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六回战-3

……结果今年FE动画竟然跳票了。因此心情不好,停更了一段时间。

虽然我也很吃惊竟然有女白野出场。难道说编剧打算按照蘑菇博客里的来…………!


依旧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早上

三楼走廊


我到拉尼这边,

把昨天发生过的事情告诉她。


“抗防御结界术式(Anti-Protect Code)能起效就好。那个编码既然起效了……”


说到这里拉尼突然停住了,

她似是在看我的脸色,

直直地注视着我。


她到底想说什么呢?


“不,没什么……你的对战对手是谁,我终于可以确信了。

但是,她的真名还是等明天你自己去确认比较好。

我现在只告诉你敌人的宝具。

其名为‘Gae Bolg’,逆转因果、必至心脏的魔枪。”


…………啊啊,果然是这样。


仔细想想,

从一开始我就该有所觉悟了。

剩下的Master只有四人。

既然雷欧不是我的对手——

那么,她就有有二分之一的几率是。


而这个武器,我“早已知晓”。

以为我已经见过一次了。


然后,这个对战对手(Master)……

这个人是对我伸出过援手的

友人——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不是像慎二那样

临时设定的友人。

而是在这场战斗中

为我担忧过的“朋友”。


“那个、白野同学……

拜托你,不要迷失了。”


我知道。

犹豫不决的时期早就过去了。


即使此身不过是一堆数据,

我也决定要战斗到最后。


“还有……约定过的事……请不要忘了……”


约定——


三人一起吃过中饭之后,

我和拉尼约定过要吃她亲手做的料理。


没错。

就算只是为了实现这个约定,

我也一定要活下来。


明天……我就为此而战……






傍晚

教室


“变成艰难的战斗了啊…主人心中的痛楚,连我也能感同身受……

但是……抱歉,我是主人的Servant,无论对手是谁都会全力以赴。

即使……即使会要变成主人不愿看到的情况,即使被主人讨厌。我也只能这么做——”


Caster的声音里仅有悲哀。

她为了缓和我的伤痛,

不惜让自己成为恶人。


……我很感激这份关心。

谢谢你。

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


我都明白的。

我都明白,一开始就知道了。


我也好,她(对手)也好,

既然身为Master,这也是当然的结果。

因为能活下来、得到圣杯的人,

注定就只有一个啊。


战胜的一方、被打倒的一方。

原本这世界,

就只允许我们站在这两个位置而已。


我们是对等的。

而在这无可改变的现实中,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对对手的敬意。


“…………不要紧吧,主人?但是,我……”


Caster担忧地垂下眼帘,

这时我摸了摸她的头,

她才终于

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走吧,Caster。

不做出令自己无悔的战备可不行。


“……是!就让我放出足以令对方成为百年焦土的火焰吧!”


……这个暂时有待商榷。

既然还把对方当做朋友,那就要全力以赴。


今天就是最后的准备时间了。

至少尽我所能,

然后迎接明天吧。






一楼走廊


藤村大河:“啊!你帮我回收料理了啊。谢谢——呵呵,这下子今晚的小菜就可以追加两盒了♪

那么作为回礼,这个金鱼缸就送给你了,可以装饰在房间里哦。”






屋顶


远坂凛:“哎呀,岸波同学。状态怎么样?说起来,你知道对战对手是谁了吗?”


…………


不,直到现在都不知道。


——我如此回答道。


这样的话,今天就可以

维持这个暂时的日常了。

即使只有今天……


“是吗,真遗憾。唉,这样的话——我们这些圣杯战争的参赛者也只能全力应战了——对吧?

明天的决战,我们各自加油吧。”





晚上

自室


“主人,明天就是决战了。

但是,我很高兴。因为主人选择了战斗,那么,我也要加油。

明天,我会作为主人的Servant决不让主人蒙羞。全力以赴吧——”






早上

教室


言峰神父:“马上就是决战了,你准备好了吗?这次的组合,就我个人而言很感兴趣呢。

相互理解、相互共鸣的友人之间的战斗,在这里可是非常少见的。

作为管理员的一员,我期待你精彩的战斗。那么,我在一楼等候你的到来。”


