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云歌CloudS  

【云歌渣翻】FATE EXTRA(女白野X小玉+拉尼线) 六回战-2

……结果今年FE动画竟然跳票了。因此心情不好,停更了一段时间。

虽然我也很吃惊竟然有女白野出场。难道说编剧打算按照蘑菇博客里的来…………!


依旧女白野X良妻狐,百合注意。


鉴于云歌跳坑过多,各种放置play,所以更新不定。




中午

食堂


拉尼:“啊,白野同学。你现在……要吃午饭吗?”


一进食堂,我就看到拉尼

微微有些害羞地站在那里。


“那个……我试着炼成了、那个叫便当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能和我一起吃吗?”


便当——听见这个词我有点吃惊,

拉尼的话有个令我注意的地方。


拉尼、你刚刚说炼成……

便当是用炼金术生成的东西吗?


“啊,是的——因为是第一次做,稍微花了点时间……

没问题的,全是用对人体无害的物质好好构成的……大概。”


虽然我很在意这话中间的停顿,

但我为这纯粹的心情感到高兴。


毕竟,在这片遍布着杀伐的战场上,

既是仅仅只是一小片碎片,但只要能令我想起平稳的日常,

我都为这份心意感到感激。


“那我们去教室吃吧,我还要准备一下,你先过去吧。”


拉尼如平日一样说着“贵安”,

然后走掉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觉得她看上去有些高兴。


真是难以想象初见的时候那个表情上毫无感情的拉尼

能成为这般模样。

也许这就是她的本来面貌吧。


如此想着,我也有些高兴了。

趁拉尼的便当还没冷,

我也快到教室去吧。






教室


拉尼:“啊,白野同学。久等了,我准备好了。”


(凛走进教室)


远坂凛:“劳驾,打搅了——!

喂,岸波同学,我做了便当你要不要尝一尝?”


远坂——?

连她也做了便当

到底是吹了什么风?


“讨厌啦,残存到现在的Master们一起交流交流感情不是很人性化的提案吗?”


人性化的提案——


原来如此,

话说到这个份上,那我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一起吃吧。


“诶……”


“不愧是你,很识相嘛。没这点余裕怎么行。那就多多关照了,拉尼?”


“…………”


我们三人围着桌子,桌上铺满了便当。


拉尼的料理很具异国风情。

似乎用了不同于香辛料或者咖喱的调料,

大概是埃及的料理。


而另一边,凛做的是中华料理。


“来,岸波同学,尝尝这个。来,啊——”


凛将像是干烧虾仁的料理

塞进我嘴里。


呣……绝妙的嚼劲和火候……


“…………(紧盯)”


“噢,真是不错的反应!那下一个是这个。”


好像是春卷。


这个也很好吃,

外皮酥脆。


“…………(盯——)”


“还有,吃吃这个。”


下一个喂过来的,

好像是烧麦。


嗯,每一个都很好吃。

这时,

我说出“拉尼也尝尝吧”——就在这个时候……


“……不必了。”


拉尼关上自己的便当,

离开坐席。


拉尼?


她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吃够了而已。我回去了。”


如此说着,她就这样

离开了教室。


但她的样子很奇怪啊——


“哎呀,走了啊……没想到到这个地步了啊。

我本来只打算稍微牵制一下,看来是干了坏事了。”


这时,隐藏了身姿的Servant

向我搭话道:


“主人,刚才的事对小玉来说也稍~微有些NG哦。

虽说是最大的情敌,但现在我也忍不住要同情她了!

话说你啊……融入了女孩心意所做的便当,一口都没吃算是什么事啊!

要是在这个时候还说别人的料理做得好吃,我的话可是会哭出来的哦!绝对。

你没注意到那孩子的手上都是伤吗?她现在指不定就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哭呢!”


我听了Servant的话

不禁立刻奔出教室。


……但是,

整个中午

我都没找到拉尼——





傍晚

教室


中午的时候对拉尼做了过分的事——

必须去见她、跟她道歉才行。


好了,快去找拉尼吧。





三楼走廊


为了找拉尼,

我在学校里转了一圈。

结果,她就在平常的地方。


首先,我得为中午的事道歉。

非常对不起……拉尼。


“…………

…………

…………你在说什么事?”


拉尼的表情很僵硬……


果然,

还在生气啊——


总而言之,

事后我也被Servant教训过了、

这才终于明白过来。


我绝对没有轻视拉尼的料理。


但我这么迟钝,真的是非常抱歉。


而且还说了没神经的事,真对不起。


我今后一定会更加注意的,

希望你能原谅我——


最终,

我倾尽我所能想到的所有语言来道歉。


“…………

……你有在反省吗?”


