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七回战-3

……结果今年FE动画竟然跳票了。因此心情不好,停更了一段时间。

虽然我也很吃惊竟然有女白野出场。难道说编剧打算按照蘑菇博客里的来…………!

 

依旧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早上

教室


高文的能力(力量)。

 

在竞技场对峙的时候,

他的力量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Caster的攻击,

甚至连他的铠甲也伤不到。

 

“主人,又在一个人考虑吗?没事的!那种家伙,跟往常一样对付就可以了。

毕竟你看,迄今以来我们也没遇到过什么轻松的对手吧。

但即便如此主人不也平安无事的过来了吗?所以,这回也是一样的。

如果说这就叫奇迹,那么不管是百回还是千回我都能让它发生!

我玉藻前不管给骰子作怎样的弊都是手到擒来哦!”

 

……说的也是。

迄今为止我也从来没经历过轻松的战斗啊。

 

那么,就再一次——

再做一次一样的事就够了。

 

我根本不必一个人埋头思考。

我已经有拉尼这位搭档了。

 

 

 

 

傍晚

三楼走廊

 

拉尼:“和哈维的Servant战斗过了?”

 

我把昨天的战斗、还有高文的事告诉拉尼。

 

那是丝毫没有令那名号蒙羞的、令人感到太阳威压的剑,

以及,我们连伤都伤不到他这一事实——

 

“果然是个强敌啊。不过,既然对方公开了高文那等程度的英灵的真名,那就容不得我们掉以轻心了。

那个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加护之力。

只要太阳当空,高文这一英灵几乎就是铜墙铁壁。没错——甚至凌驾在他的王(Author)之上。”

 

传说中的力量——

 

记载了高文的英雄传《圆桌骑士》

实在太过有名。

他是位作为忠义的骑士侍奉主君、

据说若是在太阳灿烂的上午,

他就是被誉为有着无敌之力的无双英雄。

 

这个能力(力量)

恐怕诚如传说所言。

 

“但是,英雄也有死亡的时候,高文也是如此。

既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技能,那他就更逃不掉传说的束缚了。

如果可以再现传说的话——只要一度击中他的弱点,那么这个能力就不会再起作用了。”

 

传说中讲述过高文的结局,

由于兰斯洛特将时间拖延至太阳落山之后,

高文因兰斯洛特的一击而重伤。

而这伤口造成了他死因的开端。

 

但是这里是电脑空间(SE·RA·PH),

如果系统没有设置竞技场的落日。

那探索的过程中,

太阳恐怕也不会落山。

 

“那么,就由我来遮住太阳吧。

很遗憾,靠我的力量——也许只能坚持一瞬,不、也许一瞬也坚持不住。”

 

拉尼作为魔术师(Wizard)的水平是切实的。

但是,接下来将要行使的却是规模过大的术式。

 

就没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事吗?

 

“因为估计会是一场规模很大的术式,如果——有能用作工房的地方就好了。”

 

能被魔术师(Wizard)称为工房的地方,

我想在这学校也就只有一个吧。

 

曾经尤里乌斯使用过的多媒体室。

如果在那里的话,也许……

 

但是主人不在了的现在,

我们没有进去的手段。

 

总之,先去多媒体室一趟吧。

也许会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多媒体室门口

 

多媒体室——

 

在这里的话,也许可以进行

高强度的黑客活动。

 

能不能进入多媒体室呢?

我试着把手搭在门把上。

 

果然……

就在我把手搭在门上的时候,一瞬间大脑内传来了电流。

这里设置着对防侵入者的陷阱。

 

Caster:“设置了陷阱,也就是说除了设置陷阱的主人外谁都进不去。怎么办?要不要直接破坏掉?”

 

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只要让机关错以为我们是尤里乌斯,

就有可能进去。

 

问题是,能让机关产生错觉的

尤里乌斯的遗物,该上哪里去找呢……

 

总之,

去和尤里乌斯战斗过的地方看看吧。

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一楼走廊

 

藤村大河:“啊!‘能实现愿望的东西’,你帮我带过来了呀?

………………这个、不是的哦。

拜托!再到竞技场里去找一趟!”

 

【哎,真拿你没办法】→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藤村】

 

“谢谢!老师万分感激!

