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七回战3日目 与玉藻前最后的长谈

不晓得为什么发不出整章,总之先试试把小玉的重头戏发出来


自室

 

……能在这世界度过的日子也为数不多了。

 

由灵子构造的虚构世界,

虽说没什么留恋,但我还是稍微有一点兴趣的。

 

在这所为了圣杯战争而建造的校舍之外,

还有着怎样的虚构世界呢?

 

Moon-Cell又在编织

怎样的记忆(梦)和记录(历史),然后构造新的一天呢?

 

“哎呀,在考虑什么事情吗,主人?你现在的表情就像是松鼠喝了甜酒一样喔。

——啊,哈哈~

难道说现在终于注意到了我的魅力,正在辛苦的抑制自己年轻的冲动吗?

‘不,倒不如说不要抑制了,干脆发生点什么吧!

最后的战斗什么的我才不知道呢!’主人,是不是在烦恼这些啊!”

 

然后,

和她并肩作战的日子,也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了。

 

虽然小玉一张口就只能说出这些活力逼人的话,

不过这也就是说,她有在关心我的心情吧。

 

——总之,我姑且是想这么相信的。

 

其他的Servant,

恐怕不会这么担心Master的事吧?

 

……忽然,我的心里涌上了疑问和不安。

以前她说过自己是神。

像这般高次元的存在,

为什么会侍奉于我这样的人呢?

 

“主人,怎么了吗?这么辛苦的表情。难道说,是真的身体不太舒服……?”

 

……果然。

就算嘴上喜欢开玩笑,小玉也是真的在担心我的。

 

我想知道原因,就顺口问了出来。

 

我径直问道:“像你这样的英灵,为什么会侍奉于我呢?”

 

“为什么?这个我以前也回答过喔。我喜欢侍奉人类。”

 

所以我才觉得不安。

 

如果只是想侍奉的话——

 

那么,不管侍奉的对象是谁,不都没有区别吗?

 

“当然。虽然有最初的选定标准,不过我基本上就是侍奉谁都没分别的。

之所以会响应主人的召唤,也是因为听见了求救的声音。

唉,就跟相亲差不多的道理啦!我和主人之间完全没有灵之类的因缘,嗯。”

 

……看她笑着这么说,

我感觉更加坐立难安了。

 

难道说,我对于“小玉侍奉别人也是一样的”这件事,

感到不甘心吗……?

 

“呣,看你的脸色,似乎在考虑一些傻问题呢。

呐,主人,‘无论是谁都可以侍奉’是件不纯的事吗?

果然,侍奉的对象如果不是打从一开始就是特别的人,就不可以吗?”

 

不……这个,怎么说呢?

 

仔细想想,

挑三拣四地选择侍奉对象才更令人不快。

 

为了某个人而战这一点,

并不是在考虑了那个人的人性后决定的。

 

我认为所谓的侍奉,

就是面对侍奉对象会做成些什么、

然后侍奉者为了成就这一结果而做出奉献。

 

“没错,就是这样!不愧是我的主人!

我只会侍奉于‘最终会成就善行’的人。

无论是男性也好、女性也好、孩童也好、成人也好、罪人也好、恶人也好,都无所谓。

这就是我唯一一点绝不退让的原则。无论我自身背负怎样的恶名,我都希望我所侍奉的主人能步上幸福的人生。

顺便一提,我这次是真的一见钟情了哦!但是但是,我虽然是这个样子也是很忠贞的!

既然决定了要献上此身,那当然会奉陪到底!

对,直到六道轮回彼方的尽头,直到主人魂飞魄散为止都要夜以继日地守护……这就是我,玉藻前的愿望!”

 

小玉翘起了尾巴猛烈宣言。

 

她所说的都是真实。

这位身为神明却长着狐耳、穿着巫女风服装的少女

是真的在仰慕不过是一介人类的我。

 

而她说,这就是她的愿望。

 

“就是这样,请主人安心地认定小玉为妻吧。

可以的话现在、就在这里!来一个拥抱,或者誓约深吻,给我一个用力的奖励吧!”

 

因为小玉说过不求回报,

所以这里就华丽地无视掉吧。

 

……可是,

小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愿望呢?

既然小玉是神,有多少愿望都可以实现啊。

 

小玉说,“想侍奉人类”。

可是,作为Master而言,我所知的玉藻前的传说

是非常悲伤的故事。

她是作为人类的敌人被退治的。

那么,她难道不应该想对人类复仇才对吗……?

 

“这个啊……就算是神也有做不到的事。倒不如说,尽是些做不到的事啊。

嗯……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虽然这事不应该由我说,但是一直让主人误解下去也很那个啦。

真没办法,那现在就来讲一个过去的故事吧!