当然,已经在深刻反省了。


“你下次……会好好吃吗?”


【当然,我跟你约定。】→

【抱歉,不行。】


当然。

跟你约定。


“…………

……我知道了,就原谅你吧。”


太好了——


看见拉尼的笑脸,

我放下心来。


对了——作为道歉的补偿,

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呢?


“这样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事。午饭的时候本来准备和你说的,现在请你听着。”


我知道了。

请说。


“这次的敌人,可以说是毫无情报。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比黑蝎还难对付。”


没错……要说唯一的线索,

那就是开在一楼墙壁的大坑。


“所以,我认为要竭尽所能地去准备。

其实,我有一个很早以前就准备好的礼装,我觉得明天就可以交给你了。”


这……连这种事

都替我考虑好了……?


但我却——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如果再谈下去的话,就要耽误你探索竞技场了……”


说起来,是差不多

该去竞技场了。


但是,只有这句话我必须

对拉尼好好地说出来。


谢谢你。


我看着拉尼的眼睛,

真心地、如此说着。


“——嗯。”


这下就不必再担心了。


现在,去竞技场吧。





竞技场


敌人的身份不明——

这当然是很不利的战局。


但是,既然怎么找也找不到敌人,

那就作为弥补,尽可能地

在竞技场里加油吧。


“比往常更有干劲的主人,太帅啦!

补品也带够了,我们去玩命锻炼吧!呵呵呵,升级的时间到了!”


“感觉不到对手的气息呢……”(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晚上

自室


“主人,虽然几乎没有敌人的情报,不过一定没问题的!

嗯、唉,虽然小玉很不喜欢这种情况,但现在人命优先啊。

就尽情使用那个女人准备的礼装吧!反正这就是她唯一的用处嘛!

呵呵呵……利用完毕后就顺手扔掉,笑到最后的可是我小玉啊!”







傍晚

三楼走廊


我收到联络,

说是昨天提到的礼装准备好了。

所以我来到拉尼那里。


“感谢你特地到来,久等了。

这是赤原礼装……由阿特拉斯院开发、组装了魔力增幅机关的礼装。

也是这场战争开始的时候,吾师赐给我的……唯一的王牌。”


这……

这么重要的东西,

我真的可以收下吗?


“——没问题。这礼装对我而言已经是不需要的东西了,倒不如说,我希望你能使用它。”


我明白了。

我会心怀感激地使用的。


“只是……这个礼装原本是为我准备的。

为了让白野同学能够使用,你需要得到礼装的承认。”


礼装的承认……?

难道礼装是活的吗?


说起来,运用魔术、

炼金术之类的话,

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


“不…和活的稍微有些区别。

如果礼装不认同主人的力量,也许会反过来吞噬主人。可以说是防火墙(Protect)的一种。

所以,你有必要去打倒礼装也能认可的强敌,这样礼装才会承认你是主人。

如果有这等程度的强敌——是呢,我会从客户端联络你的。”


好——那么,去竞技场吧……


::第二暗号键(私人触发键)生成

可在竞技场第二层取得。


正好,试炼也开始了。


总之,但竞技场去吧。





一楼走廊


藤村大河:“啊,你帮我回收杂志了啊,谢谢。

还有啊。不是有句话说‘有事就要商量’吗……

岸波同学,能不能再听一个老师的请求啊?”


【反正都已经吃了毒菜了,那就干脆吃光算了】→

【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


“才没有毒那么夸张呢。那个啊,好像有谁、有个孩子把料理的数据删除了。

老师唰的竖起耳朵听到了哦,那个料理非常豪华来着。

亟待消除的数据,两天之内还是有可能从竞技场回收的。

所以,我希望你在六回战之内把料理回收回来。大概有两盒,拜托啦。”





自室


“恭喜!祝·成功讨伐5台稀有敌性程序!

现在谁也说不了我最弱啦!托主人的福,我的努力也有了回报!

因此,对勤奋的主人致以感谢的敬意,请务必收下。”


(小玉的技能“咒层界·怨天祝祭”进化为“咒层界·怨天祝奉”)

(注:这是一个能让魔法攻击翻倍的技能)


“呀,情绪亢奋起来了吗?虽然有点在意,不过就先这样吧。这说明主人也是男孩子呀!

嗯,我说的是灵魂层面上。

今后也要经常去狩猎哟?届时一定让你见识见识野性的证明!”