呃,那个‘能实现愿望的东西’在竞技场的第二层。

那边现在大概已经是海上了,肯定没问题的。

两天后,是我能来见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在那之前一定要赶上啊。”

 

 

 

 

竞技场

 

尤里乌斯的遗物——

 

为了骗过多媒体室的防火墙,

尤里乌斯的数据是必须的。

 

他曾战斗、

并消亡的地方。

 

在那里的话,

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准备时间不多了。

如果今天过去,恐怕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谨慎地探索吧。

 

(白野前进一段时间)

 

就是这里。

我就在这里,和甚至连电脑死都能超越的尤里乌斯交战、

然后目送他死亡的地方。

 

我仔细地看着地板,

地上有一根黑色的羽毛。

 

Caster:“啊,那根羽毛上面喷射出了黑漆漆的什么东西。真是脏兮兮的诶。

这是那个男人衣服上的羽毛吧?那我觉得,有这个作为凭证就足够了。”

 

原来如此。

将尤里乌斯的思念凝结到这个程度的东西。

只要用这个的话,

说不定可以顺利的突破防火墙。

 

总之,

回到学校之后就试一下吧。

 

 

 

 

 

早上

三楼走廊

 

——昨天,我在竞技场捡到了尤里乌斯的遗物。

 

如果使用这个遗物,

说不定就可以把多媒体室当做工房使用了。

 

“这是……!能感觉到黑蝎的残留思念。

没问题,这样就可以误导多媒体室的生态认证了。

那个地方很适合作为工房,我马上就开始作业,请在傍晚时再来多媒体室。

那个时候,再展开作战吧。”

 

能顺利进行吗——

 

不,现在还是先

集中精力想想怎样解除高文的能力吧。

 

 

 

 

傍晚

多媒体室门口

 

拉尼:“那么,请让门扫描黑蝎的遗物吧。”

 

我按照拉尼说的,

把尤里乌斯的遗物放在门上。

 

拉尼配合着我

嘴里念念有词,

然后门上的锁咔嚓一声就开了。

 

“成功了。

这里可以感觉到作为工房的力量,我留在这里尝试黑掉竞技场的照明系统。

白野同学请尽可能地争取时间。”

 

了解。

那么,就趁拉尼在这里进行骇客活动的时候,

想办法把雷欧给引出来。

 

这么一来,就可以趁照明关闭的时候

给高文一记重击。

 

“机会恐怕只会有一次。我们的配合才是最重要的。”

 

听了拉尼的话我点点头,

然后她进入了多媒体室。

 

总而言之,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就是找到雷欧。

如果错过了他进入竞技场的时机,

这场作战可就彻底白费了。

 

 

 

 

 

走廊

 

在走廊,我看见了红色的制服。

——是雷欧。

 

我得把他引到竞技场,

然后在拉尼黑成功之前、

尽可能的争取时间才行。

 

趁还没有跟丢,

快追上去吧——!

 

 

 

 

竞技场

 

拉尼:〖你进入竞技场了吧。我正在尝试中,还需要一些工夫。

雷昂那多应该就在附近,请尽可能诱导他、争取时间。〗

 

Caster:“出发吧,主人。不在他们跑掉之前抓住他们,可就没意义了!”

 

(白野前进一段时间)

 

“赤红的夕阳——唉,来到这里了啊。这一次,我一定要保护好我的Master。

我忽然想到啊,Master。我们像这样潜伏竞技场多长时间了呢?

唔……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只有一瞬间。”(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白野前进一段时间)

 

——找到了。

 

哈维年幼的王

生着金发、穿着红色的衣服,

在竞技场里漫步。

他身后跟着身负白银铠甲的骑士。

 

得想办法吸引他的注意,

然后争取一段时间——

 

雷欧:“啊啊,岸波同学。暗号键的收集还顺利吗?”

 

仿佛忘了上回的战斗似的,

雷欧若无其事地向我搭话道。

 

……这是个好机会。
雷欧所说的“理想”,我总感觉有些违和感。


——不,对他而言,

那大概既是“规定”又是“必然”吧。


雷欧以打从心底不能理解的表情,

反过来向我发问。


“你还有什么疑问呢?