丢下沉重的话语,

神父离开了教室。


……不用他提醒。

曾有人,

向不知所措的我伸出手。

而我现在就要和那个人决一死战了。


好了,去做准备吧。

去小卖部买补品,

然后回自室再整理一遍情报吧。





自室


决战之前,先整理一下情报吧。


和平常一样,对手的名字是发表在公告栏上的。

但是,对手的名字被篡改了。


Master的身份不明,

还几度企图攻击过我。

幸运的是进入竞技场时的那一击

并没有打中我。

但通过留在校舍里的大坑,我见识到了对手力量的冰山一角。


没错,那就是——


【炸弹之类的攻击】

【卢恩加成的攻击】→

【诅咒加成的攻击】


对,

第二天拉尼调查墙壁痕迹的时候,

我们知道了对手的Servant

是个既能使用卢恩加成的物理攻击、

又能操使魔法的Servant。


然后,我们在竞技场的第二层遇到了这个Servant。

身影虽然被伪装成了人偶,

但那暴风雨般的攻击

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强大而不屈的武人。


敌方Servant的职阶,

就是——


【认为是Lancer】→

【推测是Caster】

【大概是Saber】


没错,从攻击中我们推测出敌方的职阶是Lancer。


而且

他的攻击方式、战斗的感觉

都令人觉得是名声响亮的英灵。


为了击退人偶,

拉尼给我准备了抗防御结界术式。

这是为了对抗某个特定的英灵

而调整过的编码。


因为它发挥了效果,

拉尼就知道了

敌方Master到底是谁。

那时她告诉我,敌人的宝具是——


【遗世独立的理想乡】

【自我封印·暗黑神殿】

【穿刺死棘之枪】→


没错,其名为穿刺死棘之枪(Gae Bolg)。

据传说,这把可怕的枪一旦突击就必然命中对手的心脏。

而它的主人只要是知道凯尔特神话的人都能明白。


被誉为“爱尔兰的光之子”的英雄,

库·丘林。


而且,他的长相我“早已知晓”。

就在导致这场战斗的、两位友人交战的时候,

我看到了。


没错,那个Master就是远坂凛。


迄今为止对我忠告过数次的少女。

她就是,我的对战对手。


至少——

至少要拼上我的全力去战斗。

决战的门扉已经迫不及待了。






走廊


言峰神父:“欢迎来到决战之地。全身心准备好了吗?

门只有一道,能再度返回校舍的只有一对组从。你若做好了觉悟,就打开角斗场的门吧。”


【去决斗场】→

【再准备准备】


“好吧,年轻的斗士哟,决斗的门就此敞开。

祈祷自己能够再度回到校舍吧,然后——尽情地、厮杀吧。”


(白野主从和凛主从走进电梯)


远坂凛:“………………。

………………。”


Caster:“……哎呀呀,真是缄默啊。表情也这么阴沉,是打算保持沉默到最后一刻吗?

总不会是害怕了吧?

但是,平常都是那么能言善辩的样子,一旦沉默下来还真是不正常呢……”


【和凛搭话】→

【我也保持沉默】


“……你果然还是会跟我搭话啊。真是的,你啊,明明是个平和的榆木脑袋,却意外的很能干嘛。

几个小时之后,我和你之间有一方就要消失了。现在说话有什么意义吗?

……跟你说这些也没用吧。如果硬要扯这种话题,那就会演变成迟早会死去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的问题了。

离抵达为止还有一点时间,那好,我就陪你说一会吧。

………………。

好吧,说什么呢?圣杯战争?还是说,世界的现状?”


【圣杯战争】

【世界的现状】

【这些话题已经够了】→


“……?那你想说什么?”


【关于梦想】

【关于恋爱】

【关于学校】→


“学校?不是这里,而是现实世界的学校?

真遗憾,这方面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我又没上过学。

我参与抵抗运动的时间很早,所以还知道学校是怎样的机构,但也仅此而已了。

在哈维的管理地域外,很多原本是学校地方早就没有再运行了。

所以预选时的学园生活对我来说挺稀奇的。

但这毕竟是圣杯战争,我很快就突破了预选,其实还是有点遗憾的。

唉,不过说到底只是伪造物罢了,也就那么回事。”


(如果选择:

【关于梦想】→

【关于恋爱】

【关于学校】


“梦想……你啊,为什么在这种快要战斗的时候……”


Lancer:“哈哈,有什么不好吗?这点程度,反正只是打发时间而已吧。”


“而且我的目的就是打倒哈维……诶?更加私人的事?

……即使你这么说,我一直以来度过的都是杀伐的人生,这些事我没有考虑过啊……

……啊,不过、这个啊,如果能在圣杯战争胜出、打倒哈维的话,我想在日本定居。

我的老家虽然是日本,但我的活动范围是以中东和欧洲为中心的,一直都没法悠闲度日。

所以一切结束之后,能够慢悠悠地在那里生活也不错。

……诶?我难道不在日本?啊啊,你说的是现实世界的物理坐标啊。那不是当然的吗?

我的身体在中东的荒野中,在用器材维持的、快要塌掉的秘密基地里。要是空袭过来的话那就瞬间完蛋了——

这些事你都不知道啊。唉,记忆是那副样子也是当然的。

学校是以日本为蓝本再现出来的,你会这么想也很正常。

……说起来,如果住在日本的话,按照年龄我们也该去学校来着。呼嗯,我以前都没有考虑过……

嗯,那样的话似乎很幸福。”)


(如果选择:

【关于梦想】

【关于恋爱】→

【关于学校】


“喂……你突然说了些什么啊!”


Lancer:“噢噢?什么嘛,这不是突然青春洋溢起来了吗!你虽然是敌人但还挺来事的嘛!

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别忸怩了报上你的战斗履历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吧大小姐?”


