坏腕!名字是,罗生门大怨起!

 

坂田金时:这不就是拳头形状的火箭吗……!不是早就被纲那混蛋给砍掉了吗?

 

玛修:怎么会……那是、宝具。把自己的伤、自己的断腕当做宝具使用,这——

 

茨木童子:哈,哈哈哈哈!女人,女人,女人!第一次见到吾这般人吗?那就铭刻在身心里吧。总比汝死后让虫子啃掉的内脏来得要好。如狂暴的野兽那般,如敬畏的神明那般,如浅薄的虫蟊那般!不知人的脆弱,也不知武士的矜持。连腐烂的手腕也恬不知耻地捡回使用!这就是鬼!存在本身就引起人类的恐怖、作为吃人的天魔而闻名于世!

 

玛修:……!

 

茨木童子:……哼。说完了,啊啊,某处的某人说完了哦。——吃吧。吃吧吃吧吃吧吃吧吃吧吃吧吃吧吃吧——吃掉人类,吃掉汝等!汝是人,由吾等啃食的肉。汝是坂田金时,吾等的怨敌。而且吾乃茨木童子,大江山的鬼之魁首!汝等!必无可能从此处生还!

 

坂田金时:……无聊。茨木那混蛋,比以前更无聊了。

 

玛修:你们认识吗,金时先生?

 

坂田金时:算是吧。那家伙如你们所见是个人见人厌的畜生,跟人完全合不来。但是,并没有现在这么乱来,原本还算是遵守食物链的规律……

 

玛修:但现在不遵守了……并不是为了生存,成了不讲理由的杀人鬼,对吗?

 

坂田金时:嗯,就是成了那种东西啊,那家伙。毫无疑问,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

 

茨木童子:仔细看看这不是带着美味的幼童吗!就把这些家伙作为吾的慰问品吧!

 

坂田金时:来吧,放马过来啊恶鬼!就把你那自满的巨腕,送进无限期粉碎性骨折的地狱吧!

 

茨木童子:这是什么无礼的西洋台词啊!这具龙骨,就跟酒吞一起下酒吧!

 

酒吞童子:…………

 

坂田金时:(那个鬼女,到底在卖什么萌啊……大江山不是你的地盘吗,白痴啊你……)

 

茨木童子:清爽,真清爽——真是不错的风。内脏,血和酒的味道。吾等期待的鬼都的味道!喜悦吧金时,这之中——马上,就会混进汝的臭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修:好厉害的杀气……来了,Master!准备战斗!

 

坂田金时:哦。给你个忠告大将。那不是我认识的茨木。

 

【变得太强了吗?】

【果然吗!台词很厉害……嘛!】←

 

坂田金时:不,还是和以前一样。她本来就是这种家伙。但是,实力不是一个级别的,比我知道的茨木要强太多了。总之,这家伙很可疑。靠着酒吞才得以藏身的小鬼,什么时候有鬼神之域的力量了!作为对手而言没什么不好,要上了大将!Golden级别的鬼退治,开始!

 


评论

热度(21)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