没有贫困,没有战争,也没有不平等。

对生命而言,这就是所谓的幸福了吧?哈维只是在对此进行管理而已。

人就应该因才适用,接受管理、然后享受结果便可。

尽管止步不前,但大家不会争执,也不会使世界混乱。这不就是所谓的安定吗?”

 

【不是】→

【也……也许是这样吧】

 

——不是。

 

什么都不追求,

只不过是从结果而言导致了安定罢了。


人必须要有所期望,

因为期待更好的明日,

才能一点点的……向前进步。


丹卿教给了我,为了追求什么需要必要的觉悟。
爱丽丝,即使在停滞的时间中也在不断追逐着人。

 

哪怕是那个卧藤,也有想做的事。
远坂凛不也一直在与世界对抗吗?


还有……

那个尤里乌斯也

想起了自己的根源究竟为何——

所以才能彻底解放自己的内心啊。


他们的一生都不是安定,

而是……向前的一步啊。


雷欧所说的安定,

不过是不再前进的“固定”而已。
如果不再有所期望,不再奋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就没办法了。对于你的发言我深表遗憾……

即使得不到理解,就结果而言能使全人类的幸福指数得到提高的话,我相信那就是正确的。”

 

雷欧深深地叹了口气,

然后轻轻将视线投向高文。

 

“——开始吧,高文。虽然遗憾,但她也许会成为哈维的敌人。”

 

“遵旨。我的圣剑乃太阳的具现。

以王的名义,焚尽地上的一切吧——”

 

对话以决裂的方式结束了。

 

双方之间的氛围瞬间替换为战场的空气,

作为回应,我也让Caster上前。

 

“哼!你说你是剑啊,那么我就是主人的铠甲。

自诸多的刀刃中守护主人,自诸多的毒手中保护主人,以此,我将成为绝对无敌的钢铁。

毕竟比起剑,还是铠甲更能和主人相偎相依呀,小玉真高兴!呀——☆”

 

“……是吗?那么我就来贯穿这个铠甲吧。

妨碍吾主的人即便是钢铁,我也要让他化作灰飞。这就是我身为剑的理由。”

 

“真不巧,我的爱虽烧得火热,却不会这么简单就化成灰。

不!倒不如说就算化成灰了也能复苏过来!像不死鸟一样!我可是很擅长返魂之术的!

王的名号什么的太没生产性了。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爱的羁绊才是这世上最火热的东西!”

 

Caster大概是本着拖时间的打算吧,

一触即发的紧张感瞬间就覆盖了整个空间。

 

“呵呵呵,我机智的挑拨奏效了……!

我都已经把怒火烧得这么旺了,只要挡住攻击就能争取时间。嗯,一定能做到!……大概。”

 

Caster露出了嚣张的笑容,

事已至此那也没有办法了。

 

幸亏高文看上去

并不能说得上是冷静。

现在就专心拖延时间吧,

一边抵挡他的攻击一边等待拉尼的联络……!

 

(白野主从和雷欧主从交战)

 

“就算把剑挥得再怎么凶,只要打不中人就没意义啦。话说,你是红外线电风扇吗!”

 

Caster轻巧地抛出

挑衅的话语。

但她的表情眼看着越来越僵硬了。

 

尽管说不上冷静,

高文的刀法仍然沉重。

并且,他正准确地追击着Caster。

 

——还没有好吗?

 

从Caster的表情上来看,她也快到极限了。

难道必须得背水一战了吗……

 

〖久等了,现在就是太阳落山的时候!〗

 

在拉尼话音落下的同时,

我和Caster互相对视了一眼。

 

就是现在。

 

“就等这句话啦——!看我揍扁你——!”

 

Caster全力的一击

打中了高文。

 

几个呼吸之后,

意识到自身发生的结果(现象),高文咬紧了下唇。

 

“拖延时间吗……!可恶、我都在做些什么啊……!”

 

“呵呵呵,这么一来,你的特殊(挂逼)体质也不起效了吧!”