“战、战斗履历什么的,才没有这种东西呢!我懂事的时候就已经在回收站打电脑战了!

我哪里来的空去勾搭男孩子啊?!”


“什么嘛真没劲,也就是说你没有交往经验嘛。”


“呜……糟糕,竟然中了这种陷阱!”


“但是这还真是浪费啊喂。难得的一副美人胚子也得之无用啊。唉,难道中东的男人们眼睛都瞎了吗?”


“你很失礼诶!大家都是历战的勇者!而且大家对我都很好的。

……唉,被当成公主对待我也很不自在啊。”


“这可就难咯,你不是老头们的希望之星吗?

原来如此,之所以没有男人缘不是因为大小姐的铁板太硬,而是老头们的眼光太严啊。

……嗯?话说回来,对面的小姑娘长得也还不错啊。

你没什么机会和同年纪的人一起好好说说话吧?”


“喂,谁都没提到这个话题吧!废话少说Lancer!”


“唉,说的也是。反正你们马上就有一方要死了。”


“……对、对啊。

但是,如果我们能在外面的世界相遇的话,说不定能成为朋友吧。”)


“哎哟,是不是快到了啊?”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和你就一直有些奇怪的缘分。

因此,战斗起来会变得艰难吧。但是,我觉得能和你战斗也许是好事。

既然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那比起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一个人消失,我还是希望有人能送我一程。

如果说互相厮杀的我们之间,结下缘分还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一定是最后有人可以见证某个人的结局。

所以,我会尽全力杀死你。毫不犹豫的。”


电梯的速度变慢了。

幸福而又短暂的准备时间终于结束了。


“总算到终点了,我们互相都出全力吧。”


门开了,昏暗的道路浮现在我眼前。

只要踏出一步——

战斗就开始了。


(白野主从和凛主从出电梯)


“南海的海底还挺应景的嘛。做个了结吧,Lancer。”


“好吧。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留恋也没了。那就痛痛快快地做个了结吧。

在战场上和认识的人厮杀也不是什么罕事。你们就干脆地退场吧。”


“唉,主人,我们来过这个地方几次了呢?

圣杯战争也临近终点了,觉得稍微有点寂寞的人,只有我而已吗……

随便说说的啦,反正圣杯就要到手了,现在可不是泄气的时候!和竞争对手一决胜负吧!”


(进入战斗)


“呵呵……这个时候终于到了,现在就是对狗报仇的时候了!!以小玉神话的名义。”(开战语音)


“哈,像你这样的连狗都不会吃。”(开战语音)


(战斗结束)


“啊…………输了啊。”


她的声音冷静地叫人心惊,

干脆而平静。

简直无法令人想象这是将死之人说话的语气。


“抱歉,大小姐。在最后关头打了败仗啊。”


“不,你和Caster是势均力敌啊。只是我落于人后了而已,该道歉的是我啊。”


她的话语里没有留恋也没有后悔。

能够平静地接受全力战斗之后的结果,

这正是她的高洁所在。


“这是当然的。主人不会输给任何人。”


“但是,我竟然输给你了啊。初次见面的时候可完全想象不出来。

说起来……我以前对你说过吧,要你做好觉悟。

你的答案,再让我听一次。作为败者,我要好好确认一次。

喂,现在的你是什么人?是毫无迷惘、拥有强烈意志之人,还是依然在寻求答案之人?”


【毫无迷茫的历战之人】→

【依旧在寻找之人】


“那就好,看来我的死亡不会给你造成莫名其妙的动摇。

如果妨碍到你以后的战斗我也会很困扰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好了。

既然要参加圣杯战争,我也早有死的觉悟……

我本以为我在这种时候一定会满心遗憾。

但是真到了这时我却挺冷静的嘛……我想这大概是托了你的福。

即使得不到圣杯,但只要有人能打倒雷欧,哈维的统治也会大幅滞后。

既有这等能力又值得信赖的Master屈指可数,可不知怎的,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做得到。

原本只是最弱的Master、现在却强到能够对圣杯伸手的你,也许可以赢过雷欧……

……啊,原来如此。正是因为考虑了这些事,我才会输掉啊。

因为想着‘输了也无所谓’,才失去了胜利的可能。啊啊,真是大失败啊。”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

凛的身影越来越薄弱了。


她的从者没有留下一句话,

干脆地消失了。

凛很快也会紧随其后吧。


“啊,对了……你喜欢小孩子吗?

我……虽然不是特别喜欢,但看见小孩子的笑脸的时候我会觉得很高兴。

圣杯战争结束后,一定能看见很多孩子的笑脸……你要带着我的份一起,好好去看看啊。”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凛如此温柔的微笑。

恐怕我终其一生也不会将此遗忘吧,少女就这样微笑着,

从世界上消失了。


——为了改变世界,她战斗了、

然后死去了。


而又捡了一条命的我,离圣杯又近了一步。


在打倒最后的敌人、得到圣杯的时候,

我到底

应该怎么做呢——


评论

热度(9)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