竞技场


“主人你知道吗?珊瑚礁其实是动物的骨骼哦?那也是一种生命活动啊。

如果说都市之光是人类生命的证明,那么珊瑚的水色就是海洋生命的证明吧,呼嗯。”(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白野在竞技场探索一段时间)


“主人,来了来了!小玉的耳朵唰得竖起来了!敌方的Servant在这一层里。

我知道你现在急着想得到礼装的承认,但也请注意本来的敌人。”


正如Caster所说。

得到礼装的承认必然能给我添上一大助力,

但如果在那之前被打倒,那就是真的血本无归了。


谨慎地继续探索吧。


(白野继续探索一段时间)


“主人,来了。是敌人……诶,那个是人偶?

原来如此,看来是伪装了姿态啊。敌人还真是神秘主义。”


确实……这次的Master做的太彻底了。


不仅是篡改了公告栏,

而且还在探索竞技场的时候用人偶……


就算是为了得到一点情报,

我也应该和这个人偶一战试试。


(白野主从和人偶发生战斗)


“果然在啊。”


亲身感受到的这股气息,

和迄今为止的敌性程序

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东西。


Caster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挡住

人偶所发出的、暴风般的攻击。


???:“…………。”


“唔……主人,这个人偶,很厉害。

虽然不知道里面的英灵是谁,但毫无疑问一定是顶级英灵。我也稍微有点来劲了……!”


————防住了。


Caster挡住了对方狂暴的攻击,

因为SE·RA·PH的介入,战斗结束了。

Caster已经是呼吸困难的状态了。


“不使用宝具都是这种程度了吗?这个人偶的真身……肯定是相当有名的英灵。”


根本用不着Caster说明。

这股力量,哪怕隐藏着身姿,

都能这般强硬。


???:“…………。”


“呣呣,禁止通行啊。虽然没能分出胜负,不过还是有个收获的。

根据刚才的战斗,至少可以确定敌人是枪兵(Lancer)了。狐狸可不是摔倒了就会乖乖爬起的动物啊!”


能够引出绝招的情报,此时还远远不足。


而且,如果Master甚至可以远距离

单独调控与Servant的组合,

那他可能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很可能会来妨碍我们。


现在就先回去,

想想对策吧。






早上

三楼走廊


我来到拉尼那里,

和她说了昨天发生的事。


“原来如此……模仿(Copy)Servant的人偶啊。这是打算彻底的隐瞒情报。

不过,你没事就好。听你的说法,这次的敌人是相当厉害的强敌……”


一边说着,

拉尼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你们战斗过了吧。敌人的职阶……明白了吗?”


那个敏锐的攻击方式,

十有八九是Lancer吧。

就算伪装了身姿、

即使连宝具都没有使用,

我也可以确定对方是Lancer。


“Lancer……原来如此。”


拉尼垂下眼帘沉思着,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想又通了似的,低着头说道:


“关于那个人偶,我有点主意了。

但是……不能在这里说。傍晚的时候,请到保健室来。”


不能在这里说的话……

到底是什么事呢?


唉,既然她这么说的话,

肯定是因为有什么理由吧。


总之,傍晚的时候去保健室一趟吧。






傍晚

教室


身份不明的敌人。

以及,暗号键的探索还没有进展。


准备时间都已经过了四天,

我能确定的只有

对方是使用卢恩的Lancer。


以及,他的Master

必定是最高超的骇客之一。


压倒性的情报不足令我倍感焦躁,

但现在也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幸好我还有拉尼这位可靠的战友。

她说过傍晚的时候有事要和我说。


她似乎说过,她会在保健室等我。





保健室


我一来到保健室,

就被拉尼拉到了

床与床之间的帘子里。


不知怎的,我和她的距离非常近……

轻微的甜香冲进我的鼻腔。


拉尼:“真抱歉,大费周章地做这种事。因为……不想让其他人听到……

跟早上一样,现在跟你说说那个攻击你的人偶。

我可不想让操纵人偶的Master听见。

伪装成人偶的Servant,职阶是Lancer对吧?

果然……那么,我可以给你的Servant加载对Lancer用的‘抗防御结界术式’。

这么一来,就可以对抗那个人偶了。”


还能这样啊——

可是,为什么拉尼会有

对Lancer用的武装呢?


“这是因为……”


——因为什么?