 

Caster坏心眼地说着,

她兴致勃勃的,

简直都要搞不清到底哪一边才是反派了。

 

“高文,今天就先撤退吧。这次是他们赢了。”

 

听了这句话,高文面色苦涩地收起了剑,

而雷欧又转向我。

 

他的表情现在看上去也依旧振奋——

 

“……超出了我的预料。看来,三成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对付你了。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的内心告诉我,‘走到这一步的是你,真是太好了。’”

 

就在刚才,本应说是打了败仗的雷欧

却兴致勃勃地

登出了竞技场。

 

刚才的力量,仅仅只是三成……

 

就雷欧的性格来看,

他说的话恐怕不是假的。

 

不过,这么一来我们就

打破了高文的一项能力了。

距离决战,还有2天。

在此之前,我能追赶雷欧追到什么地步呢——

 

(白野入手暗号键)

 

“这就是最后一个暗号键了……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啊,不愧是爱的力量♥

接下来就在最后的决斗场里给那个臭屁的小国王一点颜色看看吧,就用!这份!爱的力量♥”

 

 

 

 

早上

三楼走廊

 

拉尼:“白野同学,昨天能顺利完成目标真是太好了。”

 

拉尼在窗边等我。

柔和的阳光将她褐色的皮肤

照得煜煜生辉。

 

昨天,我们通过打破

高文的能力,

终于有了可以站在决斗场上的资本。

 

明天就是第七天,决战的日子。

我并不认为光凭这样就能

和雷欧、高文站在同等的位置,

但托拉尼的福,

我终于有了些许能够战胜的可能。

 

我心里一边想着这些事,

一边凝视着拉尼——

 

“那个……我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拉尼一脸困惑,

向我如此发问道。

 

她这副模样太过可爱,

我不禁露出了微笑。

 

而看着我,

拉尼也微微笑了起来。

 

“你很在意雷欧·哈维的思想、并且为此担心对吧,但这是没用的。”

 

……确实,我曾经以为

雷欧的思想是正确的。

但是,正如拉尼以前所说过的,

雷欧的思想中有扭曲的部分。

 

而和他战斗之后我想到了,

他们虽然很强,但他们有一项缺少的东西。

 

所以,

我一定能战胜雷欧。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拉尼如此说着,

又微微一笑。

 

看着她的笑脸,

我更加坚定了

一定要得胜归来的想法——

 

 

 

 

傍晚

教室

 

最后一天的傍晚也到了。

 

我迄今为止全部的努力是否会付诸东流,

就全取决于今天的行动了。

一想到这我紧张起来……

 

Caster:“好了,主人!这就是最后一次自由行动了喔。

最后再确认一次,暗号键没有问题吧?还有,别忘了灵魂篡改哦。”

 

Servant一如既往的话语

缓解了我的紧张。

 

确实,如果在这个决战里

因为暗号键出问题而导致不战而败。

这种烂俗的情节……还是饶了我吧。

 

以防万一,等会在客户端里确认一下暗号键吧。

 

而且今天还有

其他的准备不得不做。

 

在小卖部买东西、灵魂篡改、在竞技场锻炼——

不管少了哪一个都赢不了雷欧吧。

 

尽我所能吧。

 

不过,要谨慎行事。

只有这一点必须谨记在心。

 

 

 

 

自室

 

“……再过一会就是最后一战了。只要再胜一次就能到达圣杯。到达月之中枢、炽天之箱……

那个、主人?我是说如果……你可以别再战斗了吗?

别管什么圣杯了,也别管那个小少爷了,自由地活下去吧。

那个不赢就死的规则什么的,我也能轻松地改写。也就是说,现在有一条捷径可以走。

而且……你有想过,回到最初那个平静的学校也是可能的吗?”

 

突如其来的提问令我瞠目结舌。

 

虽然Caster的话令我惊讶,

但更令我惊讶的是,她的眼眸中有着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脆弱。

 

“开、开玩笑的啦!事到如今回头什么的也不是主人的风格嘛。

与其在这里退缩,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参战呢。

迄今为止打倒的六名Master的性命……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倒是无所谓啦,但不可让积蓄至今的努力白费。

好,鼓足干劲加油吧!请务必干净地、彻底地忘掉刚才的失言喔♥”

 

 

 

 

 

走廊

 

我听见走廊的前方

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在这早已人员零星的校舍,

要说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也只有拉尼了吧。

 

而另一个人,肯定就是雷欧了。

 

拉尼:“……阿特拉斯的人偶?你的说法是错的。现在的我,既有心…也有愿望。”

 

雷欧:“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失礼了。该说是,‘不愧是阿特拉斯院的最高杰作’吧。

能在生存的过程中、作为人而获得生的意义,的确值得称赞。”

 

“虽然还不能断定我能否残存下去,不过,

能得到圣杯并活着回去的,只有胜者罢了。规则就是这么定的。

但是,比起我的命,你的命问题更大吧?