很快就能讲完,所以就不用准备茶水了。请各位放轻松,放轻松~♪”

 

飒飒飒。

小玉扣了扣开幕的拍子木,然后简单起了过去的故事。

 

在遥远的过去,

甚至追溯到神代,她诞生时候的故事

 

“首先得说到我的起源。其实,我是天照大神的其中一个人格、之类的东西啦。

到出云出远门的时候,我看着崇拜自己的人类忽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那些鱼目混珠的小人,要怎样才能活得有趣呢?’

毕竟人类什么的,就算看到了神,也只能看见无意义的具现之类的东西罢了。”

 

说得太过了。

看人类的方式,简直就像看蚂蚁一样。

 

即使只不过是被再现的数据,我也是人类啊。

希望你的说辞能再手下留情一点。

 

“诶,可是如果和谐掉这里的话故事就讲不下去了。真相总是很刺耳的啦,如有不适这里就请先忍耐一下吧。

……唉,像这种用鼻孔看人的家伙总是最糟糕的啦,不管是神还是人类都是一样的。

而这个糟糕透顶的本源的我一边俯视着人类,一边又好奇人类的不自由之处。

最初是因为——是呢,果然还是出于奇怪的正义感。

‘如果他们是不好的生物,那就斥骂他们吧’,总之就是这样的想法。

……但是就在我不断观察的期间,本源的我却涌上了不竭的兴趣。

毕竟你看,明明一点幸福的要素都没有,但是人们却过的很快乐的样子。

明明一点都不轻松,明明那么弱小,但是诸多的人们却露出了笑脸。

明明根本就看不见我,却全身全灵地相信我,并且为我祭祀。

……嗯,本源的我此时这么想道:

‘侍奉着自己的人类,光是侍奉着自己就已经觉得幸福了。那么,我也想要侍奉某个人。’

唉,这个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啊!神就应该有神的样子,老实地藏进天岩户才对!”

 

仿佛是在驱散低沉下来的气氛似的,

小玉勉强的笑了笑。

 

接下来就和传说中的一样了。

她以藻女这一形态、完全出于兴趣的转生了。

 

作为一名人类的少女降生在地上,

……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怎样的人物。

 

藻女越长越美丽,

直到有一天,与当时的最高权力者鸟羽天皇一见钟情。

 

然而,就在藻女陷入了烈火般的恋情之后,

却被阴阳师揭露出她身为狐精的事实、

因此逃出宫外。

 

藻女只是欺骗了天皇吗?

 

还是说,真的陷入了爱河呢?

 

玉藻前的传说

在后日被诸多画册传承,

至今也众说纷纭。

 

“不,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吓到了。

早上起来之后觉得头上有点重,稍微碰了一下,竟然长出了一双可爱的狐耳朵!

就是那个啦,漫画里不也经常出现吗?

早上起来突然成了女孩子什么的、突然成了毛毛虫什么的。总之就是那个心情。

‘不是吧!真讨厌!我怎么会长出一双狐狸耳朵呢?’

一个月左右,我勉勉强强的隐藏过去了。哎,毕竟是女主角嘛。

但是安倍那混蛋竟然——

啊——光是想想耳朵都竖起来了,那个细长眼的超绝美形!那家伙根本就不是日本人的长相啊!

性格最糟、外表最闪、从灵魂到骨子里都跟根之国一个颜色的阴阳师来了,干脆地暴露了我的真身。

那个时候人们四处逃窜,结果我什么都没能顾上,匆忙地从后院逃脱了。

犬神那个混蛋在还那时紧追着我不放。

就日本生态系来讲,这还是第一次有狼被狗驱逐啊。”

 

……虽然小玉讲的很活泼,

但其实,这是多么令人恐惧的事态啊。

 

早上起来之后,自己的身体就变了。

早上起来之后,自己就不再是人类了。

 

……在仅由人类构成的社会的最深处,

只有她一人“不是人类”。

 

那时候她有多么混乱和恐惧,不是我能简单的想象的。

 

对自己的怀疑、疑惑、不满。

一旦暴露、是否会受到周围人迫害的恐惧。

以及,最为严重的,

被所爱之人咒骂为怪物的那一天终将到来的绝望。

 

少女背负了上述的全部。

无法和任何人商量,只能躲在宫廷的深处。

一边颤抖的身体,一边祈祷着噩梦快点醒来。

 

……小玉没有讲述这股痛楚。

仅仅只是活泼地,单单讲着积极的那一面。

 

“那之后我慌张害怕、千方百计地逃到了那须野,然后不知为何狐狸们都聚集在那里。

‘恭候多时了’‘辛苦了’,那些狐狸们安慰着我——

唉,那些孩子大概也是在担心我吧,但是我也希望他们看看气氛呀。

当时还有女性的孩子们鼓励我‘天涯何处无芳草呀!加油!’呢。”