这时拉尼低下头,

似是难以言语。


“不,我只是想到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事先有准备真是太好了。

那么,失礼了。”


这么说着,

拉尼两手捧住我的脸,

就这么将脸贴过来——


而我僵住了一动不动,

就这么任她动作。


拉尼的脸越来越近,

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

然后——


她的额头和我的额头相抵。


“将吾之意志、吾之术式传于此人……”


伴着一股跳动的感觉,

我感到通过额头,拉尼中有什么传到了我身上。


恐怕这就是她说的

对Lancer用的抗防御结界术式吧……


我感到它迅速地从我的魔术回路

通向魔力的甬道,

然后传送给了Servant。


然后,拉尼的脸退后了。


“编码已传送完毕。”


眼前的少女如此说着。


说起来,

上次两人一起在保健室说话

好像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事。


“说的也是啊……那时候我迷失了老师予以我的任务,只是个空壳罢了……

在你救我之后,我也只是将你当做老师,茫然地听从你而已。

但是,在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里,我也渐渐注意到,我也是有自己的思想的。”


拉尼的思想……

这究竟是——


“想知道吗?”


嗯……当然——


“这是秘密。

好了,这下子应该就能打倒那个人偶了。请你一定要从这场战斗中生还,然后回到这里。”


她自己吐露了自己的思想。

不过,这么一来我也能对抗那个人偶了。


好了,去竞技场吧。

准备时间只剩下一点点了。






竞技场


“呣呣呣,上回那个人偶还在。每天都过来妨碍我们,真是不辞辛劳啊。

不过,这也许是个好机会。刚才的抗防御结界术式,让我一口气涌出了好多力量。

这样一来就能干掉这人偶了。找出来烧了他吧!”


(白野找到人偶)


“出现了…人偶先生。虽然不知道你是何方英灵,我今天就剥了你这层假皮。

狐狸不懂变装什么的说出去可是会笑死人的,主人!”


???:“………。

……………………!!”


(白野主从与人偶战斗)


“嘁…跑掉了啊…”


新入手的术式确实很有效果。

地方Servant的本体是Lancer的话,

战斗形式就对我们有利。


但是——

那个人偶也只不过是仿造品。


我还不知道本体究竟有多强,

现在还不能大意。


“那就继续探索吧。还得回收暗号键呢,而且还要去找礼装承认的敌人!”


我的暗号键还没准备好,

而且准备时间也不多了。

趁现在加紧探索吧。


而且,合礼装眼缘的敌人

也必须尽快找到。


也许是因为刚才和人偶的战斗

有SE·RA·PH介入,

所以礼装一点反应也没有。


探索暗号键、

得到礼装的认可。


——尽我所能吧。


(白野得到暗号键)


“虽然得到暗号键了,这回的对手是个强敌啊。不全力以赴可就糟糕了。”


“美丽的蔷薇有那什么来着,珊瑚之海里含毒的鱼也很多呢。

我也累了,在受伤之前回去吧?”(竞技场特定地点语音)


(白野找到了礼装认可的敌人)


〖礼装有反应了。周围似乎有很强的敌人——怎么办?〗


拉尼传来通信,要我注意周围。

就在这时——


(发现鲸型稀有敌性程序)


〖看起来还真是个很强的敌人啊。我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压力。

打倒这个敌人的话,一定能让礼装认可吧。

但是,如果要战斗的话请务必小心。这个敌性程序也许比Servant更危险。〗


不必拉尼提醒,

这股强大的压迫感……

这股力量,即使尚未刀剑相交都能够理解。


“这个对手还蛮强的嘛。但是主人,如果你想使用那个礼装的话,就请命令我。

来尝尝狐特制烹鲸料理吧!”


(白野主从与鲸型稀有敌性程序战斗)


“烹鲸料理完成!怎么样主人,礼装有反应吗?”


被Caster催促着,

我确认了一下收纳在客户端中的礼装接口。


平时和普通程序一样

收纳在客户端中的赤原礼装,

如同从沉睡中苏醒似的显露出激烈的反应。


〖有反应了呢。那么,我将认可程序传送给你,请稍等片刻。

——接入地址……端口链接、编号开设、企划设定、应用实行……〗


客户端连接上拉尼送来的程序,

礼装剧烈地反应着。


这个、不要紧吧?

我稍微有点担心,

不过拉尼告诉我认可已经完成。


〖这么一来认可就完成了。

这么一来就可以开后门得到圣杯的支援、从而使用强力的Code Cast。

请务必装备一次试试看。〗


“噢噢…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很厉害嘛。主人快点装备上吧!”


我向拉尼道过谢,

然后结束了通信。


这原本是拉尼自己用的礼装、

由阿特拉斯院设计的高级礼装。


它的强大毋庸置疑,

那么我也赶快试试看吧。


评论

热度(5)

©卿云歌CloudS Powered by LOFTER