你要是输在了决胜战,哈维就会失去下一届家主。这对你们支配世界而言会是个巨大的打击吧?”

 

“说的也是呢,但会赢的是我喔。”

 

他的这句话既没有过度自信也没有虚张声势。

对少年而言,这只是理所当然的事实。

 

绝不是出于没有根据的妄想。

他拥有着

足以说出这句话的资本。

 

“吾师曾说,哈维是世界之楔。令世界停滞的楔子。

而且,这将会造成破灭的契机。所以,我们必须打败你。”

 

“破灭的契机、吗。拉尼同学,我懂你说的话,不过……

……不,你也累了吧,话说太久也不好。

那么,祝你贵安。”

 

雷欧向拉尼轻声地道别,

然后他注意到了我,

又朝我乐呵呵地微笑。

 

“白野同学,我很期待和你的决战。”

 

直到离开为止,

少年的微笑也没有消失。

 

若是以前的我

恐怕会因为他的话而动摇吧。

 

但现在不同了,

超越了数个心愿(生命),

我得到了应当注入圣杯的感情(愿望)。

 

所以,我会选择

和雷欧不同的道路。

尽管我并不知道圣杯究竟会选择哪一边。

 

 

 

 

 

藤村大河:“啊!这次终于带回来了?‘能实现愿望的东西’!

嗯,是这个!就是这个!作为回礼,这个公仔就给你吧!这是老师感谢的结晶哟!”

 

 

 

 

 

竞技场

 

Caster:“终于到最后了。这也是最后一次和其他的Master战斗了吧。

我的灵格也成长得脱胎换骨了,几乎到了和传说一样的规格!”(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晚上

自室

 

“这是最后的夜晚了诶……主人。

和你相遇以来虽然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但全部,都是我宝贵的回忆。

所以想到明天就是最后一天,我就有点遗憾……

——唉,在最后关头低迷才不像我呢。而且作为小玉来讲失格!

好,请见证良妻狐光彩照人的成功时刻直到最后吧!”

 

 

 

 

 

早上

教室

 

言峰神父:“终于到闭幕的时候了啊。最终决战就在眼前了,Master哟,你的心情如何啊?”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不需要回答。

付出了诸多的努力、

超越了诸多的愿望,

我才得以站在这里。

 

所以,我才不会想象战败。

 

雷欧和我。

能向圣杯许愿的是谁,

今天就能定了。

 

“——是吗,那个年轻人也强到今天这个地步了啊。

本来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个无辜的羔羊,每逢战斗却不断地挣扎、跌倒、然后站起。

——就作为代行人而被创造出来的我看来,你的战斗实在是有趣。

哪怕在成千上万的Master中,你的记录也是个不可能出现的故障(奇迹)。

……真不像我啊。只能说我这AI的原型人物的本质,其实还是个圣职者吗?

——那就去吧,现在就由我来看看你的决意和愿望是何等程度的东西吧。

我在一楼等你。”

 

如此说完,言峰神父离开了。

 

决战之日终于到了。

对手是迄今为止最强的敌人。

 

所以,尽可能准备充足吧。

去小卖部买东西、

或者回到自室,

再整理一遍情报吧。

 

 

 

 

自室

 

这一天终于来了。

决胜战——

这场战斗一结束,

通往圣杯的门就会打开。

 

雷欧和我,

究竟谁的愿望能抵达圣杯呢?