 

……我要听不下去了。

作为Master的连接

告诉了我她那时是以怎样的表情在恸哭。

 

小玉只是在逞强罢了。

孤零零地站在那须野的荒野上的少女,

脸颊上源源不断地滚落出泪水。

 

被曾经爱过自己的人们驱逐、

与自己所爱的事物诀别。

 

被眷属的狐狸们围绕的时候,

她才终于想起来,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啊啊——我是多么愚蠢啊。”

 

聚集而来的狐狸们安慰着她,而这时玉藻前如此独白道。

 

被人类背叛、恐惧、甚至驱逐到这等程度。

明明什么恶事也没有做,

只是想予以他们财富而已。

 

因为“不是人类”这一理由,

她被放逐出了桃源乡——

 

“‘讨伐妖狐啦——’这么喊着的军势壮观是壮观啦。

我也趁着怒气,吼着‘好啊那就放马过来啊!’应战了。啊,不过还是杀过头了。

虽然听来也许只是借口,我当然也是有解释的喔?但是,谁也没有听我说话。

再度来袭的时候我也反省了一番,一直在试图和他们对话就是了。

但是,三天三夜的箭雨中,不管我说什么大概都听不清吧。”

 

……落下的箭雨中,她满身是血,

 

不断呼喊着:

 

“我没有骗过你们。我会走得远远的,请放过我吧!”

 

但是追击的攻势并没有停过,

人类单方面的憎恨从未消失。

……在那之中,她终于明白。

 

何等气量狭小的生物。

何等蛮不讲理的憎恨。

何等自以为是的独善。

何等、何等——

 

何等弱小而又惹人怜爱的、有限的生命啊。

 



“打从一开始我和人类看待事物的方式就是不同的。也就是说,这是视野的区别。和人类信仰神佛的方式是一个道理。

所以才说,我是愚蠢的啊。明明身为神明,这个道理却直到最后才明白。”

 

人类崇敬神明,

通过和神的意志合二为一来触碰神域。

 

但这只是白费力。

 

无论怎样努力,

无论怎样呕心沥血。

就像人类不会成为神一样,

 

“——神也,不可能成为人。”

 

……最终,

胸口中了破魔箭的玉藻前如同哭泣般溃散了。

 

这就是玉藻前的故事。

作为万人之上的神明,

却连一名人类都无法做好的笑柄。

 

……总之,

这名神明也只是憧憬着人类的、爱做梦的少女罢了。

 

“总之,就是这样的故事啦。主人也许会因为我是神明而对我客气,但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喔!

更积极的、倒不如说干脆败给爱的力量压倒我,对我而言也完全OK哦!”

 

这废柴狐狸哔哟的一声扑了过来,

以驱散沉重的空气,甚至开起了玩笑……不,并不是这样。

 

要说为什么的话,现在,我已经切实地被她扑倒了。

啊啊,真是的,我家的Servant真是不管走到哪里,

都毫无长进啊!

 

“呀啊、被敲打了?!话说,竟然逃掉了?!

不是吧Master,你在哪里学会从这种坚固姿势中逃脱的技术啊?!”

 

这是感应到危险的本能反应。

小玉罗列着

“真是的,太坏心眼啦”等等意义不明的单词。

 

……唉,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只能说这是她不屈的爱情表现了。

毕竟即使受到人类那么残酷的对待,

她也从未放弃“要侍奉某个人”。

 

“没错。我就是为此而生的,而且——能与某人相伴,实在是一件幸事。

这样一来,并非人类的我,也仿佛成了某个人生的一部分一样。想到这里,胸口就不禁温暖了起来。

……而且,这股温暖我已经得到了啊,Master。

我是你的Servant。也是有着渴望侍奉于你的魂魄、并喜欢上你的人。

曾经,我想成为人类,并且因为这一任性的理由而与世界敌对。因为这是违反常理的。

但现在已经不同了,我想长久地侍奉主人。

如果说神明爱人、并且因私欲而保护人是违反常理的,那么这次我就以自己的意志与世界为敌吧。

所以请务必直到最后都让我陪在你身边。

无论主人是什么人,我的爱都是不变的!

在这水天日光天照镇石因不正的私欲而粉身碎骨之前,主人就由我来保护!”

 

虽然我很在意不正的私欲这一形容词,

不过小玉的宣言真的令我非常高兴。

 

即使是没有未来的我、

在地上连身份都没有、除了SE·RA·PH就没有别的归所的我,

她却激励着我,让我坚定着想要活下去。

 

……战斗的终局也近了,

对手毫无疑问是最强。

 

但我并不感到不安。

现在就和她并肩作战、

以得到圣杯为目标前进,

并渡过无悔的时间吧。


评论(1)

热度(17)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