我本就没有输的打算,

而今天,这念头更坚定了。

 

在最终决战之前,

先整理一下情报吧。

 

首先,先确认雷欧的Servant——

先确实他的名字吧。

 

【高文】→

【莫德雷德】

【兰斯洛特】

 

身穿白色铠甲的Servant,

其名为高文。

 

是位代表了圆桌之名的,忠义的骑士。

他一直对雷欧行着臣下之礼,

常常在雷欧身边静静地守望着他。

 

而后,在决战的竞技场里第一次与之交锋的时候,

他的力量就如传说中一样强。

他挥舞着令人联想到太阳的圣剑、

以压倒性的力量挡在我们面前。

 

那圣剑的名字是——

 

【誓约胜利之剑】

【轮转胜利之剑】→

【万符必应破戒】

 

没错,其名为轮转胜利之剑(Gallatin)。

据说是高文的王牌,

和著名的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是姐妹剑。

 

面对具现出太阳热度的剑,

我们一开始没能给予有效的攻击。

 

然后,令高文

成为最强的骑士

的特殊体质。

 

据说,只要天上仍有太阳,

他的能力就所向披靡。

 

光是宝具就够棘手了,

而靠着这个能力,他甚至能成为无敌的存在,

堪称铜墙铁壁。

 

这个能力到底是什么呢——

 

【六个数字】

【圣者的数字】→

【胜利的数字】

 

对,就是“圣者的数字”。

 

根据这一特殊体质,

据说在正午时刻、太阳悬挂于中天的时候,

他的能力是最强大的。

 

不过,通过黑入竞技场

遮蔽日光、

成功打伤高文,

我们终于可以在这能力发动的时候打到他了。

 

剩下的,就只能看我和Caster

能把雷欧他们逼到什么地步了。

 

都已经到这里了。

还有一次——

只要再胜一次,

就可以向圣杯许愿了。

 

将这战争中、我所得到的“答案”——

 

 

 

 

 

走廊

言峰神父:“就等你了,少女。都准备好了吗?

你若做好了觉悟,就打开通往最后一个决斗场的门吧。

好了,出示最后的暗号键(Last Trigger)吧!”

 

【去决斗场】→

【再准备准备】

 

“那么去吧,Master哟。能抵达圣杯的愿望究竟是你?

还是哈维的年轻家主?我就在此拭目以待吧。”

 

(白野主从和雷欧主从走进电梯)

 

雷欧:“这时候终于到了呢,我一直都很期待今天这一刻……你呢?”

 

【我也很期待】→

【你觉得呢】

【无所谓吧】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虽然立场不同,但现在却注视着同样的东西。

我在和你的战斗中,感觉到了特别的东西。

这种私人的欲望对于哈维的家主来说,明明是不应有的感情。

但是,若你也能感觉到同样的命运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和我。我和你是为了战斗才站在这里的,并不是一件事两件事,这一切一定全都是命运。

呵呵……不,失礼了。不知不觉就高兴起来了。

你可真奇怪,在预选中遇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芸芸众生中不起眼的一员。

但现在不同了。站在这里的你,已是一位值得注目的、出色的战士了。”

 

【毕竟发生了很多事啊】→

【战士……吗】

【不,倒不如说,希望你称呼我为“王”】

 

“是啊,看来是迄今为止经历的的战斗和经验令你成长了。

但是,这也到此为止了。很遗憾,今后无缘再看见你的成长了。”

 

【还没结束呢】→

【你还真是老样子啊】

 

“不,就是结束了。我并不是在说我们之间的战力差。

而是在说,你的最后一击是攻击不到我的。

就算能够弥补这一差距,那它又是凭借什么成立的呢?”

 

【迄今为止的道路】

【Servant的不同】→

【没有根据!】

 

Caster:“哎呀主人真是的!说这种大实话搞得人家都害羞了啦!

不过确实,那个装帅的Saber的魅力和力量,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呢!

而且话说啊,犬派早就过时啦,今后是狐狸和狗当然是狐狸更好的时代!”

 

(如果选择:

【毕竟发生了很多事啊】

【战士……吗】

【不,倒不如说,希望你称呼我为“王”】→

 

“诶——王、王吗?对你?

呃……这个,还真是令人惊讶啊。

我虽和诸多的人们有过交谈,但还是头一次有人对我这么说啊。

你真的理解王究竟是什么吗?”

 

【当然!】

【不,只是想说说看……】→

 

“……事到如今我终于明白了。白野同学真是坏心眼啊,说谎可不好喔。

不过,你成功地骗到了我。我也真奇怪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因为玩笑而笑出声来呢。

……真是奇妙,总觉得有股奇妙的感觉。

想快点和你战斗的我、和想再和你说说话的我,在我心中同时存在。

甚至在想,你没被我以外的人打倒真是太好了。”

 

“哎呀,这真奇怪诶?说得好像你能打倒主人似的。”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看来这么大的耳朵只是装饰啊,你的Servant似乎不太好喔。”

 

“主人,打倒这家伙吧!我一定要把他打得落花流水好好羞辱一顿!”

 

【不,我一定要赢给你看】

【我家的Servant可好了!】→接下)

 

“哦呀,高文,人家这么说喔。你没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高文:“——不,没什么。

力量的优劣就在战场上来证明吧。

在这种地方争意气也只不过是抹黑君主的名誉而已。”

 

“没有少爷宝宝的许可你就连回嘴都做不到了吗?

与其说是Servant,不如说已经是奴隶了呢。真可怜。”

 

“衣冠禽兽的女士啊,我并不是说不了话,而是没有多话的必要。

我心与王常在,所以我的回答早已明了了。”

 

“也就是说,‘对Master言听计从’是吗?但是你那边和我家主人不同,还是个不成熟的小鬼呢。

一味地宠着他,只会导致他学坏哦。看,现在就已经是一副国王的架子了。”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吾主将作为完美无缺的王顺畅地成长。

如果说有什么不够,那就是……

不,那不是该说出口的东西。

我的雷欧,还没有什么不足的东西。”

 

“还……?什么嘛,看门狗先生这不是很明白吗?

哼,你家的国王大人是走阳光道还是走弯路,跟我都没关系。

反正到头来他也只不过是比不上主人的人们之中的一个罢了。”

 

“……原来如此,我无意否定你的忠义。

不过,既然尽忠的对象不同那就只好交战了。”

 

“虽然胜的肯定是我的主人。”

 

“那就到时见分晓吧,战斗的时刻已近。”

 

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

脚下的铁板慢慢地停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传到耳边的残响

比以往更沉重、更漫长。

 

无论如何,

我终于走到了这里。

与他交战的、最后的战场。

 

“……看来到时间了呢。

此话也许不合时宜,不过我还是想在最后告诉你。

感谢你,能前进到如今。那么我们走吧,第七位Master。为了我们各自不可退让的理由。”

 

(白野主从和雷欧主从走出电梯)

 

“终于开始了啊,白野同学。

我不否认我心中还有惋惜,但我必须继续前进。

这就是最后了,高文。将此剑的一切奉献于我吧。”

 

“等的就是您这句话。此身将化为无坚不摧的剑,为您开辟通往玉座之路!”

 

“这就是所谓的无能、无法、无谋啊,骑士先生。你的Master是不会成王的。”

 

“‘因为我的Master会赢’,你是想这么说吧,Caster?”

 

“哼,当然。

就算不论那个超☆大前提,你的Master果然不是个当王的材料。”

 

“是吗,看来你也属于不能理解的人啊。这真是遗憾。”

 

“遗憾的是你啊。确实你作为小鬼头而言非常优秀,但作为王就是另一码事了。

毕竟我见过真正的王啊,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你还是个残缺的伪造品。”

 

“到此为止吧Caster,不准你用戏言贬低吾王。”

 

“是吗,那我就不说了吧。

反正我是无所谓啦,而且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到底缺了什么吧?

况且啊,就算他真成了王也比不上主人的脚跟子。”

 

“……原来如此,虽然和你从头到尾都合不来,现在我是懂了。

在坚信自己的主人这一点上,无论你还是我,都至死不渝。”

 

“看来是呢。那我们就凭本事说话吧,太阳的骑士。

不过日轮可是我的管辖范围,既然此身挡在主人之前,那就更没有让步的道理。”

 

(进入战斗)

 

“日轮乃是我的来源,天照大神也敬请观看!”(开战语音)

 

“原来你是太阳神的荒魂吗?怪不得这么有趣呢。”(开战语音)

 

(战斗结束)

 

“……触觉从指间开始消失,手脚已经动不了了。不,是使不上力。

……真奇怪啊,明明胸口都被贯穿了,我却有种敞开的洞终于被填上了的感觉。”

 

保持着愕然的表情,雷欧一动不动。

 

这对他而言

确实是难以置信的结局、

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态吧。

 

雷欧凝视着自己不大的手,

鼓足了劲,重复着细微的呼吸,

他的心脏很快就会停跳了。

 

他的呼吸

并不是为了从这股痛苦中逃脱——

 

“啊啊……原来如此,从认定‘不可能发生’的时候起,就是我的局限了啊。”

 

似乎终于弄懂了似的,

雷欧忽的微笑起来。

 

“我没有想象过失败。不,是我没有这一机能。

我知道的只有胜利而已,所以我并不知道失败之后的情感。

这并不是我的不足,只是单纯的‘没有’罢了。

这种理所当然的心(感情)……就是我没有的东西啊……”

 

这低语听起来令人哀伤,

而雷欧的嘴角却保持着微笑。

 

他一边迎接着死亡,

一边咀嚼着欢喜。

 

那正是非常人性化的、

为了达成的一点点小事而产生的欢喜。

 

他的身体就这么

一点点地丧失着色素。

 

我早就知道了。

因为迄今为止多次见过这一光景。

誓约之王消失了。

 

如同神罚一般,

诉说着“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我现在所怀抱的感情……恐惧着不合理、并反抗不合理……

‘再来一次’‘下一次不会输的’…………嗯,虽然很难,但这是股正确的感情。

失败之人的奋起,只是想一想‘不要放弃’,就能产生这么强的力量。

既有恐惧、也有悲伤,还有对死亡的恐惧。

以及……这是、果然是执着吧。

我以前,完全没有理解过这些情感。

……我真是愚蠢啊,这样的人怎么能领导人们呢?”

 

“…………”

 

“高文,你是知道的吧。为了成为真正的王,我所不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吾主——不、王啊,我……”

 

“嗯,我知道的,高文。

你明知道失败对我而言是必要的,却依旧为了让我获胜而全力挥剑。

你以性命为凭证,对我穷尽了忠义。

总有一天,我失败的时刻必将到来。你明知这一点,还是陪伴着我成长。

你的生存方式,真是太过不合理了啊……不过,我要向你道谢,发自内心地。

如果没有你,我一定到最后都不会注意到这件事吧。

我会将这理所当然的失败当做偶然的失败,然后无情地将它抛之脑后。”

 

“不,王啊。无论是怎样的失败,您一定都能接受吧。

我只不过是作为骑士奉上我的剑罢了,您的成长是您自身的心灵所致。但是……

能够见证您的成长,我此刻发自内心地感到荣幸。您是位真正的、当受人赞誉的王。”

 

(此时一道影像流出,雷欧手持着剑,而高文受封)

 

伴着这句话,高文消失了。

 

既没有为战败辩解,

也没有求饶。

 

这是当然的。

 

他全力战斗过了,并将一切献给雷欧了。

在此高文没有分毫值得羞耻之处。

 

雷欧凝视着

高文消失的地方,

然后转向我。

 

他的眼里流露出不像他、

但却与他年龄相称的一滴眼泪。

 

“真讨厌啊……我害怕这股热意冷却,这就是人心最底端的感情,也就是绝望吧……

这么单纯的事,我以前都不知道呢。”

 

他的声音里蕴含着悲伤。

这股悲伤是为了即将迎来死亡的自己,

还是说,

是为了过去的自己呢?

 

“但是,这次失败……对我的王道而言是必要之物……

都走到了这份上,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只有知晓了失败,我才能……成为完全的王……

而现在……”

 

虚幻得

宛若羽化的蜉蝣。

即使得到了可以飞翔的羽翼,

其翔于天空的时间却太过短暂。

 

“……我为无法再活用它,而感到深深的遗憾。”

 

然后——雷欧消失了。

无影无迹、干干净净地。

 

被留下的只有我。

无论经历几次都无法习惯的这股空虚感

紧紧地绞着我的胸腔。

 

但是,这也是最后了。

——全都结束了。

 

真的吗——

 

真的吗——?


评论(6)

热度(14)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